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方便幫我們拍張照嗎”一對年輕情侶舉着手機一臉微笑的對着葉芃芃,葉芃芃嗯了一聲從沙灘上站起來,按着快門拍了好幾張,準備把手機遞回去,“美女,能再幫我們拍一張嗎”“你快點蹲下,我要你背我”,葉芃芃的嘴角不由得上揚了,“阿澤,你快點蹲在,背我” 她大一剛跟許澤東在一起時,第一次去海邊玩,也是這樣對許澤東撒嬌的,一晃七年過去了,可能再也回不去曾經了。

葉芃芃走到樓下,抬頭看着沒有一點燈光的屋子,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這樣的婚姻還要繼續多久。打開門摸黑換鞋,葉芃芃不喜歡開客廳的燈每次都是摸黑走到卧室關門開燈,自從許澤東搬出去以後她太缺乏安全感了。“回來了”,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着實嚇了一跳,已經快半年沒有回家的許澤東突然出現了,“嗯”,沒有過多的話,葉芃芃繼續摸黑走向卧室卻不知道許澤東也在摸黑走向客廳開關,她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塊堅硬的胸肌上,許澤東沒有任何反應,似乎再等待着什麼,葉芃芃突然想抱一抱這個曾經親密無間的愛人,左耳緊貼着跳動的心臟,感受着它的律動,鮮活有力,雙手緊緊的環住腰生怕對方溜走,眼淚悄悄的奪眶而出,打濕了胸前的襯衫,彼此都在沉默,彼此都在靜止。“到底是為什麼”,葉芃芃平靜了一會說道,沒人回應,在她準備離開許澤東的身體,黑暗中突然一雙大手摸上了她的腦袋,又把她按回了原來的位置,又是沉默又是靜止。

葉芃芃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昨天她們就在黑暗中一直沉默的相擁,好幾次她想離開都被按回去了,不知站了多久,她漸漸的失去了意識。屋裡灑滿了陽光,記得當時看房子的時候,她一眼就喜歡上這個卧室了,大大的落地窗戶,陽光可以照滿屋子裡的每一個角落,可以做大大的飄窗,鋪上厚厚的地毯,躺在上面享受着陽光的沐浴。葉芃芃起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快速的出門了,今天她約好要去看爸爸媽媽。

她們家在離江城不遠的一座小鎮,非常小的小鎮只有一條街,家家戶戶都非常熟悉,第一次領許澤東回來時,沿街走過,大家都笑嘻嘻的說芃芃領男朋友回來了,芃芃男朋友真帥,導致許澤東一直抱怨自己像動物園里的觀賞動物。‘’

“芃芃回來了”“芃芃又瘦了啊,得多吃點飯啊”,一路寒暄終於到了自家門口,“爸媽,我回來”,“呀,老頭子,快,女兒回來了”,“又拎這么多東西幹嘛,每次回來都帶這么多,我們兩個老東西怎麼能吃得完,對了,小許好久沒回來了,你倆是不是鬧別扭了啊”,媽媽的一連追問我差點招架不住,只能繼續騙她們說許澤東被公司派到外地了,很少回來,好在爸媽沒有懷疑。

我坐在客廳里,看着忙忙碌碌的爸媽,鼻子突然酸了,我想要的婚姻就是這樣平平淡淡的,我曾經堅定的認為我跟許澤東也會這樣到白頭的。快速的擦掉眼淚,調整調整情緒擔心被爸媽看出破綻。吃完飯後我慌稱自己有事,光速逃離了,葉芃芃太害怕面對父母了,她們再多問幾句擔心自己露餡。

回到市裡還早,實在不想回到一個人的家裡,便約了琳琳去逛街,“那不是許澤東那個王八蛋么”,琳琳氣氛的指着不遠處站立的許澤東說,“我非得過去揍這個王八蛋一頓,氣死我了”,琳琳火爆的脾氣如果不是我拉着絕對就沖上去了,這時旁邊出現一位年輕少女挽上許澤東的肩膀走遠了,憑葉芃芃對許澤東七年的了解,她知道他不愛她,他的眼裡沒有一絲愛意,可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拋棄我選擇她呢?葉芃芃開始好奇了。

“我把腳燙傷了,你能回來一趟嗎”,葉芃芃決定試探一次許澤東,她堅信許澤東還是愛的,“馬上”,許澤東飛快的回過來兩個字,葉芃芃笑了,她覺得自己的猜測沒有錯,可是為什麼許澤東會出軌,為什麼要跟她離婚呢?門口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你要不要緊,趕緊去醫院”,門一開許澤東的聲音就傳了進來,葉芃芃從沙發站起來死死的盯着許澤東,“你騙我,幸好不是真的燙傷”,許澤東一邊去倒水一邊嘀咕着,看得出來他是很焦急的趕過來的。

“因為那個女孩兒你才要跟我離婚嗎?可是我看的出來你不愛她”,“你怎麼知道的,她來找你了”,“沒有,我看見你們一起逛街了,她是比我年輕漂亮,可是你不愛她,許澤東為什麼,如果你的理由能說服我,我會跟你離婚的”,葉芃芃平靜的說道,許澤東扯了扯領帶低下了頭,“對,我不愛她,我一直愛的是你,但是她是林翰的獨生女”,葉芃芃一聽林翰她什麼都明白了,她笑了,林翰的大名在江城如雷貫耳,江城最成功的房地產商,據說江城90%的建築都是他們集團的,“原來如此,因為她父親是江城首富,可以讓你省很多路直通人生巔峰,你選擇拋棄我們的愛情,許澤東,你早說啊,我一定會早早的同意離婚,我不會做你成功路上的攔路虎”,

“芃芃,對不起,我出生於一個祖祖輩輩都是漁民的小村子裡,我是村裡唯一的大學生,我考上大學的時候,全村老小全體出動送我離開,我是長輩眼裡的驕傲,是孩子輩里的榜樣,我必須要成功,曾經我也以為憑自己的吃苦耐勞、努力奮斗,我也一樣可可以成功,因此大學四年我努力參加學校各種活動,假期努力打工掙錢,憑着我四年的努力畢業後終於進了一家不錯的公司,我仍然繼續努力,可是每個月的工資就那麼點,我要按時寄錢回家,告訴父母告訴鄉鄰,我在這混的不錯,可是除去房租和日常開銷已經所剩無幾,這三年來我拼了命的工作,本來以為部門經理非我莫屬,可是半路空降了一位富二代,一點能力沒有,可是我還得聽他訓斥,我終於明白,這個社會是這樣的現實,努力工作遠遠沒有背景重要,後來在一次聚會中我認識了林晗墨,她對我很有好感,我意識到這是我的機會,我必須要抓住”,許澤東很平靜的講述着這些話,波瀾不驚。“對不起,芃芃,我愛你,一直都愛,可是我必須成功,我是我們全村的希望”,

“許澤東,祝你成功”,葉芃芃拿出半年前許澤東就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飛快的簽了字,她實在想不出什麼用理由去挽留許澤東,因為面前的許澤東早已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吃苦耐勞、激情四射、對未來充滿希望的許澤東了。

“芃芃,我愛你,我希望你幸福,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葉芃芃用力的關上了門,把許澤東的後半句話阻隔在一道門之外,葉芃芃靠着門緩緩的滑坐在地上,放聲大哭了起來,不知道是為了自己徹底跟許澤東斷了聯系,還是為自己這七年的青春,還是為了這個現實的社會。許澤東在門口停留了許久,直到屋裡沒有了哭泣聲,他擦了擦眼淚,打緊領帶,昂首挺胸快步的走向了樓梯,落日的餘暉照在昏暗的樓道里,一個邁着堅定步伐的身影迎着日光一路向前。

“現實是此岸,理想是彼岸,如果愛,請跨越此岸、彼岸,深深愛”,這是一個月後葉芃芃在朋友圈發的一條狀態,這一天江城熱鬧非凡,這一天是林翰的獨生女和乘龍快婿許澤東的大喜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