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thumb
此分类下一共有19347篇文章 ·
  树生苔  

唯见海心秋月白

祭赛国的夜晚长灯不熄,歌舞升平,繁华如白昼。敖烈静静跪伏在马厩里凝神养气,旁边的枣红马冲他喷了一个响鼻,敖烈想他若是有思想,一定是在白眼自己,哪有马不吃草的。敖烈摇了摇...
  1得未曾有  

十年婚姻,原是一场错付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耳畔响起华丽婉转的唱腔,张妈惊喜若狂,几十年来,身边的人走马灯似的走走停停,喜欢唱牡丹亭的也仅有一人而已。不远处草坪上,...
  西小麦  

皮球

      沙发上什么都有,碎饼干,丝质手包,棉衣,内裤,避孕套,还有个绿色的皮球。不大,我一只手就可以抓起来,在我的手心里像托起了一个地球,上面斑驳的痕迹就和陆地跟海洋一样...
  StephenieSteven  

未来之画

    作为每年600万的大学毕业生的其中之一,幸运的我,在一家报社找到了落脚处,两个月的实习虽然不乏尴尬,但一切还算说得过去,我也就顺利的留了下来,直到那个改变我人生的采访计划...
  淡然若怡  

缘定半世情

蔡文杰结婚那天,潘大海一直没出屋,也没去蔡广富家吃饭。他心里除了怪蔡文杰忘了对他许下的海誓山盟,还恨蔡广富两口子势力眼,嫌贫爱富。蔡文杰和潘大海家住前后院,他俩同岁,从小...
  天下布武_9401  

漫游

      CT医生拿着我的照片,一脸狐疑,仿佛那不是人类的脑子。      “还好吧?”他这个表情搞得我有点担心。      “嗯……还好吧!”我认为他想安慰我,可他的表情出卖了他。      ...
  扬子居  

长途车

1“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宫崎骏《千与千寻》2至少有三十年的安逸生活让我没有机会坐长途汽车了吧——去赵县的长途车车站里安安静静的,几乎就看不到什么人。“去赵...
  熏衣草的清香  

风雪归程‖公路小说

1.她准备出发。离开爸妈老屋温暖的炉火,外面寒气袭人。走近那辆白色的标志,她抬头望瞭望阴沉沉的天空,转身向送行的爸妈和亲友挥手再见。在亲人们:“路上开慢点儿,雨瑶,注意安全”...
  余烟l  

路远马亡

图片来自余烟 1、我看了一眼手机,下午三点半。车子平稳地驶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真正的一望无际。沙丘连着沙丘,乱石堆着乱石,在一片泛滥的黄沙里,公路是唯一的黑色丝带,直通...
  雨蝶_b154  

一个缓慢的旅途

妻子王宁在卧室收拾着行李,把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拿出来放在了几个大的编织袋里。皮箱就不用了,车里放不下。此次离家,要离开很久,最短也要几年吧,而且很有可能在这几年里他们都没有...
  苏越时光  

我曾经穿过山河大海

1. 简宁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紧紧捏着车钥匙,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旋转钥匙打着火。“放松,平常怎么开就怎么开,没事的。”坐在副驾上的是简宁的丈夫黎子铭,他沉声说着,抬起手...
  钟毓文  

寻找一片野地

贝爷木讷地盯着天花板,眼前浮现着宣称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子徒手撕蟒蛇的激烈画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将目光转移到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头发枯燥、皮肤松弛的妻子,摊开双手百无聊赖地...
  灵异档案  

死亡之妆

1.停尸房里的男尸有一所医院,座落在市郊。医院四周有山有水,树木郁郁葱葱,到了晚上,风一刮起来,那些树木哗哗啦啦作响,有几分阴森。进了这个医院的大门,先是门诊楼,然后是住院...
  昔望今安  

如果我记得

文/至此心安 (一)“你可以把尺子借我用一下吗?”耳边传来奶声奶气地恳求。“不可以。”我想了片刻,又说道“如果你给我好处,我就借给你。”你低下头撅起了嘴巴。“你一个男孩...
  雨落静尘起  

池鱼简史

  夜晚,我抬头面朝东南方向的天空,那你空空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闭上了眼睛,当我的思维摆脱了引力的束缚,来到了宇宙的深处,在我眼前的是一团由不起眼的尘埃组成的星云。我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