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湛巍,來自山東濟南,是一名按摩師。我是1834期痛立止理骨術學員。

在痛立止培訓班6天的學習中,我覺得緊張而充實。以前我也學過其他正骨手法,雖然學得不精,但也略知一二。以前接觸的手法比較注重沖擊力,很多時候不敢用在顧客身上,擔心出現安全問題,所以用的很少,這是其一。其二是那些培訓班雖然講的方法多,但是評估較少,講原理的更少,這個也是我學回去不敢下手的原因。

相較而言,痛立止從原理講到評估,從評估講到復位手法,同時還配合軟組織松解,並且有助教老師手把手地教,非常難能可貴。中醫認為辯證大於治療,同理,評估永遠大於手法。因為評估不清晰又何談正骨?而痛立止就非常著重講觸診和評估,手法又輕柔,非常安全,打消了我不敢下手和其他的一些顧慮,從這點來講,這絕對是最實用的培訓。

在學習的過程中,我感觸最深的就是,其實很多在醫院看來的疑難雜症用正骨完全是可以調好的,關於這點以前我也聽人說過,但通過這次學習,我才真正信服。我個人的膝蓋有些問題,現場和大家相互練習的時候,經過調理,已經有很大改善。相信在後面的臨床中,這個技術會給我帶來更多的觸動。

在此,我還要感謝幾個人,首先感謝張老師無私的授課,然後還要感謝我的助教老師馬老師,以及孵德所有的工作人員,大家都超級負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