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理 0 時 差

壹心理 ◎ 榮譽出品

文:時差大叔
首發 | 心理0時差(壹心理旗下公眾號,微信 ID:PsyTime)

 01 

這個故事,發生在婚後五年。

丈夫 髙野干男 在網絡公司上班,從事售後工作,來自客戶和老闆的雙重壓力,已經是生活常態。

妻子 小晴 是一位漫畫家,每天都在家中畫畫,但她的作品有些不受歡迎整個人也很消極悲觀

這樣的日子,過了五年,直到髙野的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打破了原本幸福平靜的生活。

髙野一開始感到腰痛背痛,走路時也會硬生生地低着頭眼神里充滿了痛苦

不幸的是,疼痛還沒有減輕,髙野又感到身體沒有力氣。

下班回到家,面對香噴噴的飯菜,他也完全沒有食慾,總感覺吃不下,只想着洗澡、睡覺。

不僅僅是身體,髙野的心情也表現出明顯的低落。甚至,他沒有慾望與小晴一起卿卿我我。

而且,他還會否定自己,感覺自己就像一堆垃圾毫無用處……



圖左:妻子小晴;圖右:丈夫高野

看着髙野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差,小晴終於重視了起來,讓髙野一定要到醫院看醫生。

髙野內心深愛着小晴,即使小晴沒什麼收入,他也願意養她一輩子。就像他在求婚那天說的誓言一樣:「小晴你專心畫漫畫吧,我來養活你!」

因此,小晴說的話,髙野都很聽從。

就這樣,髙野來到了醫院。

在醫生詳細檢查後,直接了當地告訴髙野:「從癥狀來看,是典型的抑鬱症。」

「抑鬱症,也被稱為 『心靈的感冒』 」。



髙野在看醫生

接下來的兩周,有些難熬。雖然髙野有時就像完全好了一樣,但不久就會復發

這樣的折磨讓他有些絕望,甚至和小晴說:「如果你一直陪着我,也會變抑鬱的。」


寫到這裏,這個故事先告一段落。

大叔知道,很多抑鬱症患者假裝自己沒事假裝快樂地與人聊天,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害怕別人看不起自己害怕別人覺得自己軟弱,更是害怕自己的消沉會給他人帶來影響

「本來就覺得自己很差了,再給別人帶來麻煩,那就太糟糕了……」

讀者留言,表示的擔心

大叔也收到過讀者的一些留言,作為抑鬱症患者身邊的人 ,他們表示出了擔心與疑惑:

都說抑鬱症是 「心靈的感冒」,那和得了抑鬱症的人待久了,自己會不會被傳染上抑鬱症呢?

這種擔心,很正常,也很普遍。

但在讀完這篇文章之後,你或許可以減少一些這樣的憂慮。

 02 

抑鬱症到底是什麼?

抑鬱症患者身邊的人,會不會被傳染?

如今,抑鬱症已經是一種特別常見的情緒障礙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在2017年的調查報告,全球大概有 3 億多人罹患抑鬱症,而大陸大概有 5400 萬抑鬱症患者。到如今 2019 年,抑鬱症患者的數量還在續增長中。[5]

抑鬱症的主要特徵是 「三低」:[1]

  • 情緒低落,即悶悶不樂,感受不到快樂;

  • 思維遲緩,即思維聯想的能力變慢,在旁人看來有些 「遲鈍」;

  • 行為減退,即什麼都不想做,不想出門、不想社交、不想學習與工作。

  • 除此之外,抑鬱症患者會產生特別強烈的罪惡感經常貶低自己自尊心嚴重下滑


  • 同時,抑鬱症患者的身體也會出現一系列的癥狀,例如腰痛、頭痛,失眠或嗜睡,食慾、性慾減少,身體疲乏,注意力不集中……

你或許會產生疑惑:「這種狀態我也有過呀,難不成自己得了抑鬱症而不知道?」

是的,這些狀態可能幾乎每個人都體驗過,例如受到打擊、受到挫折時,即使你是鋼鐵硬漢,也可能會感到悲傷、難過,意志消沉

但是,如果轉換下心情、放鬆一下,這些情況很快就會從你的世界中消失,充滿力量的你可以繼續美美地生活。

這種狀態被稱為抑鬱情緒,伴有抑鬱癥狀,你和我都經歷過。

抑鬱症則不一樣。

通常情況下,如果你沒有辦法從一般性的抑鬱情緒中走出來,而這種狀態又至少持續了兩周以上,那麼便可能患上了抑鬱症。但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有多嚴重,也要在專業的心理醫生診斷後,才能夠最終確診是否得了抑鬱症

抑鬱症也被稱為 「心靈的感冒」、「情緒感冒」,是因為就像感冒一樣,每個人都可能會得抑鬱症

那抑鬱症,會不會也像 「感冒」 一樣,具有傳染性呢?

在心理學中,「傳染」 一詞,來源於社會傳染(Social Contagion)。


社會傳染是一種常見的現象,特別是情緒的傳染。例如,我們看到他人哭泣,也會不由自主地感到傷心;看到他人微笑,我們也會跟着傻笑……

按照這個邏輯,身邊的人得了抑鬱症這種情緒障礙,我們是不是也會被傳染?

在一項研究,Robert Eyre 等研究者探討了抑鬱情緒和抑鬱症是否會在社交中傳染。[3]

Robert 採用的是縱向調查的數據,跟蹤調查了一群還在上學的青少年,兩次數據分別在第 6 個月和第 12 個月採集,主要包括這些青少年的朋友數量,以及他們的抑鬱程度。最終的數據共包含 2194 青少年。


通過建立數學模型,Robert 與同事進行了詳盡的數據分析。

  • Robert 發現,無論是積極的情緒還是消極的情緒,都會通過社交傳遞給朋友。這一結果符合社會傳染理論,即我們自身的情緒會受到他人情緒的影響

而且,抑鬱情緒與抑鬱癥狀,例如感受不到快樂、消沉低落、無助感、缺乏興趣悲傷、無價值感等癥狀,也的的確確會被自己的朋友傳染,特別是那些和自己關系特別近相處時間特別長的朋友。

這和以往的研究結果類似,即抑鬱情緒和癥狀會傳染給身邊的人。[4]

  • 然而,有趣的是,Robert 也發現,得了抑鬱症的人,雖然會傳染給朋友很多抑鬱情緒,讓他們感覺很差,但是並不會讓他們患上抑鬱症!

也就是說,我們會受到得了抑鬱症的朋友影響,出現抑鬱癥狀,一種正常的、每個人都體驗過的狀態,但是在一般情況下,我們並不會達到臨床上抑鬱症的標准。

抑鬱情緒與抑鬱癥狀會傳染,抑鬱症不會。

更令人震驚的是,雖然身邊的人不會把抑鬱症傳染給我們,但是我們可以把自己積極的正能量,傳染給身邊的抑鬱症患者。

  • Robert 表示:擁有很多積極樂觀朋友的抑鬱症患者,在一年的時間內,他們的抑鬱症程度有明顯減輕,甚至已經低於臨床上的抑鬱症評估標准了。

大叔不得不說,抑鬱情緒可以傳染給他人,美好的友誼與愛,同樣也會傳染給別人

很明顯,後者的力量更大。

實際上,抑鬱症之所以不會像感冒一樣,彼此靠得近些就特別容易被傳染,和它的成因有關。

雖然抑鬱症的成因特別復雜,目前仍舊是一個謎,但心理學家總結發現,患有嚴重的身體疾病生活出現重大變故家族有抑鬱史患有其它心理疾病(例如嚴重焦慮)的人,更容易得抑鬱症

所以可以看出,這些東西是不容易(不會)傳染給別人的,因為基本都是自己的切身經歷。能夠傳染的,是一些抑鬱癥狀,特別是抑鬱情緒

正如康納爾大學醫學院副教授 Gail Saltz 說的那樣:精神和心理障礙不是由感染性物質引起的,因此我們不會被其他患者所感染。[2]

 03 

身邊的人得了抑鬱症,我們該如何與他們相處?

當我們身邊的人,我們的親友得了抑鬱症後,我們要如何與他們相處呢?我們自身又能做些什麼,讓 Ta 感覺好些呢?

還記得文章開頭髙野與小晴的那個故事嗎?

我們一起來看看,在得知丈夫髙野得了抑鬱症後,小晴是怎麼做的。

1. 了解抑鬱症,正常對待

一開始,小晴很低落,同樣也不知所措。

小晴回憶起髙野的種種痛苦:腰痛、頭痛,沒食慾、沒性慾…… 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最親愛的丈夫是生病了。

自責的同時,她撥通了母親的電話。

母親聽說後,也有些擔憂,但她好像很了解抑鬱症。

當小晴詢詢問,是否就像平常那樣放鬆放鬆就好了,母親說:「是啊,別因為他得了抑鬱症就大驚小怪的」。


小晴的母親

看到這裏,大叔真的特別佩服這位母親。

其實很多人在發現身邊的人得了抑鬱症後,都會特別恐慌,害怕抑鬱症患者傷害自己,害怕自己被他們傳染,患上抑鬱症

作為一個不了解抑鬱症的人,這樣的恐慌與擔憂很正常。但如果不去接觸、不去了解抑鬱症,恐慌和擔憂只會給抑鬱症患者帶來二次傷害

除此以外,把抑鬱症當成普通的抑鬱(抑鬱情緒)、認為得抑鬱症是不夠堅強,同樣會帶來傷害



髙野的老闆

所以,如果你身邊的人鼓起勇氣向你訴說得了抑鬱症,但自己恰巧又不清楚抑鬱症是什麼,就需要先認真了解這種疾病(其它疾病也應如此),而不是盲目做出主觀評判。

可以通過上網、查閱相關書籍了解相關資訊,也可以像小晴那樣,尋求身邊其他人的幫助,這些人可以是父母、朋友,也可以是醫生、心理學專業人士。

了解後你便會發現,得了抑鬱症的人不會傷害我們,他們只會無情地傷害自己、攻擊自己,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

而且,雖然我們會受到抑鬱症患者的影響,表現出抑鬱情緒和抑鬱癥狀,但卻不會被傳染成抑鬱症。

在得知了這些資訊後,你可以正常對待身邊的抑鬱症患者,不要大驚小怪。

2. 會傳染的不是抑鬱症,而是友誼與愛

丈夫得了抑鬱症後,小晴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她想起了在遇到髙野以前的生活。

小晴高中畢業後,就在家鄉工作。每天做着重複的事情,特別厭倦

她想成為漫畫家,經過好久,她終於下定決心去學校學習漫畫。

這對於思想消極又懶惰的她來說,是首次冒險。

然而,她被自己的消極打垮了,無法做出像樣的漫畫作品。

這個時候,髙野出現了。

髙野給了她很大的鼓勵和信心,受到髙野愛的感染,她也積極起來了。不久後,她就正式出道,刊發了自己的處女座漫畫。

想到這些年來,自己一直被老公保護著,小晴也想為老公做點什麼

通過閱讀書籍,小晴發現治療抑鬱症的一個必要方法,就是休養

她想讓老公辭職,好好養病,靠她的努力,來養活這個家。

甚至,她以 「不辭職,就離婚」 的說法,強迫老公辭職


看到這裏,大叔真心覺得,小晴成長了很多。從以前只會依賴老公、消極負面的 「懶蛋」,成長為可以照顧他人、傳遞愛的人。

小晴變堅強了,不僅可以獨自一人承擔起整個家,甚至可以和別人講自己的丈夫得了抑鬱症。以前,她怕別人的誤會、偏見與同情,覺得難以啟齒。如今,變堅強後的她,自身有着強大的力量,可以與他人訴說家裡的狀況

小晴的堅強給髙野帶來很大的影響,就像 「傳染病」 一樣,把自己的堅強與力量傳染給了髙野

在小晴的幫助與影響下,髙野的狀態一天天好起來了。

是的,與抑鬱症患者生活在一起,經常傾聽他們的消沉內心,確實會給你帶來一些抑鬱情緒,甚至抑鬱癥狀

但是,抑鬱症本身並不會傳染,你出現的抑鬱情緒不久後會消失,因為你除了抑鬱症患者,還有其他親人與朋友,而且你自己也有着極強的力量來對抗這種不好的狀態

最重要的是,你內心的堅強與樂觀等積極力量,也會給身邊得了抑鬱症的人帶來希望與光明。

因為愛與友情,都是會傳染的,會強烈傳染的

3. 保護好自己

你可能特別想幫助身邊得了抑鬱症的人,但大叔還是希望,你可以有自己的空間,而不是一直活在抑鬱症患者的世界

髙野得了抑鬱症後,小晴也很低落。然而,小晴雖然和髙野一直住在一起,但沒有一直沉溺於髙野的世界。她會去和朋友見面、會和父母聊天,還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找人接受自己的漫畫、努力工作……

這不但是為了養家,也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小晴的世界有髙野,但也有自己

所以,我們不需要排斥、孤立抑鬱症患者,可以走進他們的世界,但也不要拋棄自己的世界。

這不是自私,而是給自己一些空間和時間,從抑鬱情緒中恢復能量。自己有更好的精神狀態,才能更好地幫助他人、影響他人。

另外,有的時候,憑借我們個人的力量,或許無法幫助抑鬱症患者好轉,特別是抑鬱症患者已經出現了自殺、自傷等情況。

這時可以給予他們自己最大的支持,鼓勵他們去尋求專業心理醫生的幫助。但這並意味着自己打算完全不管他們,只是通過更有效的方式,讓他們更快地好起來。

當然了,在我們與抑鬱症患者相處久了之後,自身也可能會出現一些抑鬱情緒或抑鬱癥狀。雖然沒有抑鬱症患者那樣嚴重地對生活失去興趣、情緒特別低落,但也會有些不好受

尋求其他人的幫助,例如家人、朋友,甚至心理醫生,同樣是很好的選擇。

04
寫在最後 

髙野與小晴的故事,來自電影《丈夫得了抑鬱症》,真人故事改編,頗受好評。

在電影的結尾處,小晴打算寫一本書,向大眾介紹抑鬱症。因為這明明是人人都可能患上的病,但很多人都不知道、不了解。

髙野問:「是要寫我的事嗎?」

小晴:「不僅僅是老公你的事,是要寫我們的事。


大叔要淚奔了……

是呀,我們和抑鬱症患者相處,這個世界不僅僅有他,也有我們自己

髙野受到很大感觸,回家後他拿出了自己偷偷寫下的日記,上面記載着剛剛過去那一段時光的痛苦經歷。

他把這部日記給了小晴,希望可以給她寫書帶來幫助。

看,髙野自身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強大到可以給別人看自己的傷口

不久後,小晴撰寫的關於抑鬱症的書籍,成功出版了。

這本書很受歡迎,收到了很多讀者寄來的郵件。他們表示共鳴,表示感謝…… 甚至,有人邀請髙野去做演講。

在小晴的陪伴下,髙野來到了演講的舞台。

髙野向大家分享了自己與抑鬱症 「作戰」 的經歷與方法,更重要的是,他傳遞出了堅持、成長,和愛

這種愛,同樣傳遞給了在場的所有觀眾,他們只想說一句話:

「謝謝你們。」


最後,大叔也希望你,可以把自己內心的愛傳遞出去

這不是雞湯,而是給抑鬱症患者最大的支持,讓他們的世界在變成黑夜之前,灑入一些陽光,照亮沒有太陽的陰天

最後的最後,大叔在文末附上了狀態好些的髙野和小晴。髙野並沒有痊癒,而是學會了和抑鬱症相處

註:髙野身上的是一隻長大後的蜥蜴,全程出境,特別可愛,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再看一看這部電影《丈夫得了抑鬱症》。大叔相信,你會有很多新的感受。


 —The End—

References / 大叔參考的文獻資料:
[1] 錢銘怡. (2006). 變態心理學. 第 l 版.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 Ashley M.(2019). Ca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Be Contagious? We Asked the Experts
[3] Eyre, R. W., House, T., Hill, E. M., & Griffiths, F. E. (2017). Spreading of components of mood in adolescent social networks.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4(9), 170336.
[4] Joiner Jr, T. E., & Katz, J. (1999). Contagion of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mood: Meta‐analytic review and explanations from cognitive, behavioral, and interpersonal viewpoints.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6(2), 149-164.
[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7). Depression and other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global health estimates (No. WHO/MSD/MER/2017.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版權所有:壹心理。如需轉載,請在微信搜索關注本文原創首發公眾號「心理0時差(微信 ID:PsyTime)」,後台回復 轉載 二字,按要求申請授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