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烤攤,似乎是每個夜市或「垃圾街」不可或缺的存在。這條街也不例外,僅僅在路的一端,就有三家燒烤攤同時營業。尤其到了夏天的晚上,燒烤攤的生意可以用「火爆」來形容。

燒烤攤相比其他小吃攤,算「豪華配置」了——有軍綠色的防水可移動大棚,天氣好的時候收起來,下雨時展開擋雨;有成套的塑料圓桌和塑料凳子;有擺滿了新鮮食材的長冰櫃;還有成箱成箱堆起來的啤酒。一堆炭火,一串生食,幾撮調料,燒烤老闆就能給你變出一盤盤美味。

「擼串去嗎?」「走起!」——這是大家耳聞能詳的對話,也是小夥伴間最默契的心靈感應。

涼風習習的的夏日傍晚,約上三五好友,點上一桌子的烤串和幾瓶啤酒,敞開肚皮,放聲高談,吹吹牛,扯扯淡,上至天南海北,下至家長里短。吃燒烤,是不需要任何儀式感的,不像精緻的日料,總要「正襟危坐」才能配得上那個氛圍。燒烤,吃的就是那從煙火中冒出來的濃濃的人情味和江湖氣息,沒有人在意你是否舉止優雅、光鮮亮麗,更沒人在意你腳上的夾腳涼拖和身上的休閑大褲衩。

燒烤是一種多人聚會休閑娛樂的方式。每每到了畢業季,總是見到一群群的學生接踵而至。一群人圍坐一圈,人數多就加凳子擠一擠。他們吃着花生米喝着啤酒聊著過往,更多的是憧憬美好的未來,想像著畢業後到四方去闖盪、去大展身手。開始往往很熱烈,喧鬧嬉戲,推杯換盞,女生嘰嘰喳喳,男生爽朗大笑。燒烤過半,隨着有人喝的微醺,在酒精的作用下離愁別緒湧上心頭,開始有人小聲啜泣,繼而大家的情緒也被感染,互道依依不捨,更甚者開始抱頭哭泣、互訴衷腸。這是最單純的學生時代啊!

熙熙攘攘的食客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附近高校的學生,但也不乏一些社會人士。有攜全家老少好幾口來吃宵夜的;有剛下班的房產中介騎着小電爐載着同事來果脯的;有附近美髮店的「洗頭小哥」、「迎賓小妹」組團來聚餐的;有膩膩歪歪的小情侶藉着茫茫夜色和煙火氣掩護打情罵俏的;更有我這種住在附近時不時來打牙祭的。

有人調侃: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一頓燒烤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頓。是的,跟伴侶吵架了心情不爽來吃一頓;職場上受委屈了怒火無處發泄來吃一頓;業績提高了心情美美噠請朋友搓一頓……所有的心情都匯聚在燒烤攤上的酸甜苦辣咸五味當中。

藏在「垃圾街」盡頭的燒烤攤,老闆一雙手靈活地翻滾著幾十串肉串,滋滋的冒着香氣,像變戲法似的在火上倒騰,那雙揮灑調料的大手和空氣中久久彌漫的肉香,是這裏不可或缺的一道靚麗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