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朱一龍,我想更多人都會想到2018年大火的網劇《鎮魂》,這部改編自Priest的同名小說,很多網民都極力反對。認為不會有哪位演員可以演出男主沈巍的深情。

網民「七個六六」甚至說:「哪個演員能演出沈巍半分深情,我叫他爸爸。」

《鎮魂》劇本出來後,網民們更是破口大罵:「編劇瞎了眼,改得像屎一樣。」因為編劇改編不力,

大家對這部劇沒報半點期望。哪知2018年6月《鎮魂》播出後,

網民們都驚呆了:「劇情的情節拍得很一般,但不得不說,兩位男主角演技太棒了。」如果說《鎮魂》成就了他們,倒不如說是他們炸裂的演技成就了《鎮魂》。

「尤其是朱一龍,簡直就是『沈巍本巍』。」

開始這部劇是上大二的表妹推薦給我的,我當時沒有意,反而指責表妹:"你丫,別只顧追星,要把時間用在正確地方,不學習哪來那麼多時間追劇,經典IP改編的除了灌水,有什麼可看的。"

表妹狠狠白了我一眼,沒好氣嘟囔道:"我和你也沒差幾歲,怎麼就有代溝了呢,我看啊,你就是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說葡萄酸罷了。"

聽着表妹這么一說,我表面故作淡定,實則好奇心早已湧上心頭,人人都責怪潘多拉,怪她好奇,但同時人們又自相矛盾贊頌好奇心。

哇,這一看不要緊,看了朱一龍,我簡直被他圈粉了,朱一龍你演得實在是太好了。


浮生若夢,未來可期。

翻看朱一龍的簡歷,1988年出生於武漢的朱一龍,從小學到高中都很普通。都讀到高三下學期了,他的成績還是一般般。朱一龍的媽媽,以前的理想一直想當演員,結果沒有當成,於是就把希望寄託在了兒子身上:

「你長得還算好看,去考電影學院吧。」那時的朱一龍對未來確實也沒什麼規劃,於是就聽了媽媽的建議,去藝考短訓班培訓了三個月。

參加北京電影學院藝考時,朱一龍表演的節目是劍道。

那一年是2006年,北電表演系只招19名學生。

而那時的朱一龍資質一般,相貌平平,上學的時候都沒有女孩去追他。是啊,那時的氣質與現在的氣質真的沒法比,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濃密的眉毛叛逆地邪魅性感。

不善於表演的朱一龍他兩次表演劍道都摔了一跤。

他認定自己一定不會被選上,結果班主任,崔新琴告訴他:"你被錄取了"。

朱一龍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問班主任崔新琴:「為什麼會招我呀?」崔新琴笑着回答:「你雖然是一張白紙,但我覺得你很有潛力。」

就是這一句話,奠定了朱一龍的演藝生涯。

但是說實話,朱一龍的表演天賦真的很一般,他從小喜歡打籃球,根本就不喜歡錶演,連普通話都說得很一般。大家之所以管他叫居老師就是因為在一次自我介紹時,他發音不標准,把「朱(zhu)一龍」說成了「居(ju)一龍」,

大家從此便叫了他「居老師」。

2009年,畢業大戲完成後,同學們紛紛開始跑劇組找戲演,朱一龍也一樣。其他同學一到劇組,舌燦蓮花說個不停,介紹自己介紹構想,試戲也是,不管在什麼環境下,都能很快進入表演狀態。

但朱一龍不行,他往那兒一坐,只能被動地「人家問一句他就答一句」,試戲的時候,他也沒法「說入戲就入戲」,所以,他屢屢碰壁。有一次,他在一劇組試戲時,對方直接跟他說了一句「你這性格不適合幹這一行。」朱一龍心裏一抽。

回去後,他思考了好幾天,一直在心裏反問自己:「你真的不適合演戲嗎?」最後,他回答自己:「不,我可以。」

經過這一次碰壁後,朱一龍選擇簽一家很小的影視公司,為此同學們很不解,你成績不錯,外形也不錯,幹嘛這么着急呢?你完全可以簽大公司,拍大製作,找大導演。

可是朱一龍並沒有這么想,對於他來說:

「好電影其實一年沒有幾部,在那麼少的好電影當中,新人有幸能演到的幾率很小,能演到自己想演的角色的幾率則更小。

有人說不能演喜歡的角色我就不拍,但是你不拍誰找你呢,我不太願意這樣,不太願意等幾年才拍一部好戲,有些演員可以依靠一部戲就出頭,讓我覺得自己不具備那個能力。

所以我就選擇了這樣一家公司,可以讓我一直有戲拍的公司,雖然拍的都是小電影,但是我有很多機會鍛煉自己,可以嘗試各種各樣的表演風格,這樣我可以一點一點的積累經驗。」

這正是我欣賞朱一龍的地方,凡事想一蹴而就,用一朝一夕的努力便獲得真本事,這是幻想,是根本行不通的,持之以恆地努力,永遠是築就人生輝煌的基石,在這樣的時代,誰能靜下心來踏踏實實做事,誠誠實實做人,誰就能脫穎而出。

不辜負歲月時光,用理想去成就人生。

朱一龍就是這樣默默努力,迎來第一部處女作品《再生緣》的機會,在電影中朱一龍演技雖然生澀,但是已經初步顯露出他對角色的認真和對演戲的熱愛。其後十年間,他不斷嘗試各種角色,拍了21部電視劇和37部電影。可見在這十年間,朱一龍潛心表演,希望用小角色成就自己的表演夢。

真正讓他走進大眾視野的2014年與楊蓉合作的電視劇《情定三生》,在這部劇中,他飾演豪門少爺遲瑞,與蒲巴甲、楊蓉展開了虐心的三角戀。也是憑借這個角色他獲得了演藝生涯中第一個獎項「亞洲影響力東方盛典最具潛力男演員獎」。

但是事與願違,他並沒有因為這部戲而大紅大紫,他還是默默無聞的演着他的悲情男二《新蕭十一郎》的連城璧《花謝花飛花滿天》花無謝。就連前陣熱播劇《知否》朱一龍也選擇了男二齊衡這個角色,我真的為朱一龍鳴不平,要知道這部劇可是在《鎮魂》大火以後啊。

有人問為什麼要接演《知否》齊衡的角色,朱一龍回答,我相信這個團隊,同意這個角色,前提是你要讓我相信這個角色。

《知否》的團隊正是正午陽光,這個團隊大家應該都聽說過吧,製作過很多精品電視劇,如《琅琊榜》、《偽裝者》和《戰長沙》等。這個團隊在業界很出名,有很多明星甚至願意自降片酬也要出演正午的劇,可見這個團隊有多厲害,朱一龍和這個團隊合作也是很正確的選擇。

如果一個團隊不好,電視劇的質量也會因為這個團隊的關系而受到影響,越好的團隊越容易打造出精品電視劇。

花開不是為了花落,而是為了開得更加燦爛。

這也正是我喜歡朱一龍的理由,他刻苦,努力,淡泊。戲多時需要連軸轉,每天只睡一個小時。拍《大明宮傳奇》時,他四次從馬背摔下,傷得連衣服都穿不上。他不張揚、不傲嬌、不放縱,看他演的戲,看他的採訪,會感嘆,這個人怎麼會這么好,喜歡的樣子他都有。他是一道光,是黑暗中的救贖。

正是十年雲淡風輕的沉澱。才會有現在的朱一龍,遇見這樣一個人,就像是在茫茫黑夜裡,邂逅了點點星光。

當記者問他有沒有想過《鎮魂》反響會這么強烈。朱一龍回答:

想留下好的作品,曾經有個叫朱一龍的拍了個什麼樣的戲,不枉你走了這么一生,對吧,不枉你做了這么一件事。我不敢說自己以後能夠成為多麼優秀的演員,但我至少要成為一個合格的演員。我的野心就是能在中國電影史或者電視劇史上留下一個名字。人一輩子要為自己的熱愛獻身一次,才不白走這一趟。

是啊!對於朱一龍來說,人這輩子紅一次就夠了。這大概就是偶像的樣子,作品說話,留下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痕跡。這樣的朱一龍你能說不招人喜歡嗎?

不傲才以驕人,不以寵而作威。

有句話說得好,人怕出名豬怕壯,隨着《鎮魂》的大火,他的粉絲後援會為他集資,應援文化起源於日韓,發揚光大於中國,所謂粉絲應援費,就是粉絲們捐錢,籌款為自己的愛豆打榜,刷熱度,買廣告,甚至買遊艇,買飛機買別墅,本來這次應援是私下的活動,因為籌集的資金龐大上了熱搜。

朱一龍知道了這件事,急忙聯系工作室,將錢如數退回粉絲,他在微博上道歉說:

作品能夠得到關注,已經是種榮幸。萬萬不願在其他方面繼續佔用大家的時間、精力和金錢。」

品格是一種內在的力量,它的存在能直接發揮作用,而無需藉助任何手段,如若不然,就不會有《鎮魂》的沈巍、小鬼王、夜尊,黑袍使。朱一龍用眼神,將不安、恐懼、傷心、痛苦都包含在內,沒有台詞卻能刻畫出人物心理狀態,《新邊城浪子》的傅紅雪,《情定三生》的遲瑞《知否》的齊衡也是這樣,每個人物都賦予了獨特的靈魂。

朱一龍的爆紅,突然被更多人認識,但他並有呈現出一種被辜負的感覺。

他覺得男演員的黃金期在30歲的時候才是剛剛開始,絲毫沒有覺得他過去的十年被辜負了,而且現在也是為了角色而增重,可見他也是一位非常敬業和願意為角色犧牲的一個好演員。

他不會在鏡頭面前惺惺作態,鏡頭面前就是很真實的他,沒有任何包裝,沒有任何謊言和圓場,會回答的問題就跟着內心走,難以回答的問題就直接表示出自己的為難。

不會為了人設或者其他形象之類的東西去編造,能感受到他很真實的內心,是溫柔而強大的,外表雖柔,內心卻乾淨純粹,強大無比,有自己的執着,有自己的追求,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他在娛樂圈的名利場中猶如一股清流。

人常說始於顏值忠於人品,我以前不信。現在我真的信了。他的人格魅力和《鎮魂》的台詞一樣迷人,「我連魂魄都是黑的,唯獨心尖上一點乾乾凈凈放着一個你」。

獨一無二的氣質,獨一無二的心靈,獨一無二的高貴和優雅。

朱一龍,他配得所有人喜歡,不服,也得忍着!

文|清風

圖|網絡

以上為作者個人觀點,如有不同意見請多多留言交流!

創作不易,請多多關注轉發點贊留言支持,你們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