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摊,似乎是每个夜市或“垃圾街”不可或缺的存在。这条街也不例外,仅仅在路的一端,就有三家烧烤摊同时营业。尤其到了夏天的晚上,烧烤摊的生意可以用“火爆”来形容。

烧烤摊相比其他小吃摊,算“豪华配置”了——有军绿色的防水可移动大棚,天气好的时候收起来,下雨时展开挡雨;有成套的塑料圆桌和塑料凳子;有摆满了新鲜食材的长冰柜;还有成箱成箱堆起来的啤酒。一堆炭火,一串生食,几撮调料,烧烤老板就能给你变出一盘盘美味。

“撸串去吗?”“走起!”——这是大家耳闻能详的对话,也是小伙伴间最默契的心灵感应。

凉风习习的的夏日傍晚,约上三五好友,点上一桌子的烤串和几瓶啤酒,敞开肚皮,放声高谈,吹吹牛,扯扯淡,上至天南海北,下至家长里短。吃烧烤,是不需要任何仪式感的,不像精致的日料,总要“正襟危坐”才能配得上那个氛围。烧烤,吃的就是那从烟火中冒出来的浓浓的人情味和江湖气息,没有人在意你是否举止优雅、光鲜亮丽,更没人在意你脚上的夹脚凉拖和身上的休闲大裤衩。

烧烤是一种多人聚会休闲娱乐的方式。每每到了毕业季,总是见到一群群的学生接踵而至。一群人围坐一圈,人数多就加凳子挤一挤。他们吃着花生米喝着啤酒聊著过往,更多的是憧憬美好的未来,想像著毕业后到四方去闯荡、去大展身手。开始往往很热烈,喧闹嬉戏,推杯换盏,女生叽叽喳喳,男生爽朗大笑。烧烤过半,随着有人喝的微醺,在酒精的作用下离愁别绪涌上心头,开始有人小声啜泣,继而大家的情绪也被感染,互道依依不舍,更甚者开始抱头哭泣、互诉衷肠。这是最单纯的学生时代啊!

熙熙攘攘的食客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附近高校的学生,但也不乏一些社会人士。有携全家老少好几口来吃宵夜的;有刚下班的房产中介骑着小电炉载着同事来果脯的;有附近美发店的“洗头小哥”、“迎宾小妹”组团来聚餐的;有腻腻歪歪的小情侣借着茫茫夜色和烟火气掩护打情骂俏的;更有我这种住在附近时不时来打牙祭的。

有人调侃: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是的,跟伴侣吵架了心情不爽来吃一顿;职场上受委屈了怒火无处发泄来吃一顿;业绩提高了心情美美哒请朋友搓一顿……所有的心情都汇聚在烧烤摊上的酸甜苦辣咸五味当中。

藏在“垃圾街”尽头的烧烤摊,老板一双手灵活地翻滚著几十串肉串,滋滋的冒着香气,像变戏法似的在火上倒腾,那双挥洒调料的大手和空气中久久弥漫的肉香,是这里不可或缺的一道靓丽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