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從前的美好

我和小奇許願要上同一所國中,而且要在一個班。所以在國小升國中前一個星期,我們約定在一個小河邊,寫下願望在小紙條,放在小瓶子里,扔進緩緩流淌的小河裡。

「小奇,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好不好啊?」

「好呀,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姐妹。」

小孩子的想法總是很天真,很美好!在分班的那一剎那,我還在期待有小奇的名字在我名字後,可是一直到老師點名到最後,我們都沒有在碰見。在隨着排隊走進教室,我還在默默地張望四方……

後來我終於聽見了小奇的名字,但在四班的名單里。我們最終還是分開了……

我在二班,被分在一個班級還有兩個國小同學,可是國小我們的關系就沒有那麼好。小奇在四班,被分在一個班級里還有四個女同學。小奇人緣很好,很受歡迎,很快就和同學們打成一片。

而在另一班級的我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初到一個看似都陌生的環境,本來很瘋的我變的安靜了,新同學的熱情,我冷眼相對,時間一長同學們各自有了新的好朋友,而我卻還是獨自一個人。偶而下課的路上,我尋找著小奇的身影,卻怎麼也瞧不見。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同學對我的印象始終停留最初的樣子,他們都以為我是個內向,安靜,不太愛說話的女孩子。只有自己才明白,我本不是這個樣子,一切都源於我的自卑心理。為什麼會自卑呢?我好像從生下來就和別人不太一樣,我的眼睛是一個大一個小的,後來懂事才知道:醫學上把它稱為先天性上瞼下垂(俗稱肌無力),在加上我原本平凡的長相,黝黑的皮膚,不太高的個子……導致我的心理越來越自卑。

只要同學主動找到我,找我嘮嗑,本來很友好地打招呼,我不敢和我的同學們對視,和他們在一起,我總是低着頭,聲音很小,回應着他們的問答。

我害怕我的「另類」眼睛被他們發現,我害怕任何人異樣的眼光看着我,我害怕他們會好奇問我,「眼睛的問題」……各種各樣的想法在我腦袋不知過濾了多少回。然而,同學們友善想要幫助我的時候,我總是要逃避。

「小楠,你好呀,你怎麼下課從不找我們玩,我們一起啊?」

「……我還有…作業沒有做完呢,你們先聊奧」

然後隨之逃之夭夭,我始終害怕著在人群里,我害怕每個人的眼神,也許孩子們總是很天真好奇,可是我害怕他們對我的好奇。

久而久之,同學們也就疏遠了我,明知是自己作的,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怨,不知道為什麼。

一個人去上課,一個人去廁所,一個人自娛自樂……慢慢地,這成了我的生活狀態,我好像習慣了一個人。剛開始的時候,我會偷偷躲起來,我越過人群,一個孤獨走在安靜的路上。有熟悉的同學嘰嘰喳喳的走過,我也會偷偷躲起來,我害怕曾經熟悉看見我現在的樣子,我雖然本來就是這個樣子,但我也要面子的啊,我這樣想着。

有時碰見熟悉的同學「小楠,你在幹什麼呢?你怎麼一個人呢?你的同學呢?」

「嘿嘿,她們在後邊還沒下來呢,我在等他們。」

「嗷嗷,這樣奧,那我們先走了奧」

在他們走遠一段距離後,我才慢悠悠走在回去的路上,抬頭望着星空,害怕自己眼淚留下來。心想: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到底應該怎麼辦?

次日,回到班級,看着同學們嘰嘰喳喳聊著天,有時哈哈大笑,有時兩個人偷摸摸說著悄悄話。而我,沒有人理會自己,好像無形的空氣,任由我自由地飄走。

我想改變,自己真的受不了了。我回到座位,嘗試和旁邊的同學打招呼,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笑了,我在座位練習著微笑,正好前面來了一個同學,我要抓住機會:嘿,你好!同學也微笑回應我,可我明顯察覺這久違的尷尬,我們除了說一句話,就再也沒有了共同可聊的話題。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我也想跳出狹窄的圈子,可是卻怎麼也跳不出來了。

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我習慣和自己對話,我習慣了一個人學習,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去做好多好多的事情。

我知道了,原來一個人第一印象多麼重要,同學們的熱情被我的冷漠回應的失落,就再也不會主動找自己了。

我的所有心思花在我的學習上,我天真地認為只要我的成績上去了,同學就會對我刮目相看,也會注意到我。

我開始瘋狂的學習,可是學習的氛圍應該是愉快的,有討論,有交流。而我只是一個人默默地學,我不會問別人問題,我不知道怎麼和小夥伴一起學習。我一個人花費了很長時間,依舊也弄不懂一道數學題。

結果也沒有如我所願。我的成績依舊不上不下,而別的同學在歡樂訴求自己的快樂,自己好玩的事,分享著樂趣。

我默默地看着他們,我羨慕,我嫉妒,可我知道我已經錯失機會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回到家,我依舊開開心心和爸爸媽媽訴說著學校的趣事,其實我訴說的都是別人的趣事,和我沒有多大的關系,我就和爸爸媽媽說,那是我的經歷。我害怕家人家人為我擔心,畢竟我原本也是可以玩得很嗨的孩子,我要做個懂事的孩子,不要他們為我擔憂。

國中的樣子,我現在想起來都討厭,也許漸漸長大的我們會感覺沒有什麼,因為人都是自己成長起來的。可是對於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來說,應該是最痛的記憶了,因為小女孩都是習慣依賴著誰,才是當時最大的安全感了吧!

(後續的文章 ,一個女孩的蛻變,如果可以改變,只要你想,絕對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