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共有的认知里,衰老是生命永恒的节奏。外在看得见的衰老以及内在看不见的衰老状态,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加重,直到人类的死亡,它们才停止前进的脚步。人类终将会走向死亡,甚至是以疾病方式来宣告终结,因而执著的追求健康与长寿,甚至是长生与不朽。 在高度现代化的社会,长寿的需求似乎更为迫切,尤其是对资本高度集中的富人来说。为了以更健康的体魄与更长的寿命来享受财富,他们开展了无数的续命计划。

 富人斥巨资的“续命计划” 2016年12月,隐形很久的前首富陈天桥宣布给加州理工学院(CIT)捐了1.15亿美元,用于脑科学研究。而理由则是,43岁的前首富身体一直不好,脑子却依旧很好。

2018年5月, 四位富豪远赴乌克兰接受“胚胎干细胞治疗”, 试图抗衡自然规律,用钱去买健康买长寿。而接受此治疗, 一针价格将近60万,一个疗程400万。

 2019年5月底,港媒爆出赌王何鸿燊在打一种“补脑针”来维持大脑机能,几个月药物的花费高达亿元。 富人们用已掌握的巨大财富资本来追逐长寿命,同时又试图通过投资“续命长寿产业”来继续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 2012年,谷歌投资Calico 公司20亿美元,以实现其“挑战死亡”的使命。

 2016年,Facebook CEO小扎夫妇承诺出资30亿美元来消灭疾病。此外,常年盘踞华人首富榜首的李嘉诚花2000万美金投资了一家“长生不老药”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是一种NMN的前体。当时李嘉诚89岁,服用后感觉重返青春,所以决定重金入股。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则在2017年前就在抗衰老研究上投资了3.7亿美元。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和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联合投资了Unity Biotechnology,彼得·蒂尔坚信人类将在2100年前获得永生。而据美银美林今年5月初的报告显示,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是致力于延迟人类死亡的公司,2025年这个市场将达6000亿美元,人类的健康寿命将很快达到100岁。这些案例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但它们无疑在告诉我们,追求长寿与追求财富相得益彰,富人正在掌握更高的生命权。 追求长寿的权利只能是富人独享? 追逐长寿与健康,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价格高昂。

当资本高度集中在部分人手中时,社会必然会变得不平等。对普通人来说,几百万可能意味着一套房,一生的积蓄,但对富豪们来说,这不过是打一个响指的事情。所以,在追求年轻与长寿的道路上,富人永远抢占先机,走在前头。事实上,生命是人类共有的财富,人人都有追求长寿的权利。那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现代社会,人类共有财富真的只能为富人独享吗?

最有前途的抗衰关键物质NAD+ 早在1904年,英国生物化学家Arthur Harden就发现了人体内天然存在的神奇物质NAD+,并因此于1929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NAD+,全称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它最早为人们熟知的功能是参与生物体内的能量代谢过程。此外,NAD+作为底物调控细胞信号转导也吸引了科学家们的广泛关注。不过最令人兴奋的是,NAD+介导的信号通路对衰老的进程也发挥着重要的调控作用。 围绕NAD+抗衰老的研究共产生六位诺贝尔奖得主,国际各大顶级学术期刊也相继发表对NAD+抗衰老的研究。科学研究结果一致证实,NAD+是维持人体年轻态的最重要物质,可以显著降低线粒体衰变和修复受损DNA,延缓细胞的衰老过程,并因此改善人体长寿指数和一系列与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

 无数的科学研究证明,NAD+是现代社会最有前途的抗衰老关键物质。人体细胞的NAD+含量与活性会随着年龄增长及其他因素影响而下降,进而引起细胞变性、衰亡。只要及时针对性的补充NAD+,就能有效抗击衰老。在NAD+理论问世的十几年来,许多财团首脑、政要、富豪都对NAD+趋之若鹜。 不过NAD+价格极其昂贵,即便是廉价的NAD+价格也在100美元/g。且NAD+分子量太大,直接通过口服来补充的NAD+,是很难透过细胞膜进入细胞内部,从而对人体产生效果。

NAD+贵如钻石,无法吸收,这阻碍了普通人,也阻碍了富人的长寿路。 酶法制造NAD+推动研究进程,再生医学孕育抗衰产品 NAD+无法直接被吸收,于是科学家们开始从NAD+前体着手研究。研究证明,可以补充NAD+三个代谢循环的四类前体有烟酸、色氨酸、烟酰胺和NMN/NR。 但前三者在摄入量上都有一定的限制水准。而NMN 的分子结构直接阻止了它跨过细胞膜进入细胞内,不能直接被利用。 NR分子量小,完全穿透细胞膜不成问题。但难点是,口服没有经过处理的NR,会在经过消化系统时被大量消化代谢掉,同样不能直接口服运用。这也是不少NR抗衰老产业会没落的重要原因。

 NAD+抗衰老运用陷入两难之地,值得庆幸的是,酶法制造NAD+工艺开启了人类长寿的大门。美国医学与生物工程院院士文学军教授带领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再生医学实验室与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生物制造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在数位诺贝尔奖得主及获得全国科学奖章的科学家学术支持下,通过大量科研实践,成功攻克这些技术难关。

证实通过口服摄取NAD+前体物质NR,能有效提高人体各个组织细胞内的NAD+含量。 文学军教授率领的科研团队冲破再生医学技术与生物工程技术壁垒,将二者有效结合,成功实现酶法工艺提纯NAD+前体物质NR,并在生物合成流程中加入高科技TOPIA 生物活性硫专利技术,不仅保护NR进入人体后肠胃后不被破坏掉,而且增加通过胃肠道细胞的通透性,可以更好的进入机体的循环,不仅大幅度提高了机体对NR吸收利用率,而且促使其在细胞内尽快转化成NAD+。

值得骄傲的是,文学军院士本人因该项技术被国际媒体评论为“掌控NAD+人体再生效果第一人”。 自此,“再生医学技术结合生物工程技术”共同孕育而出的黑科技抗衰产品——美国NOVIS问世。NOVIS在符合人体安全标准的前提下,率先将NR的含量提升到300mg,每天2粒可以使NAD+的含量提升60%,从而安全有效地对抗衰老、提升新陈代谢、改善心血管健康、加强神经保护功能及改善睡眠。 尽管NOVIS的NR成分提取制作工艺复杂、精密度高、数量极其有限。但是仍然比100美元/g的NAD+在价格上低了很多。让很多追求年轻、健康长寿的人群可以企及。追求长寿,运用NAD+抗衰老原理,并不是富人的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