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得到app、喜馬拉雅盛行的世界,

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因為高曉松下載了蜻蜓fm;

有多少人從《曉說》-《曉松奇談》-《曉說2017》再一路追到《矮大緊指北》;

又有多少人如我一樣傻傻地一次次被矮大緊文藝哭?

有人說眼看着他就這么大搖大擺活成了我想活的樣子……他(她)說出了我想說的話。

指北排行榜之十大美人結束了,胡慧中、林徽因、莫妮卡.貝魯奇、上學路上偶遇的女生、瑪麗蓮夢露、鞏俐、蘇菲瑪索、趙雅芝、小美人魚……,如數家珍的矮大緊唏噓感慨:

越年少時的情愫越是揮之不去,越年少時的惆悵越長留心底。

相信愛的年紀 ,

沒能唱給你的歌曲 ,

讓我一生中常常追憶。

都是那些年少的時光,

都是那些懵懂的時光,

都是那些在夕陽下,

希望有個長發女孩,站在你的對面然後無比地懂你的那些成長,

那些9月開學風吹開領口的時候,

相信一定會有愛情在等着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因為知道有人在等着你,所以充滿了惆悵和希望。

文青手冊之《少俠朴樹》,耳邊迴繞着《清白之年》的單曲循環,時光又把大緊帶回了十幾年前的那個季節,他說朴樹

就像是一個琥珀,被音樂凍住了,無論什麼時候他都像一個音樂蟲子,永遠被音樂包圍着。

談到朴樹與周迅當年的愛戀,兩個藝術家在一起,充滿了激情,但是燃燒的太燦爛了,也太快了……所以不能長久。

突然一天被兩大波刷屏信息弄醒。一波是撲天蓋地的新歌《平凡之路》,由於小朴已經是十年未出新歌,這一波故人歸來夾雜了無數長吁短嘆;繼而更大的一波巨浪襲來,周迅在杭州演唱會上當台公然結婚!

就在全世界都在為周迅祝福新婚幸福的時候,周迅在自己的朋友圈推送了朴樹的新歌《平凡之路》。

《那時花開》劇照

十五年前,小朴在《那時花開》會用十七種語言說我愛你,小周那會直直盯盯地看着鏡頭,彷彿看着自己如風的歲月,我那時候坐在監視器前面,為了那些從指縫中溜走的日子斷了心腸,那時候我也那麼年輕,那時候我們都堅信自己會有不凡的人生,滾滾紅塵,遺世獨立,如今我們都老了,平凡的如同路邊的樹木,雖然不再呼喊奔跑,卻默默生出許多根,記住很多事,刻下年輪,結出果實,偶爾有風吹過,思想起初來世界時的樣子,每個人都會被原諒。

閑情偶寄之華語音樂界大哥李宗盛,矮大緊說:

李宗盛可能是華語音樂最大的一口井,當這口井滋潤到那麼多滾石唱片當年的歌手的時候,他周圍其實形成了一片森林,枝繁葉茂。

羅大佑雖然nb,崔健雖然nb,周華健雖然nb,但是他們沒有把水滋潤別人,是滋潤了自己,李宗盛卻滋潤了別人。周華健、趙傳、張信哲、林憶蓮、辛曉琪……

這些年他偏安一隅,安心做他的琴,拒絕了《中國好聲音》等娛樂節目的高薪聘請。

專注做吉他的李宗盛

高曉松感嘆這是真正的匠人精神:

當你看到一個人從年輕的時候寫那些香艷的歌曲,後來慢慢寫一些人生的歌曲,到寫一些生命的歌曲,但最後慢慢不寫歌曲……

最後,矮大緊獻上為李宗盛大哥親手作詞作曲的致敬之作——《越過山丘》,楊宗緯低吟淺唱的演繹,直入心底。

一直以來總有人拿《奇葩說》裡面的羅胖跟高曉松比,我想,這怎麼比呀,

一個是宮里出來的王公貴族,什麼東西都是小時候耳濡目染、見過、把玩過的,自信、從容、鬆弛都是骨子裡的;

羅胖則是一個非常努力、非常努力的商人+知識分子,自信是自己拼了命才可以得到的。所以,他不能哈哈一笑,“這個我不懂”,“那個我不知道”,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力求含知量。這樣努力的樣子,不好看,但我們大多數人都需要這樣的努力來改變自己的處境。

高曉松在節目里講,他是他家文憑(清華大學)最低的。

現附高曉松家世:

外婆:陸士嘉,著名流體力學家、力學教育家,40年代的洪堡獎學金獲得者!

外公:張維,我國著名力學家、教育家,兩院院士。

母親:張克群,著名的建築學家,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的學生。清華大學教授。

父親:高立人,清華大學教授。

外舅公:施今墨,著名的中醫臨床家、教育家、改革家,北京四大名醫之一。

舅舅:張克潛,清華大學教授。

這樣的家世背景,讓我想起隨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這樣的人文藝起來,誰能受得了?

歡迎留言,針對這兩個長期霸佔我耳機的男人,你是喜歡巧舌如簧、不斷砸碎重建三觀的羅胖,還是更喜歡鬆弛、文藝的高曉松?或者你心中的十大美人?

#3459-小龍女#橙子學院碼字島

您好,我是小龍女,一個愛讀書愛寫字的金融界女子,如果您喜歡我的文字,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