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九点钟的日瓦乡街头几乎看不到什么人。不宽的街道上虽洒满阳光,但依旧有些冷。

        今天,我们要离开日瓦乡亚丁村前往乡城县。昨天我们从亚丁出来时已是傍晚,来不及赶往乡城,所以决定在亚丁所在的日瓦乡停留一晚。

        昨晚睡觉前就和小燕子商量决定,我们第二天不再从日瓦返回稻城,而是直接从日瓦去乡城。我们选择的这条日瓦直通乡城的公路其实刚刚修好不久,很少有人知道。之前路过理塘,在一家餐馆看到一张手绘地图上面标有这条路线时,我俩就决定从这条路去往乡城。但餐馆老板却告诉我们,这条路很难走,也很少有人走,如果去乡城的话,建议我俩最好返回稻城,再从稻城坐班车去乡城。

        好在几天前我们从稻城来亚丁时,在距离亚丁大约十多公里左右的右手边就看到了这条从日瓦到乡城的公路。它看上去刚刚修好,路面很新,像是没有车辆走过一样。路口端正地立著一个标有去乡城的崭新的路牌。还好在经过这岔路口时我和小燕子既没打盹儿,也没开小差,不然我们就会听从前面那位餐馆老板的建议而错过这条漂亮的公路了。

        其实在昨晚早些时候,我俩所住的日瓦图腾客栈的老板就告诉我们,我们前面看到的那条通往乡城的路虽然已经修好通车,但是路上的车辆很少,也没有班车。如果我们选择走这条公路去乡城的话,完全有可能一天都搭不上一辆车,除了路上乡镇所在的地方外,几乎就见不到人,她很是担心我们的安全。

        既然路已修好也已通车,那我们就绝不放弃去尝试走一条新道路的机会。即使这条路上会存在一些我们无法预料的困难和风险,但我们相信在这条路上同样也有着让人惊喜的从未经历的美景。选择这条路这对我们来说,既是一个冒险和挑战,也是一份憧憬和向往。更何况这条新的公路比从日瓦返稻城再去乡城那条路要近三分之一的路程,那何乐而不为呢?

        当我俩从客栈一路步行到去稻城的大路上时差不多是上午九点半。我们选了一个拦车方便的位置停下,这时经过的车辆很少,偶尔停下来的车也都是去亚丁村或者去镇外办事的车,并不会走很远。我对小燕子说恐怕今天拦车有些难度,要不我们也试一试大货车吧!因为刚好有一辆大卡车停在我们对面的路边上,司机正好开门下来。我赶紧在这边大声地问可否带我们一程,可他答我说他不去稻城,要掉头回日瓦。他话音刚落,我一侧脸就看见了五十米外,一辆白色的城市越野朝我们的方向开了过来。我俩赶紧招手示意,这辆白色越野一点儿也没迟疑地停在了我们面前。当车子的主人得知我们要去乡城后,从她的嘴里立即蹦出两个字:上车。

        我们就这样坐上了曾姐的姐。在我俩做了自我介绍后,曾姐告诉我们她是日瓦乡阿妈民居客栈的老板,今天特意带着她店里的两位客人去看望因为虫草季而日夜驻守在木拉乡山上的警员朋友们,而木拉乡就在这条新修的路上,她要去的位置大约在日瓦到乡城的三分之一处。

        一路上,曾姐非常热情地给我俩介绍当地的美景和风土人情,我也给她讲我们一路上的故事。说到高兴处,她又邀请我们和她一道去山上和她的朋友们一聚,顺便一起吃中饭。她告诉我们她早上一大早就做好了一大锅土豆烧牛肉,带在车上呢!一听有土豆和牛肉吃,那我是怎么也不放过的。何况在旅行过程中认识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本就是我们旅行的目的,而“随遇而安”又是我们旅途中一贯奉行的态度,所以我和小燕子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而且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即使今天到不了乡城,明天再到又有何妨呢!

        我们跟随曾姐的车在这条崭新的路上走了大概四十来分钟后,拐进了一条满是坑洼的羊肠小道,这就是上山的路了!当车子开到一片开阔平坦的地方时,一座小小的简易平房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曾姐说那就是她朋友们的驻地。她的朋友们在每年五六月份的虫草季里,都要驻守在这里,以减少虫草在采挖和出售过程中的安全隐患。

        当我和小燕子在海拔4500米的山上和曾姐及她的朋友们度过了愉快的四个小时,她其中的一个朋友把我们送回到山下的大路边后,心中多有感慨。在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中,无论你身在哪个地域,选择哪种生活,你都会拥有那个地域和那种生活所带给你的成就、荣誉和幸福;但同时也逃不过它们带给你的艰辛、不易和束缚!当你在享受高原蓝天白云下的那一份自在和惬意的同时,也要失去物质生活上的舒适与安逸;当你安坐在城市高楼大厦里享受物质生活的奢华和便利的同时,你也就大大地减少了与大自然亲近的几率。

        自古世间的事大都是不能两全的,就如同山上的朋友们,他们可以自在地驰骋在这片纯净的蓝天下,但也要面对这里生活的艰苦和不便。也如同此时的我和小燕子,在我们选择走这条路而遇到曾姐后所收获的快乐、兴奋和甜蜜的同时,我们也要面对接下来等车时的紧张和煎熬。

        在我俩回到山下大路边时,还有三分之二的路要等我们完成。这时大约是下午两点半左右,路上既不见车也不见人。随后的一个小时里,偶尔经过的几辆车不是坐满了人,就是空车没有停下。坐满了人的车自是无法停下,没有停下的车见这方圆十多二十里前后无人,恐我俩是山上下来的女劫匪,自然是不敢停。

        好在当我跳完了一段又一段的公路舞,小燕子堆好了一个又一个的玛尼堆,又在我俩商讨制定了一个又一个未来待实施的计划后,终于,一辆川A牌照的小车被我们拦了下来。这个距离我们之前测算的每二十分钟经过一辆车,花三个小时总会拦到车的预想提前了近一个半小时。当我们到达乡城县城时,差不多是下午五点。

        现在想来,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非常奇妙。它似乎早就通过上帝之手把世间的每个人连接在一起。就好像上帝手中有一支笔,这支笔早已在我们从出生到死亡的这条路上画好了在前方等待着我们的人,无论他们是朋友、亲人还是仇敌!我们只需要朝着他们走去,既无法摆脱也无需回避。我们要做的只是去拥抱和面对。

        感谢热情又爽快的曾姐在今天给予我们的欢笑和关爱;也谢谢这位在乡城做工程的川A的主人,谢谢他带我们完成了剩下的路程,让我们平安顺利地到达了乡城。

        今天注定是我和小燕子一个非常难忘的日子!

                                2018.5.21  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