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末,為了買房子,我們四處舉債。我一哥們特別仗義,毫不猶豫地借給我們五千元錢。我們那時都是拿死工資的人,在小縣城裡每月不到一千的工資,刨去基本生活必需品,每年也省不也幾個錢來。於是我們用兩年的時間才還清了我那哥們的錢。

借錢的時候是打了借條的,還錢的時候因為不是一次還清的,也沒想那麼多,就忘了把借條拿了回來。我們逐漸把這事給淡忘,前年,我那哥們的老婆突然拿了這么一張5000元的借條來找我,說我還欠着他們的錢呢。

當時,見了借條,我一下都沒想起整個事情來,以為自己的的確確地借了她的錢。時間過去太久遠了,我還真給蒙住了。後來,慢慢回憶起來,方才將來龍去脈理清。我跟她說,這錢我們早還了,只是沒把借條拿回來而已,不信問她老公,他應該是一清二楚的。

她居然說,沒用。因為她與我那哥們早已離婚了,一切外債都歸她。前幾年沒找我們,是因為她一直在外面。現在回來了,就想着把這事給了了。你說我怎麼跟她說得清這事,只好找那哥們問個清楚。誰想我那哥們也說記不太清了,錢的數目太小了,真是給忘了。

攤上這事,真叫人煩心。數目確實也不大,她也沒叫我還利息什麼的,該不該再給她呢。我為這事糾結了好幾天,最終還是決定再還給她5000元,就當破財消災吧。

沒過幾天,我那哥們又把錢給送回來了。他說,他記起來了,我們確實是還了這錢的。雖然虛驚了一場,但通過這一件事,讓我明白字據的重要性。人容易忘事,但立下的字據會幫你記住。

後來又碰到一件事,我房子搞裝修,請了我的同學幫做櫥櫃,總造價兩萬元。因為有了前次借錢的經驗教訓,雖然是老同學,錢也不是大數目,但我堅持訂了合同,每付一筆款都叫店裡經手的人簽了收款單據給我。

等工程做到九成時,老同學的合夥人他的弟弟找到我,說我這么久了還沒付過錢,叫我先按照合同付夠工程款的8成。我覺得甚是好笑,就拿出收款收據來給他看,告訴他我所付款一分未少。

原來,我那老同學與其弟弟明面上合夥,暗地裡不合,把款項都私自截留了,還跟他弟弟說手上的工程款沒有收到的,才出現那麼戲劇性的一幕。如果沒有收款收據,指不定有多遭心的事情出現呢。

後來,他們兄弟二人反目,有幾家用他家櫥櫃的房主們最終因手續不清,賬目不明,做到一半都收不了場。我不怕,我有合同在手,所付款項清楚明了,我的如期交房。

生活中,誰都有朋友,朋友講義氣,一時間義薄雲天,哪要什麼額外的東西做支撐。大放厥詞,說什麼“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可真到了事情的緊要關頭,還是白紙黑字來得真實可靠。而且也更容易維護朋友之情義。

金錢上的往來,最好的辦法,還是立字為據,對誰都有好處。相信我,沒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