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说起詹心,小镇没有不认识的,他是小城一高的数学题神,逢题必答,一答就对,据说小学获得过奥数冠军。

因此,平时考试,只要有人坐他身后,且抄到题,就像中了头彩,考完后,就到处炫耀。结果,还真沾了他的神气,数学考得都不错。

最后,抄题抄疯了。老师火眼发现了问题,再逢考试时,就把詹心排到最后面的座位,叫你们抄!平时不好好考,等大考时,真枪实炮,谁也救不了谁!

老师是好心,学生却无意。詹心坐在后排,前排的学生,就转身往后面看,老师在监考,问,干嘛呢,再不老实出去!考试作废!

渐渐,数学不好的学生,练就了一种本事,厚脸皮。谁要在詹心的考场监考数学,立马就不干了,学生脸皮太厚,老转身偷抄,而老师面皮又薄,根本不一个频道,谁监考谁气炸,还冒着失职罚款的风险。

最后,数学老师们集体开会,联名给校长提意见,说要詹心同学一人一个考场考数学。校长收到信,打开一看,意见不错,很有建设性,就下令让教务处每逢考试,按老师们说的办。

各班数学老师这招,可比葵花宝典,登峰造极。不知不觉,学生对抄题的热情,一哄而散,校园小路,碰了詹心,也没了以往追星的高潮。

詹心也宠辱不惊,毕竟他数学好是真本事,而不是为了让同学抄题而刻意数学好。

但是,就在此时,各班数学老师的抄题热情不知名地高涨,频频讨詹心的欢心。詹心感觉像自由落体玩蹦极,从前排调到最后一排,再从最后一排调到一人一个教室。这教务处也太水性杨花变化快。现在老师们又联名要把他重新调到正中间,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能抄题。

为什么?难道是期末考试要来了?

02

果不其然,老师们最害怕的期末考试来了,这关乎考核,是谁都得想办法争取。

同学们压力突然大增,数学老师们早出晚归,排着队借詹心的笔记,分析詹心的解题思路,挖掘詹心的数学思维模式。

同学们除了要完成课堂题目,背诵基础知识,还要学习詹心那一套高深不可言喻的思想。顿觉,这是在开玩笑。他们考试不光是数学,还有很多科目,为什么在数学上投入那么大精力,那么长时间,完全可以用其它科目的优势去弥补数学的不足嘛。

詹心很明显,已经感觉到数学不好的同学对他的厌恶,和数学还可以的对他的嫉妒。食堂打饭,加队都不让他加,还有个子高的,厚脸皮加在他前面挑衅,他屁都不敢吭一声。

尖子生,拿着他的解题思路挑毛病,被老师一顿骂,“要学会取长补短!”尖子生一气之下,把期末模考的数学考砸,一下子,打乱了老师绩效考核计划。

各班数学老师,不得不调整思路,表面上不再对詹心倾心,而私下里蹑手蹑脚地讨詹心欢心。有次,詹心打篮球,老师非得加入他的队伍,结果打得非常糗,还把腰给扭了,同学一片唏嘘。

终于,期末考来了,临考前一天晚上,几个班的数学老师叫詹心到办公室开会,詹心进门后,有个黑影,在背后,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了,像打劫一样。

詹心吓得心蹦乱跳,他们几个到底要干什么。不一会儿,有个老师从桌子下取出一盒蛋糕来,难道今天有人过生日,可这与詹心有什么关系。很快,蜡烛被点上,大家一起唱,“祝你考试顺利,祝你考试顺利,祝你……”

那声音简直恶心透顶,詹心看了下反锁的门,把自己的心也锁了,铁铁的。突然,一班的数学老师说话了,“詹心,明天期末考,压力别太大,正常发挥就好。”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老师。”詹心说话时,被分了一块蛋糕,他不知道吃,还是不吃。

“吃啊,吃了就能超常发挥!”詹心挪挪嘴唇子,吃不下,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

老师们囫囵一吞,开始说正经话,原来,教务处把詹心的考座安排到了正中间,周围坐着这几位老师的学生,他们数学都不咋地,想和詹心说好话,让他明天考试别把卷子看太严,稍微露个脸,让自家的学生,多少抄一点。

詹心一听,瞬间明白了,可又不好意思答应,万一监考太严被查怎么办,期末监考都是教育局的人。一边犹豫,正在此时,他的数学老师,破门而入,钥匙差点扭断!还好办公室的老门太破旧了。

“你们在干什么!开派对!不知道明天就要考试啊?”他老师一眼就看见了詹心,不用想就知道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我们向詹心取考经呢,多亏李老师教得好,培养了个题神。”老师们尴尬地唯唯诺诺,尽夸李老师的好处,说得都不好意思了,他脾气也消了多半。

“詹心,要稳住,这儿没你事了,赶紧再看看书去。”李老师交代完,就推着他出门了。

到了办公室外很远的楼道,李老师说,“詹心,我知道他们不坏好意,可老师为了你,也不得不说几句,你可千万不能让他们抄题,教育局的是什么人,严厉得很,发现抄题,把你自己也耽误了,我们班可就你这张王牌了。”

“好,李老师,我捂得紧紧的。”詹心看了下李老师,眼神敏锐。

闹剧终于结束,詹心可以安静地学一下了,教室变成了考场,他来到校园的公园,一个人默默思考,借着路灯。突然,一个穿裙子的姑娘,打断了他。

“嘿,心,还在复习吗?”姑娘轻声轻语,说话柔似一股清风。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詹心抬头,他放下书本,不觉敞开胸怀。

“我不光知道你叫什么哦,还知道你数学很好呐。”姑娘说话时,眼神向下,露出一丝羞涩,和淡淡的笑容。詹心的脑子一下空白一片,傻傻地看着姑娘,两眼放光,鼻尖上挺,嘴巴微开,连手臂都不知觉往后翻,手也不知放哪里合适了。

姑娘见詹心不说话,微微抬头,清如山泉的眸子,慢慢向上游动,四目相对时,姑娘笑弯了红唇。

“不,不好,好,好看……”詹心语无伦次得丢眼珠子,也不知放它到何处好,来回转动,颧骨的侧面,悄悄爬满涩涩的红。

“嘿嘿,你瞎说什么呢,好看?指的是数学吗?”姑娘忍不住了,笑弯了腰,裙子在大腿上晃。

“没,没有。你看着……看着面……面熟。”詹心平时是题神,这下低到了尘埃里,赶紧绕开,掩饰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心。

“我是思艺,想起来了吗?”姑娘扭了扭身子,从不同侧面让詹心回想。

詹心想起来了,之前见过,原来她叫思艺,平时课间喜欢一个人扶在楼道的栏杆上发呆,她在一班,而詹心在三班,虽然间隔一个班,却在同一个楼道。

他曾迷恋过那种扶栏静静深思的影子,可他不知她的名字,也没有靠近的机会,如此墙深深,课蒙蒙,可谁也不愿背叛学业,而追求内心。关键,老师随时会一个杀威棒,及时制止。

思艺说,是一班的数学老师命令她来找他的,他听了有点别扭,却不反感她。原来,思艺期末考试坐在詹心的左后面。她数学不太好,老师着急,家里也着急,关键他爸是教育局的人,老师也不敢得罪了。

所以,那盒蛋糕便是一班的数学老师买来的,虽然浪漫得有点恶心,可他没有放弃,让思艺亲自找詹心谈谈,也许思艺的美貌真就打动詹心,让她抄得满载而归,自己顺水推舟。

“太过分了!又是抄题!”詹心跳起来,像个刚正不阿的判官,把思艺吓了一跳,裙子都收紧了一点。她不知道,他会这么恶魔。

其实,詹心也没那么刚正,只是看到思艺,他变了,他觉得她是美好的,世界一切的美好都该在她身上,她不应是,像一班数学老师那样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她应是小龙女,不谙世事,清纯如玉。

“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我爸逼着他这么干,而他缠着求我去找你,我才懒得理你,数学好,就了不起了?!”一个“抄题”瞬间打倒了思艺羞涩的自尊,以为詹心瞧不起她,还委屈了她。

“你?!反正我不让你抄,让别人抄也不让你抄!”詹心在努力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形象,貌似这样能吸引思艺更多的注意。

思艺沉默了一会儿,怒怒地白眼瞪圆看着詹心,然后,裙子一摆,她跳上前去,手起手落,把詹心的书本撕成两半,扔到水泥地上,又上去,噔噔踩了两脚。而后,撇了长发,气冲冲地走了,留下淡淡清香。

走得很快,她有点怕,害怕这个大高个儿,后悔了,赶上来,杀了自己。

03

第二天下午要考数学,中午那会儿,两三个学生,去食堂打了饭菜,自己没顾上吃,连连打听詹心在哪儿。

终于在食堂门口找到了,立马围上他,“心,我弄了韭菜鸡蛋,尝尝,大补!”“心,还是我的吧,土豆炖牛肉,牛气冲天!”“不对,还是吃我这个好,毛血旺,一定旺!”

詹心明白,这是坐在他前后右的同学,虽然之前不认识,不过吃了盒饭,就要配合他们抄题。詹心内心一顿排斥,也有点害怕这种明目张胆的举动。

正犹豫,突然,思艺从食堂门口路过。看到眼前的一幕,她守住脚步,抬高鼻孔,看这小子还能装清高到啥时候?

詹心明白她的眼神,里面带着不屑和报复。詹心顿了顿,张开双臂,把盒饭一下拦在了自己怀里,回头再看思艺,她气得头发都翘起来了,气冲冲把自己刚打的饭菜丢垃圾桶里了。

同学见詹心收了礼,不觉看到了希望,十分轻松,像饿狼一样没心没肺地扑向食堂。而詹心等他们走后,一人悄悄走到垃圾桶,很厌恶地丢掉了那三个完整干净的盒饭,然后,伸长手臂,去捡回思艺刚刚丢掉的垃圾。他用袖子擦了擦灰,揣怀里,往思艺消失的方向走去。

“思艺,我捡了你的东西,哝,还给你。”詹心在女生的宿舍门口,追上了思艺。

“不要!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竟让别人抄题,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你不是也想吗?”

“我才不要!再说一遍,我是熬不过老师的纠缠,才去找你的!”

“有什么区别呢?嘿嘿,你东西不要,那我吃了啊,别后悔。”

“你!竟然说没区别,太过分了,不要啦!我就当喂狗了!”

思艺竟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正直,清纯,触动了他。他觉得她丢垃圾桶的盒饭,也很合胃口了,于是,有个黑黑的少年,蹲在女生宿舍门口吃盒饭,一滴不拉,全吃光了。

女同学为了考试本来就紧张兮兮的,看到如此狼狈的少年,嘻嘻哈哈的,都忘了下午要考数学。

下午,监考老师在讲台上来回走动,地上掉根针,他都立马瞧一瞧,像守天门的杨戬。不过,考场很安静,可詹心四周人的内心从一开始都热烈非凡。

离考试结束还有半小时,詹心已做完了全部题目,在用心自检。他悄悄回头,看一眼左后方的思艺,只见她正埋头答题,时而眉毛紧缩,时而紧闭红唇,额头冒出豆大的汗,尽管头顶的风扇嗡嗡响,不管用。

詹心故意清了清嗓子,思艺被打断了一下,噘着嘴,白了他一眼。讲台上的老师,立马警觉起来,环顾四周,没啥异常,又安然地坐下。周围同学已经彻底骚乱了,因为还有二十分钟考试就结束了。

詹心看了看监考老师,在打迷糊,然后他小心翼翼将卷子慢慢往左边移动,渐渐,卷子从桌面向下露出了尾巴,工工整整的答题板,一下能映入思艺的眼帘。

他又看了看思艺,然后清了清嗓子,思艺看到答题板,立马把眼睛给捂上了,像看到了男生的裸体一样。不过,詹心左边,和后边的同学有福了,瞬间,斜眼奋笔疾书,不出一分钟,搞定了四五道小题。

詹心见思艺捂着额头,也没趣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倔!不过,他喜欢。

叮铃……叮铃……考试结束了。思艺擦了擦额头的汗,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像个刚出浴的美人,眉宇间还带着一丝幽怨。

从厕所回来的路上,詹心拦下了思艺,从口袋里摸出一卷巧克力,他知道,她中午没好好吃饭呢。

“这是什么?”她问。

“食物。”他说。

“不吃了,没心情,唉,题不会做,饿死算了。”她说。

“没关系,你要是肯教我语文,我就告诉你数学。哝,这是我们的约定。”他举起巧克力说。

这时,中午请他吃盒饭的同学发现了他,立马气冲冲过来,一个夺了巧克力,剩下两个捆上他的手臂,要挨揍的节奏。骂他太不义气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见过光吃不干的。

是的,詹心为了让思艺抄他的题,居然把右边的人给得罪了,因为思艺在左边,他们连卷子都看不到,更别说题目和答题板了。

可思艺没有抄,宁肯自己急得满头汗,她不是那样的人,不是。

“给老子松开!”詹心彻底被流氓无赖惹怒了,而且思艺在,他也不能这么软弱屈服。

“哟,你个吃软饭的,还想反抗?!看老子不打死你!”夺巧克力的人,把它扔了,轮拳头装模作样要打,趁人多气盛。

咚!一声闷响,詹心踹了他的肚子,一下坐在地上,捂着叫痛。正当此时,监考老师从厕所出来,大叫,干嘛,干嘛呢!两边的同学,不约而同放弃詹心,搀扶着地上的人,撒腿跑了。

还没等思艺回过神来,詹心已经站了起来,喘了口气,缓缓俯下身子,捡了巧克力说,“思艺,我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

思艺夺过巧克力,吓傻了,不知如何回答,转身,默默地咬着巧克力,任甜蜜在嘴巴里流淌。

04

什么!逆天了,题神竟然和教育局的女儿恋爱了!

同学们发现时,已经是离高考不足百天了。可能压力太大,大家对这种事情充满浓厚的兴趣。而在詹心的辅导下,思艺慢慢开窍,学会很多解数学题的窍门。

很多数学不好的女生都恨得咬牙,甚至有人投怀送抱,给詹心写情诗。他不屑一顾,不为别的,因为他心里有人了,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爱情的清纯,总能鼓励人上进。什么抄题比赛,都不复存在了。各班数学老师,渐渐对这趾高气昂的小子,恼羞成怒。没有人能请动他,更别说抄题,他每次都捂得严严实实,一只苍蝇也无法从他怀里飞出去。

因为接下来的考试,思艺没有在他身边坐,周围都是不相干的人,他厌恶抄题,就像厌恶一只苍蝇。

不知不觉,高考要到了,一场决定学子命运的战斗。不过,詹心身边还是有人骚扰他,因为考试太重要,不乏有教育局的人。

那天,詹心正在教室埋头做题复习,突然李老师叫他出去一下。他脑子昏沉沉,没多想就出去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正派,长相标致,身体发福的中年男人。当下见了面,李老师憨笑着解说,这是教育局的马副局长,马上要考试,特意来给你鼓鼓劲。

詹心听了一头雾水,他不认识什么局长,他题还没做完,不能耽搁了。

结果,马局长拦住了詹心说,既然见面,那就是缘分,詹心同学是否赏脸,下自习后,一同陪俺们喝一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商量,想把你父母叫来,那更好不过。

李老师在一边也劝他,他熬不过去,就同意了。

下了晚自习,他一人匆匆赶到酒店,当下见了面。马局长开门见山,听说詹心同学数学不赖,我这儿有个虎女,对数学一窍不通,不过现在请您来辅导也晚了,后天开始考试,这第二场就是数学,还望詹心同学,照顾照顾小女,哝,这是订金,事成以后,还有重金相谢!

李老师见状,立马补上了一句,马局长的女儿和你一个考场,她坐在你的左后面,詹心你只要稍微,把答题卡往左边挪挪,这事定能成!而且你也安全无忧。

“不行!不同意,我绝不同意!又是抄题。不公平!”詹心激动地站起来,想要逃走的样子。

“什么同意不同意呀,爸爸,我来了。”

詹心听到声音好熟悉,立马又反悔转身,只见思艺坐在马局长身边,还连口叫爸爸。什么!马局长是思艺她爸爸!怪不得分考场她能坐在我身后!想想心里就犯抽!又不得不犹豫着坐下!

“呀!詹心,怎么是你!”思艺的声音很甜,却让詹心抬不起头来。

当马局长说明了来意,思艺的脸一下变得苍白。之前,她只听爸爸说,要见一个大学老师,好为他以后铺路,没想到这大学老师,竟然是詹心,难道她又要抄他的题不成?

整个饭局变得非常僵硬,就好像是李老师和马局长俩人在吃饭,其他人都成了空气。最后,詹心没收马局长的钱,不过,他答应让思艺抄,马局长笑了笑,哪有光答应而不受钱的。他早看出詹心和女儿关系不一般,于是,就借故离开,并托女儿把钱给詹心,这样他也放心。

他们走后,思艺打开信封,什么!竟然是一万块钱!

“詹心,一万块钱,买你的题,值了吧?哈哈!”她说。

“值!换作别人,肯定值咯!”他说。

“会不会说话?!难道我就不值一万块了。”她说。

“抄吧,抄吧,你抄我的题,求之不得呢。”他说。

“大坏蛋,再诱惑我犯罪,把你拉出去斩了。”她说。

“斩呀,你来斩呀,你不抄,我给别人抄。让你考个鸭蛋,没脸见你祖宗。”他说。

“我又不需要传宗接代,管它呢!”她说。

“难道你以后都不生小孩啦,断子绝孙?好可怕。”他说。

“滚!生也不和你生。”她说。

05

高考前一天晚上,那个之前因抄题给詹心买盒饭的三个同学,请他撸串,一来,释放压力,二来,马上要毕业,希望能尽释前嫌,忘了以前的过节,毕竟同学一场。

那晚不敢吃太晚,第二天还要考试呢,串儿吃了一半,就各自回家了。詹心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思艺,睡不着,打开手机聊了一会儿,就相互道别晚安。

凌晨两点的时候,正在睡梦中的詹心突然感觉一阵肚疼,十分剧烈,立马跑向厕所。来来回回几趟,已经是凌晨四点,肚子彻底被解放了,他在屋子里找消炎药,也不敢大声了,怕把爸妈吵醒了。最后,没找到。忍着虚脱睡了。

第二天,语文考试时,他早上根本没吃饭,因为怕万一憋不住,拉在考场了,太丢人。语文本来就难,再加上脑子缺氧,他迷迷糊糊的,指挥不了手指头,作文写了一半,考试就打铃结束了。

下午是数学,更糟糕。因为中午太饿,吃了太多,下午数学开考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开始憋尿了,那酸爽一阵儿一阵儿的。他还要时不时回头看看思艺,给她做一些暗示,让她抄题。

詹心的表情在说,你抄点儿吧,多少抄点,我前二十分钟做的题,肯定没错。他往左手臂下移动了答题卡,可回头见思艺一点动静也没有。

忽然,监考老师不知何时出现在詹心的右边!敲他桌子,轻声并严厉地说,注意!注意!当场就把詹心吓尿了,真……真尿了!

后来,他再也不敢往后看了,只管将答题板,一步步往左挪,它都快掉桌子下边了。其实,詹心这样内心挣扎,加上肉体的折磨,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思考,所以,后面的答题,他也只是捡了几道简单的做做,意思意思。

终于,铃声响了,詹心扭头时,恰好与思艺四目相对,只见思艺满意地笑了,这笑让詹心害怕极了。不过,糟糕的还在后面。

在事后,对答案的时候,詹心发现了问题,他涂抹答题卡的时候,太紧张,把题号看错了。他立马跑着去找思艺,思艺抄了他的错题,毁了她的前程,他将后悔一辈子!

“思艺,你对答案了吗?”他担心地问,心快跳出来。

“对过了,你怎样?”她也担心地问。

“你,选,你选择题,是不是错完了?”他胆战心惊,可控制不住要问。

“没啊,怎么了?怎么可能全错了。”她不解地说。

“那你抄没抄我的题?”他手心的汗在指尖流。

“傻瓜,我数学考那么好干嘛?你语文也不好啊,咱俩不差上下的,挺好,再说,监考那么严,我害怕得头也不敢抬呢。”她解释说。

“那,那就好,那就好。”詹心说完,瘫痪在地上,前一秒释怀,后一秒立刻崩溃了,竟当着思艺的面,抽泣起来。

思艺一下蒙了,怎么不抄他题,还哭了,又想想,便安慰他说,别怕,心,我不会离开你的,高考后,也不会,咱们平均成绩差不多,谁也不让谁,不会离开的,绝不会。

听完思艺这翻话,詹心哭得更凶了,他考试那两天拉肚子,和没考一个样,本来指望数学能提分,因为语文英语不好,可现在他落后了,意味着只有思艺能上大学。

而他就要离开她了,可能复读,可能上大专,但终究不能再和思艺在一起了。

考试成绩下来后,詹心已经躲着思艺躲一个月了,思艺找不到他,不过,他肯定会回来查成绩的,思艺坚持着,冒着炎热,在校门口等他,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没人来。

就在思艺收拾下准备回家时,一个戴棒球帽的小子,闪现在校门口,一晃身子,进了校园。思艺通过余光,明显感到一股熟悉的影子,她扭头,迈大步,扑上去,死死地抓住了那小子,把他摁倒在地。

结果不是,思艺大骂,大白天穿这么隐晦,要死啊。小子吓跑了,怎么遇到这么泼辣的校友。

正当思艺失望地扭头要走,一个黑高儿迎面,顶到她的鼻尖。他胸口宽广,把她挡的严严实实,她一动不动盯着他的胸,慢慢,笑了。

黑高儿终于把她抱紧了。

思艺考上了三本,而詹心落榜了。思艺说,她不会去上大学。詹心问,为什么。她说,她还没抄到他的题。他说,他还会拉肚子,题错完了。她说,没事,陪你一起错,直到你对了为止。

电话响了,是马局长,“喂,思思,别有歪心思啊!赶紧回来报考吧,三本也是本啊,不影响考研,快回来,我给你钱……”

思思扔了手机,和詹心相拥在校园的夕阳下,有股浓浓的丁香花味扑来,整个校园复活了一般。

–END–

原创/月上三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