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一張少年張良玩魔術的圖片。連張良也玩起了魔術,對於玄機執著於自嗨式的魔術梗實在不想置評。我只對張良的新模感興趣。

圖片中少年張良較之前的模,顯得年紀大了一些,更像是成年人,而非少年了。

回歸正題。

縱橫合縱連橫殺死了玄翦。隨著玄翦的身亡,魏庸不但解除死亡威脅,並且再立一功,被魏王正式任命為魏武卒的掌權人。

縱橫為了大局,被迫殺死了令人同情的玄翦。他們沒有懲奸除惡,反而替姦邪之人除去絆腳石,助他走上權力之巔——對此,縱橫十分無奈。

尤其對於善惡分明的小師哥,他更加憤怒。面對魏庸的道謝,蓋聶緊握劍柄,手指卻在顫抖。小師哥此刻的內心恐怕恨不得一劍殺死眼前這個卑劣的小人。

來時興奮,走時迷惘,縱橫帶著滿腔疑問,踏上回鬼谷的路。

可憐地玄翦一直保持著跪地垂首的姿勢,沒有任何人關註他。

等到縱橫走後,羅網殺字一等的乾殺從角落走出,他走向玄翦——羅網沒有放棄玄翦,因為他們覺得玄翦這個殺器還有利用價值。

一體兩面,乾殺和巽蜂果然是一個人。

羅網重鑄了玄翦,至於用了何種妖術,不必深究。如果一定要深究,可以參考被百步飛劍殺死的無雙鬼(也許和玄翦一樣,兩人都還有一口氣在)他後來被改造成為了機關無雙。既然公輸家可以把將死之人改造成機關人,陰陽家可以創造傀儡人,那麼羅網自然也可能有其妖術來重鑄沒有靈魂的殺器。

既然看的是玄幻動畫,就不要太較真了。總之,玄翦被重鑄,失去了記憶,他成為了羅網沒有靈魂的殺器,繼續執行他殺手的使命。

羅網在重鑄玄翦的同時也重新鍛造了玄翦的白劍。黑劍被沉塘後可以尋主,那麼白劍鎮魂,它是不是也可以起到穩定亡靈的作用呢?

乾殺在玄翦被重鑄後,成為了玄翦的手下,協助或者說監視玄翦,和他一起執行羅網的任務。

乾殺原是掩日的手下,掩日能製造晝暗的效果,陰盛則陽滅。看來重鑄並控制玄翦的人應該是掩日。

玄翦在記憶混亂時,所殺的人都被他認為是仇人魏庸。執行任務變成了不斷重復的復仇。但是精神陷入分裂的玄翦也有清醒的時候,一照鏡子,他就會蘇醒。

執行完殺死長安君成蟜的任務後,玄翦蘇醒了。得知重鑄真相的玄翦殺死了乾殺,他也因此成為了八玲瓏的本體。

之後玄翦為了修煉最強劍道,變成了嗜殺的惡魔。

魏家莊修行,縱橫帶著一肚子疑問回到了鬼谷。

本次修行,鬼谷子考驗的是縱橫師兄弟面對魏庸這個人品卑劣卻地位重要的臣子時如何「抉擇」。

出谷前,如何「抉擇」,蓋聶選擇「義」,衛莊選擇「利」。結果,他們最終全選擇了違背本心,保護魏庸的決斷。蓋聶違背了自己「義」的原則,衛莊的「利」在魏庸投靠羅網後也變成了虛幻。

正如鬼谷子所言,他們的選擇是為了得到老師的贊賞。因為縱橫知道鬼谷派所謂的「抉擇」是不重生死,不論對錯的,所以縱橫認為保護魏庸對大局有益,就是正確的答案,雖然他們的內心是不認可、懷疑的。

縱橫不明白「抉擇」的是非對錯標準是建立在客觀而非主觀的標準之上的,也就是說對錯標準是發展變化的。此時的魏庸人品低下卻是平衡天下的支點,彼時的魏庸又變節投靠了羅網,成為反秦的阻力。

任何問題都沒有不變的答案,只有承擔後果的抉擇。

小師哥真可愛!當得知魏庸投靠的羅網,一直沉著臉的他終於眼含喜色了。

這一下,他終於可以對這無恥小人動手了!

面對變幻莫測的亂世,鬼谷子讓弟子們不要顧忌前輩和世人的選擇和眼光,去創造答案,走出自己的道路。

值得註意的是,面對鬼谷子的循循善誘,衛莊得出的是「走出一條新路」,而蓋聶說的卻是「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走出新路,意味著衛莊對鬼谷之道只存創新之念,他的選擇最終還是無法脫離鬼谷派的根本原則;

走出自己的路,意味著蓋聶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選擇離開鬼谷。他的理想終究和鬼谷派的不同。

玄翦為了復仇成為了嗜殺的亡靈,縱橫殺死了玄翦卻也給他報了仇。

縱橫將魏庸勾結羅網的證據交給了信陵君,魏庸最終失去了魏武卒。

對於醉心權力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失去權力更大的懲罰了。這樣的復仇遠比消滅他的肉體來得更痛快!

文/秦時嘯歌於2019.07.01日22時05分

首發微信公眾平台:嘯歌雜譚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