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譯文:孔子說:“只闡述而不創作,相信而且喜好古代的東西,我私下把自己比做老彭。”(源於網絡)

《論語》述而第1節。前面公冶長、雍也兩篇,講了入仕的君子,包括官至地方老大該如何為官、學習、生活。而述而篇講的則是不入仕(或尚未入仕)的君子,該怎麼做?

信而好古:相信並喜好(學習應用)古代的(東西)。關鍵我們這里要相信古代的什麼東東?

肯定不是古代的迷信思想,孔老夫子提倡敬鬼神而遠之。在述而篇里也還有:"子不語怪、力、亂、神。"的說法。

當然也不會是古代的科學技術生產力。放棄春秋已有的鐵器不用,回過去用石器、木器。說老、庄有這個想法,可信度還高一點。

那孔老夫子這里信而好的究竟是古代的什麼?古代做人、處事、和諧家庭,管理社會的制度、方法、修養等等。具體化一點,可以講基本就是指:"禮、樂、射、御、書、數"六藝了。

另外,這里的"好",個人理解不僅僅是喜好,更多應該是好學、好用。

信而好古:相信古代六藝並好學、好用這六藝。

述而不作:講述但不創作。講述但不創作什麼?講述而不創作我們信而好的古代六藝。

在信而好的基礎上,還要想辦法去廣泛傳播。也就是這里這個"述而不作"的"述"。如何去廣泛傳播?當然是教學!

再看這個"不作",不創作。這里的不創作並不是原封不動地照搬照抄古代的東東。孔老夫子有說過:“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禮制從夏至殷,再至周,直至後世,都有損益,有增減變化。

春秋戰國百家爭鳴,孔老夫子的不作,應該是指不能完全拋棄周禮而自搞一套。

竊比於我老彭,我也不知到老彭是怎樣一個人,所以也說不上什麼。

小結一下:如果我們尚未出仕,先要端正思想、學好本領,同時要傳播(教學)這種思想本領,而且關鍵是在於傳播(教學)。這個思想本領具化一下就是古之(六藝)相關的思想知識。我們對古之(六藝)可以因時代而不同而有所損益,但不可拋開了另搞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