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將軍府之後,事情的走向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應招刺客的玩家並不在少數,陸雲傑是根本不會單獨接待我們的,不俗的獎勵之下,像我這樣想來碰碰運氣的玩家太多了。但人人都矇著面,也不知道是為了增加神秘感還是真的有兩把刷子!反正我覺得是裝樣子的居多,怎麼可能這么多人全是高手?

  我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的站在人群里,衣服上還掛着斑斑血跡,小平頭也很是出彩,許多玩家看到我這么一號,都扭過了頭,極有可能是羞於與我為伍!

  沒想到在這裏還碰到一個熟人,刺客十七依舊穿着那身衣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我站在人群後給他發了個消息:「你來塞外是領了玩家刺殺任務,還是專門過來做這個刺客任務?」

  等了一會之後,刺客十七回道:「塞外?怎麼可能?我在津門呢,認錯了吧!」

  我踮起腳尖看看那身黑衣,疑惑回道:「真的是你呀,哦,我知道了,你是在做任務吧,怕被人認出來?」

  刺客十七給我發了個坐標道:「這回看清楚了吧,我人在津門呢!再說我黑衣黑面誰能認得出是我?」

  我悄悄的將那人截了個圖,然後發給了他,不大會刺客十七回道:「哦,這是我兄弟,刺客十九!」

  照他這個說法,他們的名字也就是一個代號而已,刺客家族可能有着無數刺客,但他又是怎麼從一張照片上便斷定這是刺客十九呢,他們的裝束完全是一樣的啊?我不由得又看了好幾眼,但真的什麼都看不出來。

  我今天諸事不順,眼下這場碰運氣也極有可能撲街,無聊的左顧右盼之間,一個武官過來,宣布試煉開始!

  系統切換場景之後,一幫玩家都被傳送到一個高塔前,看樣子是要試煉輕功,我的內力絕對算是可以,再加上蹬雲步跳高的話,我應該算是那種出類拔萃的吧!

  但事情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玩家是一個接一個輪着上去的,第一個玩家的輕功也還不錯,雙腳一併就直躍而起,但僅僅是一瞬間後,高塔里就射出許多飛箭,那玩家用兵器抵擋了三兩支就被射成了刺蝟!

  掉下來的樣子很是可怖,牙籤肉都沒有這么囂張!

  在落地的瞬間他已經化為白光,直奔復活點而去了,這一下着實嚇了我一跳,誰能想到這試煉都來真的,可是後悔已經無用,只能咬着牙上了。

  當然接下來也有臨陣退縮的,但會被系統扣除相當大的一部分金錢,我看看自己身上那幾千兩心想死就死吧,千萬不能被扣了,畢竟像我本清純和撩那樣的有錢人不多,平白給我錢的更不多!

  大部分人馬都在這高塔前折戟沉沙了,輪到刺客十九的時候,他並不像其他玩家那樣直接使了輕功向樓上跳去,而是像個體操運動員那般,輕輕一跳就抓住了一層的房檐,然後腰腹用力,一個空翻便跳上了二層,這樣做明顯很有效果,窗口射出的飛箭根本射不中他,偶爾一支射來都被他輕松躲過。

  高塔一共九層,等他翻到第九層的時候,那裡開着一扇窗戶,他很輕易的就鑽了進去,自始至終他連兵器都沒有出,看來這些玩刺客的都有真本事,想來刺客十七也不是那種浪得虛名之輩。誰也不知道裡邊有什麼,但接下來的人都開始用這種方法,但是輕功和身體的協調性太差,照貓畫虎之下依舊被飛箭射了下來。

  很快便輪到我上場了,身後好幾個玩家都噓了幾下,我這樣子是有點像打醬油的,但算算距離之下,我卯足了之下,蹬雲步一躍而起!

  我還是第一次用極大的內力催發蹬雲步,猛然間的發力之下,是我嗖一下的便飛向了天空,那速度太快我根本沒有機會調整角度,但完美的速度卻讓一支飛箭都沒有追的上我的身影!

  好處是我沒受一點傷害,壞處是我跳的比高塔還高,呃,當然我落得就更快了!

  終於落地之後,我差點羞得抬不起頭來,如果說我真的做了點什麼的話,那就是我僅僅跳了一下,從哪升起然後從哪落下。。。。。。

  天啊,丟人敗興吶!

  我無地自容的蹲在地上,琢磨着要不要再來一次,一個蒙面玩家卻往前擠了擠,湊到我跟前問道:「這位高手,那第九層究竟有什麼,難道像你這樣的高手都不敢進去?」

  這哪跟哪啊?

  等等,他叫我高手?難道是我那原地跳高驚艷了他們,我羞得站不起來反而是在沉思?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了!

  懶得理他,連這點眼力勁都沒有還玩什麼刺客呀,看看旁邊有個斜坡,我兩個助跑過去,雙腳一點再一次呼嘯而起!

  塔里射出的飛箭追不上我的速度,我甚至有了在半空之中抓一支箭的想法,但飛箭眾多,終是不敢,另外速度太快等我反應過來之時,已經到了塔頂,我心想着先找個地方站穩,然後再下去,但誰曉得這頂上坡陡的厲害,中間還立着一根小尖,像是個避雷針似的,分外兇殘;而我好死不死的正好朝着這尖落了下去!

  究竟是屁股重要還是臉面重要,大部分人會選擇臉面,但屁股和臉都是自己的,戳哪都是我的肉啊,並且這種痛看着就讓人心有餘悸。

  我沒有考慮的時間,只是猛然間運起內力撥拉了兩下腳,想讓自己的屁股離那個東西遠一點,但就這么一撥拉,我的身體竟然又往上竄了一截!

  這一下完完全全震驚了我!

  蹬雲步!

  難道這才是這門輕功的真正使用方法?

  再次落下後,我身體一讓,轉而雙手抱住了那把鋒利,保存了自己的菊花,若是被這根粗壯奪了粉嫩,想想該是一種多麼痛的領悟啊。

  抱着這根執着的時候,我突然間很是想開懷大笑,沒想到蹬雲步居然真的可以蹬雲,無處借力之時,僅靠自己的雙腳觸碰便可繼續使用輕功,這若不是絕學,那還有什麼可以成為絕學?

  我清楚的記得,青衣人傳我功夫時候說過,你的資質一般,我便送你一本輕功,用來保命!

  他說自己可以縱橫天下,一件他說可以用來保命的東西,怎麼可能簡單?

  只是這資質一般,他卻說的極對,這樣一本極限輕功,我卻玩了這么久才發現它的不一樣,實在是暴殄天物。

  但開心還是佔了更多,可在我抱着這東西笑的止不住的時候,系統提示到:「玩家飲一瓢請盡快回到試煉任務,否則一分鐘之後系統強制退出試煉任務!」

  我趕緊放開手,坐着琉璃瓦滑到房檐前,趴着身體往下看了幾眼,正好一個玩家正跳了上來,結果被我這大好腦袋突然伸出來一嚇,一個運氣不穩險些掉落下去。

  我自知理虧,趕緊一個翻身下去,將他一把拉了回來,窗口就在我們附近,他矇著面看我一眼後,也不說話,率先鑽了進去,我隨後也跳了進去。

  不想刺客十九正坐在裡邊喝茶呢,看到我們兩個進來也不說話,塔里站着一位武官看到進來的我們,說道:「歡迎兩位通過第一次試煉,請坐下休息一會!」

  說完,就為我們倒上了茶,我搞不明白他的意思,正好也有點口渴,張口將一杯喝完後,覺得太少,又自己倒了一杯喝完。

  被我嚇的那位卻只是將面巾撩起嘴唇往茶杯上碰了一下便放下了,僅僅出於禮貌,那杯茶根本一口未喝。

  看來他不渴!

  我閑着沒事,就開始自飲起來,不大會一壺茶就見了底,我剛剛喝完,那茶杯往下一放之後,又有一個玩家從窗口跳了進來。

  武官繼續為他倒上了茶,那玩家一看我剛放下杯子,便也撩起面巾一口將茶幹了。

  等了大概有十分鐘,再不見有玩家進來,我正想着站起來問問武官,試煉結束了還是需要繼續等待下一場試煉開始,卻不料雙腿根本站不起來!

  我靠,那茶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