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泡泡圈漫評團 九•落葉

 原標題:魔道祖師之緣起,回首澄心(二)

江澄領著魏無羨一行人走進江家,江家管家江陌先是一愣,他了解江澄,江澄從來不往江家帶客,也從來不去其他宗門走動,更跟姑蘇不相往來。

從魏無羨獻舍歸來後,江澄更是每天悶在書房里處理公事,連休息時間也不顧,一天到晚就知道批改公文,要不就是在校場訓練子弟。一個月下來,江澄比以前消瘦了許多,他也算看著江澄長大,江澄如此虐待自己,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今早更是不顧江澄意願,將他從書房拽出,讓他去散散心,透透氣,放松心情。結果沒去一會就帶回了兩個...啊不,三個藍氏的人,藍宗主,含光君和他道侶。

陌叔連忙迎上去,「宗主,這...」江澄一擺手,道:「陌叔,你先招待下藍宗主和含光君。」說完便拖著魏無羨的衣領往書房走去,藍忘機想要拉住魏無羨,魏無羨卻沖他搖了搖頭,意示他不用膽心,他會解決的。藍忘機只能收回手,陌叔上前對藍曦臣和藍忘機拱手道:「藍宗主,含光君,請隨我移步會議廳。」

藍曦臣回禮,溫和道:「多謝,有勞了。」

這邊的江澄拖著魏無羨的衣領來到書房,推開門,一把把魏無羨扔進去,反手關上門,轉過身就對上了魏無羨一張嬉皮笑臉的臉,冷哼一聲,道:「說吧,想談什麼。」

魏無羨幹笑一聲,道:「江澄,我們能不能不要像現在這般,好歹以前...」魏無羨還沒說完,就被江澄冷聲打斷:「魏無羨,你還有臉跟我提以前?我會走到今天這步是拜誰所賜?」魏無羨沉默了。

「如果你是想扯這些不閑不淡的,就請滾吧。」說完便不理會魏無羨,打算開門,誰知,魏無羨上前橫在他前面,不讓他出去。

江澄額頭青筋凸起,臉色黑了黑,吼道:「魏無羨,滾開!」他江澄脾氣本來就不好,更何況面前的這個人是他最不想面對的人。見他死活不讓開,他這爆脾氣就上來了。

魏無羨吸了口氣,沒了以往沒心沒肺地笑臉,徐徐地道:「江澄,我知道你怪我,我也不求你的原諒。」

「當年如果不是江叔叔把我撿回雲夢,我也不會有今天的地步,也不會認識到藍湛,更不會有你這個兄弟。」魏無羨繼續道:「我知道因為我江叔叔和虞夫人死在溫狗下,我也知道你狠我不願告訴你刨丹一事...」提及刨丹,像是觸及到了江澄心底地痛,「魏無羨!是,我是恨你!你以為我江澄稀罕你這顆金丹嗎?我江澄寧願自已一生為廢人也不需要你來施舍!你憑什麼...」憑什麼不願意告訴我...

「對不起...」

「你這聲對不起我承受不起。」是我對不起你。

魏無羨知道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已經無法改變了。他魏無羨一生虧欠了兩個人,藍湛他可以留在他身邊慢慢的彌補他,但是江澄...父母姐姐離去,現在連他這個兄弟也失去了。魏無羨把手搭在他肩上,徐徐道:「江澄,我知道過去的無法挽回,是我先違約,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我決不還手,我只是不想我們的關系這麼僵。」

「其實雲夢雙傑一直都在,江澄,我還是那句話,將來你做家主,我做你的下屬,像你父親和我父親一樣,一輩子扶持你。只是現在方式有點不同,誰敢在背後緋言流語,我就揍誰。姑蘇藍氏有雙璧,我們雲夢,就有雙傑。」

江澄怔怔地看著他,魏無羨的話一直在他耳邊回響,隨後冷哼一聲,「就你現在這副毫無靈力的身體,還能揍誰。」

現在的場景,宛如當年兩個恣意的少年一同約定。

未完待續,超長連載中...

註: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致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