独杨
  独杨  

魔术师的故事之救赎4

一时间,四周没有一个人说话,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大水缸里那条只在故事里听说过的物种,它应该还是个幼年人鱼,上半身的皮肤下是一道道青色的血管,皮肤...
  独杨  

魔术师的故事之登天之路2

“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太过在意!”我说。“今天实在不好意思,如果左农提前告诉我,我今天一定安排时间陪你们一起,可是不巧得很我约了客户谈事情。”“你去忙你的好了,公事要紧。...
  独杨  

惑 二十八、集合

“你是海汀公主?”身后有人置疑,我回身,“怎么?不信?你们三个是庄园的第十七代守护神,怎么可以不认识你们的主人?还差四个,要马上找回来。”亚朴...
  独杨  

惑 二十九、哭泣之夜与奇异的生命之花

两天过去,石化尸的队伍越来越强大,在第三天的下午,已经到了我需要的数字。于是,我对站守卫长说:“让所有的路鬼们守在大厦四周,我们的仪式将在午夜...
  独杨  

惑 三十一、结局

 我觉得越来越热,直到热得我张开眼睛,坐起来,米色的暗花墙纸,床头的拱形大窗,阳光正好照在我身上,柔软的,铺着淡绿色床单的大床上,一只雪白的猫正蜷在腿边,床头柜上的花瓶里...
  独杨  

悍妻当家第143章 夜有偷袭者

“珞芳,人家可是淮北大绸缎商的公子,你也该多多讨好,每年或许这位公子还能有些好衣裳赏你穿。”我言道,冯公子闻言即笑道:“这位公子是叫什么来的...
  独杨  

魔术师的故事之学校

一个朋友很多次邀请我去她的学校讲课,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始终都认为自己并没有给人授课的资格。可是,昨天我在旅馆里收到她第十五封邀请函的时候,我甚至能看到她期望的眼神,字...
  独杨  

魔术师的故事之救赎2

她哽咽着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我慢慢的才缓过神来,那已经是三年后了。后来,我还是认真地经营这家店,看着我的儿子慢慢长大,他很聪明,也...
  独杨  

魔术师的故事之登天之路4

当我说出要拿他的心做交换时,他犹豫了,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时不由得去捂着他的胸口。“他死了,还要那个徽章有什么用?”隆佐...
  独杨  

惑 二十一、翡翠梳子

我们后来才在报纸上看到,那场车祸是某歌舞团的职员出外演出,因为也遇上那些石化尸的死亡事件才赶回来,结果一车人不幸全体遇难,一人失踪,事故原因...
  独杨  

惑 二十、交通意外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无助与失败过,明明觉得有一些希望,可是却在这样的时候一无所有,而且危险正在降临。也许是我太心急,太过急切地想要找出一种...
  独杨  

惑 十九、路规世的意义

 “看到了吧?他就是那个曾经的赛兰夫人的替身,哦,说起来,我对她还真是不簿呢,我给她的待遇真是太丰厚了,别人都有些不满了。”他自说自话起来,...
  独杨  

惑 十八、下水道里的世界

我们在约好的地方,却一直不见赛兰夫人的出现,不知道他在哪,连尤瑞卡也无法预测。 “也许她有别的事耽误了吧。”她说。可是从她忧心忡忡的表情上来...
  独杨  

惑 十五 暗杀

回到住处时,我带了午饭回去,尤瑞卡也正在回醒过来。“正好,可以吃饭了。”我说着回头观察她。她半张着眼睛,呆呆地坐在桌前,我则坐在她的对面,然...
  独杨  

惑 十七、神父

“又有警察来了。”尤瑞卡看着窗外说。我们望出去,一辆警车正好停在马路对面,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警察和一个中年人,他们下了车就抬头向我们这边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