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凌想
來源:凌想親子心理(ID:lingxiang127)

開始閱讀今天這篇文章前,請大家先做一個選擇題。


當孩子哭鬧不止時,你會怎麼做?


A.覺得孩子大驚小怪

 例如:有什麼好哭的?至於嗎?


B. 轉移注意力

  例如:哎,你看,電視上在演什麼動畫片?


C. 通過讓孩子產生羞辱感,制止他哭

  例如:別哭啦,這么大孩子,還為這點事   哭,真丟人。


D. 講道理


E. 給建議


F.   以上都不管用時,只好祭出絕招:吼。


你的選擇是              

相信媽媽們都是複選,尤其是F項,應該是很多媽媽的必選項。


沒辦法,怎麼說都不聽,最後只能靠吼來壓制住。


結果呢?孩子是不哭鬧了,但是也很不開心,媽媽更是又煩躁又自責。


處理孩子的情緒,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有,而且不止一種。


這個周末,我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實踐了一把,效果還不錯。


先說過程,再說體會。

這個周末,本來說好一家人去山裡野營,早上,我忙著收拾東西,橙子在自己的屋裡忙著寫作業,還有一個小時就出發了。


好巧不巧,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大姨媽來了。這下,我肯定不能去野營了

橙子爸爸給我一個無奈又同情的眼神,意思是:這個壞消息,你去和橙子說吧。沒辦法,我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等橙子興沖沖地跑出來宣告寫完作業了,我說:「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來大姨媽了,不能和你們一起去野營了。」


橙子措手不及,又氣又急,大哭起來:「不行,你去,你必須去!」


橙子不是個愛哭鬧的孩子,一般都很通情達理,這次反應這么強烈我也理解,是以往有過類似的情景,是他的一個小陰影,這次我又臨時不能去,一下子激發了他的情緒。


試圖解釋,橙子不聽,只是一個勁哭著說:「不行,你必須去!」


橙子爸爸告訴他:事情都是有變化的。橙子尖叫著制止:「別說啦,我不聽!」


我知道橙子正在情緒中,此時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於是就摟著他,一下一下撫摸他的背,告訴他:「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想哭是正常的,想哭就哭一會兒吧。」


橙子聽了,哇地哭得更厲害了。


我知道哭得厲害是正常的,所以也不著急,只是陪著他,時不時地回應他幾句。


態度溫和,但中心思想是很堅定的:我不能去。


漸漸地,橙子由大哭變成了抽泣,情緒漸漸平靜了一些。


我開始給他講:大姨媽到訪期間要特別注意身體,要注意休息,不適合去爬山野營。等下次,咱們再一起去。


橙子爸爸發揮了隊友的作用,和他說起野營有多有趣,晚上會給小朋友們講故事,還可以去看一個住在山洞裡的叔叔,他養了好幾條大狗,他們晚上睡覺時,大狗就在旁邊保護他們,等等等等。


橙子慢慢動心了,基本接受我不能去的事實了,但他還不太甘心,時不時哼唧著說:「媽媽,你一起去吧。」


我說:「嗯,我知道,你特別想讓媽媽去。你是不是想:這是怎麼回事啊,本來說得好好的要去野營,結果寫完作業出來,媽媽又說不去了,這變化也太快了吧,這算怎麼回事啊?」


我的話戳中了橙子,橙子咧咧嘴又想哭


我尋思著,共情也共了,道理也講了,需要調動一下情緒,活躍一下氣氛了。


我說:「剛才,是你的動物腦佔了上風,它一直喊:不行不行,媽媽必須去!現在呢,理智腦通過理智的分析,明白媽媽這次肯定去不了了。但是理智腦的力量太弱,現在,讓理智腦出招,把動物腦打趴下。」


我假裝一拳打出去,把橙子給逗笑了。


他和我對著干:「現在理智腦說了:媽媽要去,媽媽必須去。」


我說:「不對不對,這還是動物腦說的,看來動物腦還沒暈過去,來,理智腦再打它一拳。」


橙子就笑:「不對,就是理智腦說的:媽媽必須去。」


橙子有時會學熊二說話,剛才這句又有點熊二的調調。於是我說:「這不是理智腦說的,這是熊二說的。」


橙子就哈哈笑。


笑起來就好辦了。


我問:「你早上也沒怎麼吃東西,你是打算現在就走,還是吃點東西再走?」


橙子想了想:「吃點東西再走吧。」


哦耶!這就算是同意了。


這時,橙子還在床上賴著,我又抻胳膊扽腿地把他「收拾」下了床。


這個收拾的過程既是我們之間的遊戲,也是感情連接的過程,橙子很享受被當做包裹滾來滾去地被「收拾」。


下了床,這個小風波基本就過去了,整個過程用時一個小時。


橙子開開心心地和爸爸去野營了,時不時給我傳來小視訊,摘杏摘野櫻桃看大狗聽故事,玩得不亦樂乎。

對於這次的處理方式,我自己還是比較滿意的。藉著周末,我把這件事做了復盤。


我發現,做到這幾步,基本上就可以解決孩子的哭鬧問題。


第一步:共情和陪伴


當孩子正處在情緒中,大腦中的杏仁核被激活了,抑制了大腦皮層發揮作用。而大腦皮層主管理性,當它被抑制,自然是聽不進任何道理的,說了也白說,甚至還起到反作用。


我們能做的,就是共情,就是「看見」孩子的感受。


接納他有這樣的情緒,進而幫他把感受表達出來。


這就是共情。


當一個人的感受被「看見」,他的情緒就會像被戳破的氣球,迅速撒了氣。


很神奇?是的,就是這么神奇。


當你說出孩子的感受,孩子可能會哭鬧得更厲害,沒關系,這是被「看見」後的委屈發泄出來了,是正常的。


陪伴離不開耐心。



第二步:分析利弊講道理


當情緒漸漸平復,杏仁核活化程度降低,大腦皮層開始發揮作用,理智歸位。


這時候,就可以給孩子講道理了。


因為現在孩子能聽得進道理了。


他會接受現實,分析利弊,選擇判斷哪個選項對他來說更有利,而不是像剛才那樣油鹽不進,蠻不講理。


注意哦,千萬別講大道理。而是站在孩子的視角,讓他理解為什麼會這樣做。


同時,提供具體的事實,為他的決策提供輔助參考。

第三步:用幽默調節氣氛


孩子明白了道理,理智上知道了怎麼做更合適,但是,情感上可能還拐不過彎來,還有些別著勁。


這時,就可以適當地開個玩笑,幽默一下,把孩子逗笑


笑起來,氣氛就緩和了。在開心的氣氛中,很多事就好辦了。



第四步:給出有限選擇


到第三步,其實問題基本上已經解決了,這時,可以給出兩個選擇,推他一把。


這個選擇是有講究的:每個選項都是你想要的結果,但需要由孩子做出自主選擇。


這就是有限選擇。讓孩子感受到他對事情的掌控感。


還記得那個經典的提問嗎?


一家飯店的服務員以前會問顧客:您加不加煎蛋?(開放式提問)


後來,服務員將問題改成:您是加一個煎蛋還是兩個煎蛋?(有限選擇)


僅僅是選項的微妙變化,讓煎蛋的銷量大為增加。


這四步,並不是我預先想好然後按步驟進行,而是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做到的。


我覺得此時此刻需要說什麼、做什麼,就跟著感覺走


只是事後復盤,才總結歸納出來。


聽起來有點玄,其實,當我們把握了問題的本質,掌握了解決問題的心法,就可以做到無招勝有招。

這個本質,就是關系


問題解決後,我能感受到,橙子不僅恢復到之前的狀態,他整體的狀態是更加放鬆的、舒展的


  • 那種狀態,就像你在一個無條件接納和認可你的人面前的狀態。


    當你知道,無論你說什麼、做什麼,你丑你美,你好你壞,都是被允許的,都是被呵護的,你整個人就會舒展、放鬆下來。


此時的橙子就給我這種感覺。


那種感覺很微妙,就像一個小小的萌芽,但我能察覺到。


我也由此體會到,解決孩子的哭鬧問題,其實並不是單純解決某個具體的問題,而是要關注到問題背後的關系


孩子哭鬧,實際上要的是認可、是接納、是理解——我的需要被滿足,證明你是愛我的。


我只是用哭鬧來表達我的需要。


所以,當孩子感受到了被尊重、被接納,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我把決情緒問題歸納為三個層次:


第一層:只看到問題。問題沒有解決,家長變得焦慮。


第二層:只看到問題。問題貌似解決,其實是被壓制了,或是暫時被掩蓋、糊弄過去了。沒有觸及問題背後的關系,類似的事情還會一再出現。


第三層:既看到問題,也看到關系。從關系入手,問題解決了,親子關系也得到了加強。


所以,這次我最大的感觸就是,面對孩子的哭鬧,就像應對危機。


所謂危機,就是每一個「危」中都蘊藏著「機」,都蘊藏著轉化的力量


好的危機專家,不僅解決了問題,還抓住機遇,讓壞事變好事,更上層樓。


我們和孩子之間,也是如此。


再說心法


整個過程中,我有些吃驚地發現,自始至終,我的情緒都是非常平穩的,沒有因為橙子的哭鬧變得焦慮煩躁。就像一面鏡子,如實地反映出橙子的喜怒。


  • 他大哭,我想的是:哦,他哭了,我該做些什麼呢?


  • 我沒有想:他怎麼又哭了?他怎麼哭個沒完?


也就是說,他的每一個狀態我都是接受的,而不是抗拒的,認為他不應該怎樣怎樣。


存在即合理。


當我接受他的每個狀態,我就變得很平靜,就有了足夠多的耐心去陪伴他,有了足夠多的智慧去「看見」他,跟隨我的感受,做出恰當的反應。


其實,這種狀態對我來說也不是經常有的。以往遇到類似的情況,我多少也會有煩躁,需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再處理。


所以,我會對自己這次能如此平靜感到些微的吃驚。


我在想,為什麼能有這樣的狀態?


可能因為前幾天剛做完個人成長,內心情緒被疏通了很多。內在平靜了,就能夠接得住橙子的情緒。


就像一面玻璃。當玻璃是乾淨的,你看到的景物都是清晰的。當玻璃上沾滿了灰塵,你看什麼也都是臟兮兮的。


問題不在外面的景物,而在於玻璃。


由此想到,很多媽媽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焦慮不安,暴躁易怒,可能就是因為自己內心淤積的情緒太多了,外界一點小事就會讓自己失控。


所以,我們總說自我成長,讀書上課是一方面,通過冥想、諮詢、工作坊等方式疏通自身的情緒,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方面。


心清凈了,心穩了,才能生出定力,生出智慧。


這就是我說的心法。


所以,當孩子再哭鬧不已,除了ABCDEF這幾個常規選項,還可以試試這四個步驟。當你掌握了問題背後的實質、解決問題的心法,也許你會想出更多更好的辦法來。

作者簡介:凌想,橙子媽媽,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資深出版人。幫助千萬父母構建更好的親子關系。微信公眾號:凌想親子心理(ID:lingxiang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