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达赖是“欣然僧佛”,即观音化身,班禅是“月巴墨佛”,即无量光佛化身,分属不同的黄教派系,其间并无隶属关系。然而,始于清朝对达赖和班禅的册封仪式,则将两派置于等量齐观的政治地位。如果说以拉萨为核心的前藏是达赖的辖地,掌管西藏十分之九的人口和世俗事务;日喀则便是班禅的圣域,位居扎布伦布寺,管辖后藏其余地区事务。

        清晨,我们踏上自拉萨至日喀则继续向西的行程。两地之间直线距离大概270多公里,由于山路漫漫,且要绕行参观卡若拉冰川,因此将是高原上一段极其艰苦的长途跋涉。

离开拉萨,车行不久,便抵达雅鲁藏布江流域。雅鲁藏布江北面是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南临喜马拉雅山,不言而喻,自然成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河流与山谷;她由三条支流汇聚而成,流经两岸的青藏高原,形成哺育四方的高原沃土。雅江源头那一股清流,在晨曦的微光下,泛著银亮的波光,淙淙流淌;水面与山峦自然相连,此时还笼罩着清晨的薄雾;四野无人,如入画境,意趣盎然。

        暂别雅鲁藏布江,继续西行。随着海拔攀升,山峦密集的向我们簇拥过来,旅行车逐渐驶入绵延数十公里的盘山公路。车窗外,峰峦险峻,乱石嶙峋;旅途中,辗转曲折、一路颠簸。午前的阳光倾泻下来,在山阴处投下深深浅浅斑驳的灰影,路边时而出现用石头垒高的小型玛尼堆,显示出藏民虔诚的信仰和对生命的祈福。

        临近正午,翻越过5000多米的岗巴拉山,来到青藏高原三大圣湖之一,即海拔4500米左右的羊卓雍措。“羊卓雍措”,藏语意为“碧玉湖”,湖如其名;站在山口俯视,蜿蜒曲折的湖水,绕山而行;湖面呈现令人惊艳的碧蓝色,相传是美丽的仙女下凡后幻化而成,曾令多少朝圣者和藏区旅行者心之向往,因而,羊卓雍措就有了“羊湖”这个亲切的称呼。

        下午三时许,旅行车缓缓驶近海拔5500多米的卡若拉冰川。冰川背靠乃钦康桑峰(海拔7191米)南坡,整体面积为9.4平方公里,白色冰舌覆蓋在山峦表面,两片巨大的冰舌向山脚延伸,像是随时可能坍塌下来,令人不觉触目惊心。

        下车后,冰川的寒气袭来,顿感温度骤减;在海拔5000余米的高度行走,缓步靠近冰舌下的藏式白塔;大概百米之遥,走走停停只拍了几张照片,就感觉自己中了“山毒”,开始轻微高反起来,顿时头昏脑胀、头痛欲裂;不敢再多停留,只好返回车上,将随身携带的氧气瓶打开,深吸几口。过了一会儿,头痛状况稍缓。

        傍晚时分,终于到达日喀则。酒店附近就是当地著名的步行街,不过在这万众欢聚的春节,步行街的店铺也大半关门歇业,生意寥落,只得寻一碗牦牛面果腹。

        抵达日喀则的第二日,天气晴朗,我们的行程安排是著名的扎什伦布寺。扎什伦布寺位于日喀则的尼色日山下,供奉著五世至十世班禅的灵塔,是日喀则地区最大的寺庙,寺中的错钦大殿甚至可同时容纳2000人诵经。一早,虔诚的藏民便踩着寺院开门的时间点,蜂拥至寺内拜祭。每一处经堂室内都弥漫着浓重的酥油与熏香混合的特殊气味。

        在藏族导游的详细讲解下,扎什伦布寺中供奉的各位班禅大师的生前故事,尤为鲜活生动,也成为被世代传颂的藏地传奇。

- END -

感谢关注与支持,欢迎留言及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