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光君抚琴问灵十三载,江晚吟袖藏陈情十三年,都为候一不归人。

        抚琴问灵为寻爱。含光君爱魏无羡吗?爱!爱他,愿与他共担一切后果。

        袖藏陈情可因恨?江晚吟恨魏无羡吗?恨!恨他,竟至绝不姑息邪魔外道之徒。

        可恨什么呢?恨莲花坞因他遭覆灭之灾?恨爹娘亲姊为他连累惨死?不!那只是“怨”。怨再深,终归是兄弟,大不了,两不相见;纵相逢,拳脚相交,也绝然不为置之死地。静心想来,乱葬岗第一次围剿,江城更多的怕只是要出那一口怨气罢了。

        可,魏无羡死了,抛下他独自在这世上。“云梦双杰”的誓言尚在耳畔回响,同脉共戚的兄弟却已魂消身灭。如何让人不恨?更何况那是性格冷厉的江澄。

        十三年来,紫电抽魂试夺舍,为防魏婴重生?若真如此,何以未见夺舍人,反倒怒气冲天?不过是因为,抓到的不是魏无羡;不过是因为,魏无羡尚未归来。

      含光君心心念念,想带一个人,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是为保护。

        江晚吟寻寻觅觅,想找到魏无羡,在其他世家找到他之前找到他——难道不是另一种保护?

        江城对魏无羡的恨有多深,怨便有多深;那兄弟之情,便也有多深。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心口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