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朋友给了几个茄子,一直搁著。我不太喜欢吃茄子,小子也不吃,逼着他也只是象征性地伸一下筷子,给老母亲一点面子。

今天,爱吃茄子的先生说晚上回来吃饭,就烧个水煮茄子吧。茄子洗净,凉水入锅煮,水开后,茄子在开水里翻滚,不时用筷子翻边,以免一面熟另一面生。紫色渐渐变成咖啡色,茄子也趋渐软烂。如若没法判断是否熟,用一根筷子轻轻一扎,能轻易扎进去就可以了。

茄子捞出时入凉水泡一会儿,再换一次凉水泡一会儿。动手把茄蒂掰下,切莫扔掉,可以清热去火,还是一味中药呢。紧接着,把圆润的茄子撕成长条码放在盘子里,大小依据个人喜好。切莫一捞出就撕,可是会烫手的哟。

热锅凉油,加入煮茄子时切好的姜末蒜末,煸炒出香味。依次加入切好的青红椒碎,老抽、生抽、料酒、银鱼酱(其他酱也可以)调味。口味清淡者可以不放盐,酱本身是咸味,重口味者可以加少许盐。盘子里的茄子条沥去水分,倒入锅内,最好不要用锅铲频繁翻炒,以防搅胡,多颠几次锅就好。各种末末均匀地裹在茄子条上,茄子条的颜色也红亮均匀,出锅装盘,撒上少许葱花。

如此烧制的茄子色泽艳丽,软烂咸香,我这个不爱吃的人也可以吃几根,其余的先生一人可以包圆了,就连汤汁都要拌上米饭。

这道水煮茄子的做法源自母亲,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稍加改良,多放了一些调料罢了。

儿时,自家的菜园子里似乎只种茄子,夏季大半年的时间几乎天天吃茄子,吃得一看见茄子胃里就泛酸水去,兴许长大后不喜食茄子皆因小时候吃多了。

六月份,刚刚结出的茄子,母亲切成细细的丝,放在凉水里浸泡,漂出茄子的涩味,也让炒出来的茄子更加清亮。姜丝蒜丝青椒丝一起爆炒,此时的茄子因为嫩,随便炒炒就软烂。如此烧制的茄子倒是可以吃上一些。

茄子丝吃腻了,母亲就会做水煮茄子。那时候的我极不喜欢这种软烂近似糊状的东西,堵在喉咙口无法下咽,总要呕吐。遇上只有茄子的日子里,可怜的我只能挑拣附着在茄子上的青椒末、蒜末,要么就拣几个黑黑硬硬的茄子蒂。天可怜见的,那时母亲怕辣,加之菜园里的辣椒母亲要养红了晒干、腌制,平时炒菜也不舍得多摘,一碗水煮茄子里就一两个辣椒。餐桌上除了茄子,要么就是干菜,要么就是咸菜,貌似那时候白饭我也可以吃上一大碗。现在,不对胃口的菜绝不委屈自己的胃,要么自己动手做,要么出去吃,可是在天堂里过日子了。

如今,吃起水煮茄子,已是没有儿时那样强烈的嫌弃厌恶,倒是可以接受,却是无论如何谈不上喜欢。肉末茄子、鱼香茄子、清蒸茄子、香煎茄子等各种菜式都尝过,却也仅限于尝尝。

自己拍的图估计被儿子删了,只得网上找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