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光君撫琴問靈十三載,江晚吟袖藏陳情十三年,都為候一不歸人。

        撫琴問靈為尋愛。含光君愛魏無羨嗎?愛!愛他,願與他共擔一切後果。

        袖藏陳情可因恨?江晚吟恨魏無羨嗎?恨!恨他,竟至絕不姑息邪魔外道之徒。

        可恨什麼呢?恨蓮花塢因他遭覆滅之災?恨爹娘親姊為他連累慘死?不!那只是「怨」。怨再深,終歸是兄弟,大不了,兩不相見;縱相逢,拳腳相交,也絕然不為置之死地。靜心想來,亂葬崗第一次圍剿,江城更多的怕只是要出那一口怨氣罷了。

        可,魏無羨死了,拋下他獨自在這世上。「雲夢雙傑」的誓言尚在耳畔回響,同脈共戚的兄弟卻已魂消身滅。如何讓人不恨?更何況那是性格冷厲的江澄。

        十三年來,紫電抽魂試奪舍,為防魏嬰重生?若真如此,何以未見奪舍人,反倒怒氣沖天?不過是因為,抓到的不是魏無羨;不過是因為,魏無羨尚未歸來。

      含光君心心念念,想帶一個人,回雲深不知處,藏起來——是為保護。

        江晚吟尋尋覓覓,想找到魏無羨,在其他世家找到他之前找到他——難道不是另一種保護?

        江城對魏無羨的恨有多深,怨便有多深;那兄弟之情,便也有多深。

        這世上,就是有這麼一種人,心口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