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thumb
此分類下一共有19347篇文章 ·
  樹生苔  

唯見海心秋月白

祭賽國的夜晚長燈不熄,歌舞昇平,繁華如白晝。敖烈靜靜跪伏在馬廄里凝神養氣,旁邊的棗紅馬沖他噴了一個響鼻,敖烈想他若是有思想,一定是在白眼自己,哪有馬不吃草的。敖烈搖了搖...
  1得未曾有  

十年婚姻,原是一場錯付

“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兒閑尋遍…………”耳畔響起華麗婉轉的唱腔,張媽驚喜若狂,幾十年來,身邊的人走馬燈似的走走停停,喜歡唱牡丹亭的也僅有一人而已。不遠處草坪上,...
  西小麥  

皮球

      沙發上什麼都有,碎餅干,絲質手包,棉衣,內褲,避孕套,還有個綠色的皮球。不大,我一隻手就可以抓起來,在我的手心裡像托起了一個地球,上面斑駁的痕跡就和陸地跟海洋一樣...
  StephenieSteven  

未來之畫

    作為每年600萬的大學畢業生的其中之一,幸運的我,在一家報社找到了落腳處,兩個月的實習雖然不乏尷尬,但一切還算說得過去,我也就順利的留了下來,直到那個改變我人生的採訪計劃...
  淡然若怡  

緣定半世情

蔡文傑結婚那天,潘大海一直沒出屋,也沒去蔡廣富家吃飯。他心裡除了怪蔡文傑忘了對他許下的海誓山盟,還恨蔡廣富兩口子勢力眼,嫌貧愛富。蔡文傑和潘大海家住前後院,他倆同歲,從小...
  天下佈武_9401  

漫遊

      CT醫生拿着我的照片,一臉狐疑,彷彿那不是人類的腦子。      “還好吧?”他這個表情搞得我有點擔心。      “嗯……還好吧!”我認為他想安慰我,可他的表情出賣了他。      ...
  揚子居  

長途車

1“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宮崎駿《千與千尋》2至少有三十年的安逸生活讓我沒有機會坐長途汽車了吧——去趙縣的長途車車站里安安靜靜的,幾乎就看不到什麼人。“去趙...
  熏衣草的清香  

風雪歸程‖公路小說

1.她準備出發。離開爸媽老屋溫暖的爐火,外面寒氣襲人。走近那輛白色的標志,她抬頭望瞭望陰沉沉的天空,轉身向送行的爸媽和親友揮手再見。在親人們:“路上開慢點兒,雨瑤,注意安全”...
  餘煙l  

路遠馬亡

圖片來自余煙 1、我看了一眼手機,下午三點半。車子平穩地駛在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真正的一望無際。沙丘連着沙丘,亂石堆着亂石,在一片泛濫的黃沙里,公路是唯一的黑色絲帶,直通...
  雨蝶_b154  

一個緩慢的旅途

妻子王寧在卧室收拾着行李,把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拿出來放在了幾個大的編織袋裡。皮箱就不用了,車里放不下。此次離家,要離開很久,最短也要幾年吧,而且很有可能在這幾年裡他們都沒有...
  蘇越時光  

我曾經穿過山河大海

1. 簡寧一隻手握着方向盤,一隻手緊緊捏着車鑰匙,她做了一個深呼吸,旋轉鑰匙打着火。“放鬆,平常怎麼開就怎麼開,沒事的。”坐在副駕上的是簡寧的丈夫黎子銘,他沉聲說着,抬起手...
  鐘毓文  

尋找一片野地

貝爺木訥地盯着天花板,眼前浮現着宣稱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子徒手撕蟒蛇的激烈畫面,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將目光轉移到在廚房裡忙前忙後、頭發枯燥、皮膚鬆弛的妻子,攤開雙手百無聊賴地...
  靈異檔案  

死亡之妝

1.停屍房裡的男屍有一所醫院,座落在市郊。醫院四周有山有水,樹木鬱郁蔥蔥,到了晚上,風一刮起來,那些樹木嘩嘩啦啦作響,有幾分陰森。進了這個醫院的大門,先是門診樓,然後是住院...
  昔望今安  

如果我記得

文/至此心安 (一)“你可以把尺子借我用一下嗎?”耳邊傳來奶聲奶氣地懇求。“不可以。”我想了片刻,又說道“如果你給我好處,我就借給你。”你低下頭撅起了嘴巴。“你一個男孩...
  雨落靜塵起  

池魚簡史

  夜晚,我抬頭面朝東南方向的天空,那你空空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我閉上了眼睛,當我的思維擺脫了引力的束縛,來到了宇宙的深處,在我眼前的是一團由不起眼的塵埃組成的星雲。我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