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着严禁的学术态度,在我瞎说之前先来一段百度介绍镇楼吧。

        黎巴嫩共和国位于地中海东岸,北、东两面与叙利亚交界,南与以色列及巴勒斯坦接壤。

      公元前2000年为腓尼基的一部分。以后相继受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和罗马统治。7—16世纪并入阿拉伯帝国。1517年被奥斯曼帝国占领。一战后沦为法国的委任统治地。1943年11月22日独立。

      当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并存。绝大多数是阿拉伯人,约51.1%信奉伊斯兰教,48.9%信奉基督教。官方语言为阿拉伯语,通用法语和英语

      在这些宗教内部还滋生着不同的分支教派。东正教、马龙派、德鲁兹派、逊尼派、什叶派的信徒都集中于此,千百年来争斗从未停息。

      下面各派别分布大家随意感受下...

      四周被动荡国家环绕,历史上被各种不同外来统治者占领,内部民族宗教派别错综复杂。

      如果问哪个国家的社会状况最复杂?答案肯定非黎巴嫩莫属了。

      黎巴嫩被称为“中东小巴黎”,这个“小”字,可是名不虚传。

      感觉这个国家几乎每个人都互相认识,出差由于时间紧几个朋友没约,刚呆了一天,就收到whats app 信息:听说你来黎巴嫩了?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围笑:你怎么知道?

      商业胡吹模式:Because you are famous

      所有客户是不是有一个共同的群…

      再来理论证明下,黎巴嫩国土面积是10452平方公里,人口约620万。

      数字没概念?其实我也是,这样说吧,比合肥市还小一点,人还少点,是不是有点具象了?

      还木有的话,来来来,带着小板凳端着瓜听我讲讲小故事。

出发前要开通国际漫游,和客服沟通得快要吐血。

    “我要开通国际长途”

    “请问哪个国家?”

    “黎巴嫩”

    “不好意思,可以再说一遍吗?”

    “黎~~巴~~嫩~~”字正腔圆,速度参考树懒

    “实在抱歉,没有听过呢,可以再慢一点吗?”

      嗯,可能树懒说话太快了:“黎~巴~嫩~ 黎明的黎,巴掌的巴,嫩绿的嫩…”

    “好的,查到了,请问还需要其他服务吗?”

  “有黎巴嫩的流量吗”

  “没有”

  “……”

      买一送一,再来一件小事。

      客户带着逛市场,没走多久:好了下面我们进入另一个省了….

      人家这个“巴黎”称号,水分也是不大的。听过Zuhair Murad、Elie Saab、Georges Hobeika、TonyWard不?世界时尚圈炙手可热的人物,高定礼服的王者玩家。一般明星偶尔穿一次出去也要特意出通稿大肆宣扬。

      明星生活毕竟离我等庶民有些远,那就参加几次当地的夜市party吧,天生的阿拉伯立体面孔的美人胚子,精致的妆容,加上性感的着装,自信的气质,让我这个直女也挪不开眼。音乐起,红灯绿酒中,看着台上的劲歌热舞,让你瞬间忘了身在阿拉伯国家。

      当地整容业很发达,甚至有专门的儿童整容医院。也是偶然的机会了解到的。其实即使不整容他们本身的底子也是好的,不过没有什么人能阻挡女人对美的追求就是了。

黎巴嫩选美大赛

      传统与现代,保守与开放,冲突与尊重。在这个一个小小的国家里竟各得其所。

紧挨着的伊斯兰教清真寺和基督教堂

        当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基本上一半对一半,却相处十分和谐。在街上你可以看到穿长袍的穆斯林,也可以看到穿露背装的时髦女郎。有传统的阿拉伯水烟馆,也有露天的爬梯舞厅。

      打招呼的时候不必莽撞的用阿拉伯语“色莱姆阿莱依枯木”,因为你可能不小心遇到的是个基督教,而他们虽然说阿拉伯语,打招呼更愿意用法语.

      提起中东,你会想到什么?沙漠?石油?

      好巧,黎巴嫩都没有。但是他的山、水、宜人的气候,足以令其他中东兄弟被柠檬包围了

        黎巴嫩曾被《孤独星球》,列为“全球旅行十佳地”和“必去的旅游胜地”。由于战争原因导致很多游客望而却步,也因祸得福的保留了很原始的地中海状态。

贝鲁特海岸-白天与黑夜

      对邻国来说,黎巴嫩是度假圣地。尤其是夏天的时候。

      第一次来应该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由于紧急任务并没有来得及多了解就踏上了行程。那时候我也没想到,在后来的一次次拜访中,竟开始喜欢上这个国家。其实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人在大街上走,尤其是女生独自一人,很难说是不突兀的。黎巴嫩人的好奇,是止于礼貌的点头欢迎。不像有些国家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搭讪。

      候机时候看到的一幕 很多黑人去黎巴嫩打工 一个打扮新潮的黎巴嫩小女孩对坐在地上的黑人阿姨充满好奇 在妈妈的鼓励下 从怯怯的远方一点点靠近

      从迪拜飞黎巴嫩的航班,经常候机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也不过偶尔有人略表惊奇。只是我,长途转机一般累的不行,加上早知道这班航班一般不会满座,飞机平稳后就驾轻就熟地抱个抱枕跑到空着的最后一排躺下就睡。

      黎巴嫩景点不多,或者说到处都是景点吧。因为他整个是沿着地中海而建的,从市中心走几步就到海边了。

      这里的地中海,不像其他国家带着野性的美,她是融入到整个城市的,是温婉可亲的。

      贝鲁特最有名的就是鸽子岩了,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鸽子这个词从哪来的,因为从形状上看更接近中国的象鼻山。也许是寄托了当地人民对和平的向往吧。第一次见的时候只觉得相貌平平,后来日落时候去bayrock喝咖啡,被惊到了。

鸽子岩日落

遇到作画的老人

可爱的冰激凌爷爷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没有伤痕的国家

      很多人对黎巴嫩的印象应该来自真主党,来自各种政治新闻中的炮火,一个个单架上受伤的平民,抗议者声嘶力竭陌生语言的呐喊。每次到贝鲁特后手机也会自动收到大使馆通知谨慎前往的提醒

      不可否认,这曾经是黎巴嫩的一部分,并且这些创伤也并没有从很多受害者心底退去。经过几十年的自我修复,黎巴嫩渐渐恢复了生机。在经历生死之后的黎巴嫩人,反而有了一种看淡一切及时享受生活的悠然态度。

      很多地方当地还保留战争的遗迹,比如一个满是弹孔的建筑,装饰豪华却空无一人的旧战商业区。穿着迷彩服持枪的士兵,背后是装甲车。不允许拍照,我上次一时好奇拍了几张照片。立马一个士兵就举着枪过来了,吓我一身冷汗。幸亏客户陪着解释了一番。

        整个城市最悠闲自在的就是那些随处可见的鸽子和猫了。他们融入到人群里,在那些旧战区里,在海边,在拿枪的战士脚边。分明一副主人在态势,踱来踱去。

      战争的后遗症使重建尤为困难,其公共交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巴士是私人的,政府没有统一管理。没有公共交通工具意味着人们在黎巴嫩购物时通常会使用他们的汽车,汽车拥有量为每千人四百多台,这是相当高的。唯一的替代选择是出租车或“服务”,这些车辆可以同时接载多名乘客,停在路边的任何地方接载新乘客,或者以同样方式运营的公交车。

      出租车很贵,经常去个不远的地方就要20美金(不排除宰客的因素)。还有一种shared taxi,坐上车和司机说允许拼车,价格会便宜些。不过很多出租车司机只会说阿拉伯语,最好让酒店把你目的地用阿语写好带着。

 

      由于叙利亚危机,黎巴嫩已被难民淹没。现在登记的难民人数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政府缺乏为这些人提供的资金,几乎完全依赖国际援助。

      路上一旦堵车,就有很多小孩子上来要钱或兜售一些小商品。朋友解释说那是叙利亚难民:开始我们都会给些零钱,但你会发现一旦给了会有更多人涌上来。而且这样纵容了那些大人让更多孩子这样做。他们对难民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同情且希望尽力帮助他们。另一方面大量难民涌入导致社会治安问题,同时之前当地人的职位被部分叙利亚人以极低的价格取代,造成很多当地人失业。

      前段时间上映的《何以为家》,正是这些难民真实的生活。谁又想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呢?没有身份,没有姓名,没有人身保障,被贴上非法的标贴,被主流社会定义为不存在的人。然而所谓的家已被战争折磨的支离破碎,何以为家?

      战争实在是个太沉重的话题。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枕着枕头睡觉”

    “我希望我们能做个好人,被所有人爱,但上帝不希望我们这样,他只希望我们做个洗碗工”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说过:除了通过黑夜的道路,人们不能到达黎明。

      只希望黑夜再断点,黎明再早点到来吧。

来着我的公共号“麦一素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