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一张少年张良玩魔术的图片。连张良也玩起了魔术,对于玄机执著于自嗨式的魔术梗实在不想置评。我只对张良的新模感兴趣。

图片中少年张良较之前的模,显得年纪大了一些,更像是成年人,而非少年了。

回归正题。

纵横合纵连横杀死了玄翦。随着玄翦的身亡,魏庸不但解除死亡威胁,并且再立一功,被魏王正式任命为魏武卒的掌权人。

纵横为了大局,被迫杀死了令人同情的玄翦。他们没有惩奸除恶,反而替奸邪之人除去绊脚石,助他走上权力之巅——对此,纵横十分无奈。

尤其对于善恶分明的小师哥,他更加愤怒。面对魏庸的道谢,盖聂紧握剑柄,手指却在颤抖。小师哥此刻的内心恐怕恨不得一剑杀死眼前这个卑劣的小人。

来时兴奋,走时迷惘,纵横带着满腔疑问,踏上回鬼谷的路。

可怜地玄翦一直保持着跪地垂首的姿势,没有任何人关注他。

等到纵横走后,罗网杀字一等的干杀从角落走出,他走向玄翦——罗网没有放弃玄翦,因为他们觉得玄翦这个杀器还有利用价值。

一体两面,干杀和巽蜂果然是一个人。

罗网重铸了玄翦,至于用了何种妖术,不必深究。如果一定要深究,可以参考被百步飞剑杀死的无双鬼(也许和玄翦一样,两人都还有一口气在)他后来被改造成为了机关无双。既然公输家可以把将死之人改造成机关人,阴阳家可以创造傀儡人,那么罗网自然也可能有其妖术来重铸没有灵魂的杀器。

既然看的是玄幻动画,就不要太较真了。总之,玄翦被重铸,失去了记忆,他成为了罗网没有灵魂的杀器,继续执行他杀手的使命。

罗网在重铸玄翦的同时也重新锻造了玄翦的白剑。黑剑被沉塘后可以寻主,那么白剑镇魂,它是不是也可以起到稳定亡灵的作用呢?

干杀在玄翦被重铸后,成为了玄翦的手下,协助或者说监视玄翦,和他一起执行罗网的任务。

干杀原是掩日的手下,掩日能制造昼暗的效果,阴盛则阳灭。看来重铸并控制玄翦的人应该是掩日。

玄翦在记忆混乱时,所杀的人都被他认为是仇人魏庸。执行任务变成了不断重复的复仇。但是精神陷入分裂的玄翦也有清醒的时候,一照镜子,他就会苏醒。

执行完杀死长安君成蟜的任务后,玄翦苏醒了。得知重铸真相的玄翦杀死了干杀,他也因此成为了八玲珑的本体。

之后玄翦为了修炼最强剑道,变成了嗜杀的恶魔。

魏家庄修行,纵横带着一肚子疑问回到了鬼谷。

本次修行,鬼谷子考验的是纵横师兄弟面对魏庸这个人品卑劣却地位重要的臣子时如何“抉择”。

出谷前,如何“抉择”,盖聂选择“义”,卫庄选择“利”。结果,他们最终全选择了违背本心,保护魏庸的决断。盖聂违背了自己“义”的原则,卫庄的“利”在魏庸投靠罗网后也变成了虚幻。

正如鬼谷子所言,他们的选择是为了得到老师的赞赏。因为纵横知道鬼谷派所谓的“抉择”是不重生死,不论对错的,所以纵横认为保护魏庸对大局有益,就是正确的答案,虽然他们的内心是不认可、怀疑的。

纵横不明白“抉择”的是非对错标准是建立在客观而非主观的标准之上的,也就是说对错标准是发展变化的。此时的魏庸人品低下却是平衡天下的支点,彼时的魏庸又变节投靠了罗网,成为反秦的阻力。

任何问题都没有不变的答案,只有承担后果的抉择。

小师哥真可爱!当得知魏庸投靠的罗网,一直沉着脸的他终于眼含喜色了。

这一下,他终于可以对这无耻小人动手了!

面对变幻莫测的乱世,鬼谷子让弟子们不要顾忌前辈和世人的选择和眼光,去创造答案,走出自己的道路。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鬼谷子的循循善诱,卫庄得出的是“走出一条新路”,而盖聂说的却是“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走出新路,意味着卫庄对鬼谷之道只存创新之念,他的选择最终还是无法脱离鬼谷派的根本原则;

走出自己的路,意味着盖聂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选择离开鬼谷。他的理想终究和鬼谷派的不同。

玄翦为了复仇成为了嗜杀的亡灵,纵横杀死了玄翦却也给他报了仇。

纵横将魏庸勾结罗网的证据交给了信陵君,魏庸最终失去了魏武卒。

对于醉心权力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权力更大的惩罚了。这样的复仇远比消灭他的肉体来得更痛快!

文/秦时啸歌于2019.07.01日22时05分

首发微信公众平台:啸歌杂谭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