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輛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着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不舍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

“當我決定退役的時候,我才會明白,其實結果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事情是在我退役的時候我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包括我的對手們,我為足球奉獻了一切,換來了一切榮耀。”

費爾南多-托雷斯,那個卡爾德隆的孩子,他是天生的贏家。他的故事,從00-01賽季開始,從馬德里競技的35號球衣開始,從西班牙乙級聯賽開始。

而最好的時間,是從02-03賽季開始,馬競重回西甲。那一年,18歲的托雷斯取得了13粒進球。03-04賽季,他成為隊史最年輕隊長。後面的故事他登陸英超,大殺四方。他卡爾德隆的孩子,變成安菲爾德的寵兒。最好的托雷斯,遇到了最好的傑拉德。

2011年的斯坦福橋便是這則故事的轉折點,那一年,他成了空門不進的小丑,費爾南多在斯坦福橋承受了太多之前從未有過的謾罵與壓力。可能人生就是這樣吧,在他最不如意的時候,卻獲得了職業生涯俱樂部榮譽的巔峰一一歐洲冠軍聯賽冠軍。

後來,他輾轉米蘭,他也重返卡爾德隆。曾經的金童帶着眷戀,回到了自己夢開始的地方。雖然再也未曾找回曾經大殺四方的狀態,但每個賽季開始的時候,可以看到那個9號金童,還站在球場,就很滿足了。

告別的這一天,或早或晚,終將到來,只是來的有些猝不及防。35歲的年紀退役,對於足球運動員,不早不晚,恰到好處。正如你的足球生涯,年少成名,閃耀安菲爾德,重傷之後,藍橋聖西羅黯然神傷,卡爾德隆涅槃重生,遠赴東瀛平靜收官。恰如人生,未必波瀾壯闊,卻又起起伏伏,斗折蛇行。

十八載風雨相隨,聖嬰曾劍破長空,威震天下。如今洗盡風塵,功成身退,稚嫩的臉龐不再年少,但你依然是我腦海里那個飄逸的金童,不再少不更事,更需負重致遠。

我就記得08年歐洲杯決賽的一劍封喉,你的足球生涯伴隨着我的青春歲月,青春在悄悄地流逝,但我依然熱愛足球,熱愛生活,熱愛父母,熱愛親人朋友,真誠的對待每一件事,每一個人。

陌上顏如玉,公子世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