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岁月是个弯曲的河流,我有份把生命还给热爱的惊喜。

------    题  记

约莫着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又被猴子踢翻了,天空火烧赤壁的艳红,云丝也被烫成醉酥酥的麻辣卷,人的心扔进熔炉一般的恍惚,这几天的前夜已经不能安枕,有点合不上眼,不敢开空调,又不敢吹风扇,心一狠,开窗开门,邀请夜风的庇护,体会着夜的自然,和天地对话之间,思绪在黑暗里狂奔,仲夏之夜热情的攻势猛烈,令人产生迷幻,硬生生把人逼成了诗人,体式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想到了阿斯汤伽里魔幻的猛烈式,再想想此刻的夜,我也得意的笑起来。

懂阿斯汤伽的人明白,要体会体式的惊心动魄和天人合一境界的,是来到坐立。

所有前期站立的体式都是一层环扣一层的根基和铺垫,热身,开肩,开胸,开髋,灵活膝关节,培养肌耐力,获得稳定的核心力量和专注力,以及呼吸的控制,当这一切条件具备,穿越的开始,也就是 “ 战士系列 ” 的开始,才是阿斯汤加的序幕。

猛烈且魔幻的 “ 幻椅式 ”,是拉开 “ 战士系列 ” 的前篇,在阿斯汤加里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步骤去完成的,它以拜日 A 的 Vinyasa 体式 1 --- 6 开始,由下犬呼气结束,之后每一步的穿越起跳,从下一个呼气穿越开始,成为一个向下串联体位的一个表率形式出现,所以,此刻的幻椅尤其重要。

阿斯汤加,赋予猛烈幻椅以特殊的意义。

而我,对幻椅的解读是: 它是接下来的 Vinyasa 正式开始的一个庄重的仪式, 一份虔诚的仰天祈祷,祈求天神,也祈求自己穿越跳跃的风调雨顺,安康来到巅峰体式的五谷丰登。

这是一份美丽庄严的祭祀祈祷,是真切与天地对话的肺腑呼唤,也是接下来体式长途跋涉的开端,远古的瑜伽士和阿斯汤伽人相信灵魂的存在,他们用强烈的生命力来表达:把生命还给热爱生命的自由,和热情的灵魂引渡。

这也是为什么幻椅式是一种强而猛烈的体式表达,它是为了强调和上苍对话时的诚心,郑重和重要性。

我相信每一个相信灵魂存在的人,都可以体会那一份蕴藏在体式里的坚持与信仰;那是美丽而庄严的祭典,是美丽而庄严的呼唤,是美丽而庄严的表达,和诉说;它要通过体式来告诉生命是需要必须经历严苛的考验,才可以来到的。

当双腿跳至双手之间,感觉双臀往脚后跟,胫骨和大腿上,向下深坐在一把虚拟的椅子上时,跟腱和胫骨得到了有力的伸展,后颈部拉长,双臂手掌以向上祈祷的姿势由两侧抬起,肩膀向下旋转,双手合拢继续向上无限延展,眼睛紧紧的凝视拇指尖,那是和上苍产生联结的地方。

祈祷结束,随之而来的,是 “ 战士系列 ” 的决心表述,穿越开始。

幻椅是猛烈的,所以也叫猛烈式。这个体式对力量平衡,耐心核心的考验,就算不在阿斯汤伽里行走,单独的罗列出来,也是瑜伽初学者的噩梦或者挑战。

双腿的酸痛和全身的热血喷张就似最近的天气,那是附着在身体深处的熔炉烈焰,哪怕双眼紧闭,任天地自行旋转,双腿那纵火的感觉也会传递给眼帘,然后等待一腔酸热的泪冷却,会从内心里看见一个自己从身体这座城堡里走出来,给自己一个深情的拥抱,那时候,才丈量明白自己的斤两:

原来,身体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原来,意志力是如此的坚不可摧。

在阿斯汤伽里,每一个体式都有灵魂,都在诉说,也都在表达;它需要一个人完全的和它融为一体,依着它的方向,在身体这座天地的指示里行走,方可断断续续寻着花香,顺着日落月升的联想,透着稳定的冷静,突破它一圈圈硬硬的石墙,把身体这座建筑物逐一攻破,方可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然后,从地狱的边缘里拾得一丝光明,从那里寻出一条绿意盎然的道路,辗着生命的纵横交错的轮痕,等待它宽阔的沙岸退潮,从此以后,那蕴藏在体式里的坚持与信仰,惊喜与突破,一路飞歌的渗透在瑜伽人的血液之中,将猛烈,也变成温柔。

如果岁月是个弯曲的河流,我有份把生命还给热爱的惊喜。

或者幻椅的体会就是让身体和生命的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然而当汹涌的海浪逐一退潮,只剩下山峦起伏的温柔,那是幻椅远方的呼唤。

那是 ... ...  猛烈的温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