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映雪
  梅花映雪  

遠離渣男,重獲新生

五一假期的第二天,我與女兒到濕地公園轉轉,竟然碰倒了多年不見的一位小姐妹梁靜,她手裡牽著一兒一女,也在這里遊玩,十年前,她從我們單位調走,我們再也沒有見過,只是從她們口中...
  梅花映雪  

她自以為是的愛情,毀了孩子的一生

那天晚上跟同事兼女友蘇雲吃飯時,聽蘇雲說,楊靜的孩子離家出走了,這下可有楊靜難過了。怎麼了?我問,孩子不聽話唄,同事說。唉,是啊,我覺得這是意料之中的事,孩子長大了,看到...
  梅花映雪  

女人最好的衣服是身材

馬克.吐溫在一篇文章中寫到,“女人一輩子都在成千上萬件衣服中尋找最美的一件,卻忘了最美的衣服就是她們的身體和肌膚。”當時讀過覺得很有道理,身材好了穿什麼衣服都漂亮,身材不...
  梅花映雪  

回憶小狗歡歡

歡歡是女兒十幾年前曾養過的一隻小狗的名字,也是女兒養過的最懂事最聽話最幽默的一隻小狗,至今女兒想起來還是念念不忘。記得那是一個春日的下午,下班回家的丈夫用紙箱抱回一隻小狗...
  梅花映雪  

被撕裂的親情

世上再也沒有比骨肉至親相互爭斗更讓人寒心的了。近日,我的心情糟透了,我沒有想到姐姐都是做阿么的人了,仍舊是這么不懂事,那天她竟然在電話里對七十多歲的母親惡語相向,即使這樣...
  梅花映雪  

誰偷了她的雞

一大早,天色還朦朦朧朧的,人們還沉浸在香甜睡夢中,突然,幾聲尖厲的叫罵聲打破了小港村的寧靜。住在村西頭的剛子被吵起來了,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尋思着,誰在叫罵,剛子屏息一聽,...
  梅花映雪  

姐家的孫女在長大

去年陰歷八月,姐姐家添了個孫女,我一併榮升為姨阿么了,自從有了這個小寶貝,我是隔三差五就跑到姐姐家,小傢伙粉嫩粉嫩的小臉,白裡透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卧在長長的睫毛下...
  梅花映雪  

我有一個「愚鈍」的丈夫

二十多年前,我跟丈夫是經人介紹相識,當時我是從農村考出的機關幹部,他是一大國營企業經理之子,看他那一胖乎乎,憨乎乎的樣子,也想當然地認為他少不了紈絝子弟的作風。所以我對他...
  梅花映雪  

我有一個“愚鈍”的丈夫

二十多年前,我跟丈夫是經人介紹相識,當時我是從農村考出的機關幹部,他是一大國營企業經理之子,看他那一胖乎乎,憨乎乎的樣子,也想當然地認為他少不了紈絝子弟的作風。所以我對他...
  梅花映雪  

春天來了, 到鄉村里去走一走

春天來了,伴著春風,春姑娘又悄悄來到人間,她鼓起腮幫吹皺一池春水,她調皮地掀起了大地的冬裝,驚擾了小草沉睡的夢境,她伸了伸懶腰,睜開了惺忪的眼睛,她扯下樹叢灰色的衣裳,...
  梅花映雪  

挖苦菜

春風吹來,苦菜花開。一個春光明媚的午後,帶著女兒來到郊外,走在田埂上,腳下那一片片返青蔥綠的麥苗,正在和煦的春風里起舞,果園里粉白的杏花已經燦爛成一片雪海。溝壑麥壟里,...
  梅花映雪  

家是什麼

家是什麼,什麼是家?千百年來,人們追逐名利,最終的目的無非是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個讓身心得以休憩的地方。閱盡千帆,洗凈鉛華,終於明白,它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它不需要富麗...
  梅花映雪  

難忘童年的茅草屋

近幾年,在郊外的很多風景區,忽然出現了很多草房子,成為久居城里人休閑度假的所在。望著這些草房子,我有種久違的感覺,讓我忽然想起了我童年時住過的茅草屋,一種溫暖的情愫油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