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四周没有一个人说话,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大水缸里那条只在故事里听说过的物种,它应该还是个幼年人鱼,上半身的皮肤下是一道道青色的血管,皮肤表面是密布的鱼鳞,十指之间还有厚厚的蹼,指甲很长呈暗红色,下半身是青蓝色的鱼身,尾巴不大,看不清它的脸孔,因为突然从黑暗里暴露在强烈的阳光下,它只好紧紧地捂着脸在水里瑟瑟发抖。

“果然是人鱼!”“真的有人鱼!”人们在发了一段时间的呆之后开始议论纷纷起来,但还是不敢轻易靠近,只是远远的指指点点。

“看到了吧?这是真正的人鱼!它价值连城!而且它的血还可以治百病!你们知道吗?之前我这位兄弟在船上受了伤,被鲨鱼咬伤了手臂,骨头都露了出来,船上的大夫说他的胳膊保不住了,这家伙为此还哭了一鼻子,后来,就是用它的血治好的,来兄弟,给大家看看你的伤。”第一个吆喝的人说着指了指拉扯黑布的穿着油腻的牛仔裤的男人,后者赶忙走上前来,一把拉起左手的袖子,露出他黝黑的有纹身的左胳膊,果然,大家看到在他的左上臂有一道很深的伤口,现在已经结疤,但还是触目惊心。

“看到了吧?我们船上有一次传染一种皮肤病,每个人的身上都起水泡,后来也是用它的血给治好的,我不骗你们,看看,我身上,还有他们身上,都留下了疤,要不是有它的血,我们一船人可都完了。所以,这条人鱼的血可是非常值钱的。”他们一面说,一面都揭起衣服让大家看他们前胸后背一片片的红印子。

“让我们看看它的脸!”有人叫喊着。

“好!让你们看看人鱼的脸,不过,提前告诉你们,这家伙很丑,别吓着你们啦!哈哈!来吧,亲爱的,别害羞,让这些好人看看你迷人的脸。”那人说着从木车上搬下来一个小梯子支在水缸一侧,手里拿着根长木杆,爬到梯子顶端后,一手扶着水缸边缘,一手拿木杆去捅人鱼的手,人鱼吃痛,赶忙缩回手,所有人都看到了它的脸,一张有着花纹的尖瘦的脸,脸颊靠近耳朵是三排鱼鳃,正抖动着呼吸,它的鼻子就是两个洞,嘴唇是紫色的,最引人注意的是它的眼睛,它一共有四只眼睛!分布在鼻子两侧,上下各一只,眼珠是蓝色的,而它的头发则像还带一样,一片片地在水里漂浮着。

此时被那人用木杆戳到肩膀,它立即游向水缸的另一端,一翻身,我看到它的后背顺着脊椎的方向长着一个窄小的还未发育成熟的鱼鳍。

当人们第一眼看到这条人鱼的脸的时候,都吓坏了,不禁后退几步,而那个人则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别看它很丑,它可是能治百病!现在谁要它的血?一瓶一百块!”另有人从木车上拿出一个箱子,里面摆着几十个像试管一样的瓶子,人们开始躁动起来。

我看着那几个得意洋洋的以为要发大财的笨蛋不禁握紧了拳头。是的,他们说的没错,这条人鱼的血的确可以治疗一些皮肤病,也可以恢复受损的皮肤,可是,它的血也是含有剧毒,会让碰触它的人在一年之内暴毙,那些血会侵入骨髓,并软化所有骨骼,器官,最后让这个人像一摊烂泥一样痛苦死掉,这一点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捉到的是什么!它可不仅仅是人鱼,而是人鱼种族里的,捕猎者!

它们有着非常敏捷的速度,而且异常凶残!如果在人们有限的认知范围内觉得鲨鱼,老虎狮子之类是很凶猛的生物,那么,和它们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这种猎杀型成年人鱼的指甲,鱼鳍,鳞片都会放射一种麻醉剂,将猎物麻醉后,再带回自己的窝里去活生生地喂养其他幼年人鱼,直到猎物被吃掉内脏,麻醉剂才会失去作用,再最后忍受巨大的疼痛中被吃掉大脑才会死去。

而眼前这条幼年人鱼应该再有一周左右就会长成,那时候,在它眼前的所有人都会被它猎杀,而且它们的记性很好,并且善于伪装,它不是一条在这些人眼中可以随意欺辱的生物,它,在等待时机!

我看着眼前这些蠢蠢欲动的人们,我问自己该怎么办!这时,有人从身后高声叫嚷着挤进来:“让一让!这条人鱼,我买了!”大家都扭头看过去,一个穿着风衣,帽子将整个脸都遮起来的高个子男人挤开人群走进来。

那几个人都仔细看着他,其中一个突然认出了他,指着他对其他人低声说:“他是乔尨老板的手下,我见过他们的戒指!”我也看向那人的手指,他瘦长的中指上戴着一枚黑色的有一条带翅膀的飞龙标志的戒指,不知怎么,那个戒指让我有种阴暗邪恶的感觉。

不知道这个乔尨老板是什么人,可是,那些人,包括围观的人听到都开始窃窃私语,甚至表情都变得害怕起来,有些人开始默默地离开。

来人丝毫不理会其他人对他的反应,也许他已经习惯这种被人惧怕,敬而远之的感觉。他大步走到鱼缸前,拍了拍鱼缸边缘,看着他们又说了一句:“知道乔老板就好,这条鱼,归我了,开个价吧!”他的声音很低沉,却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那几个人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思想准备,相互看看对方,一副不想合作的复杂神情。“这个,这个东西太稀有了,我们为了捉它可费了不少力气,还死了两个人,这个价钱,我们不太好谈。”

“五万!”来人直接报了个价。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要知道五万对他们来说是三年不吃不喝的收入!那几个人也愣了愣,可还是没松口,另一个人摇摇头说:“这位先生,这条人鱼是我们几个拿命换来的,毕竟,海上讨饭吃也是……”

“八万!”来人有些不耐烦。看热闹的人群议论声更大了些,那几个人也开始动摇,当其中一个又要说话的时候,来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短柄猎枪来对着那几个人,看热闹的人们一瞬间跑散了,我却还是远远站着。


魔术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