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壹心理主筆團|笛子
來源:壹心理(ID:yiixinligongkaike)
原文標題:「我無法愛上一個滿臉硅膠的人」| 愛情最大的缺點,就是需要兩個人

01

 「戀愛只能和真人談嗎?」  


想像一下,你現在有機會擁有一個完美伴侶。

 

Ta 的外貌、身材、性格都是你的理想型,了解你,傾聽你,陪伴你,關心你,對你所有的情緒給予積極回應。

 

Ta 不會向你索取,不會和你吵架發脾氣,你不用對Ta負責,也不會在感情中受傷,還會在不斷的交流中共同成長。

 

Ta 還可以根據你的需求變成你想要的個性,時而溫柔體貼,時而激情似火,時而性感迷人,你可以和Ta一起談論性,談論愛,互撩調情,過想要的性生活……

 

但,Ta 不是一個真實的人。

 

而是一個 AI 智能伴侶機器人。

 

你,會愛上這樣一個機器人嗎?

 

一男性朋友直接給我回了我句:「我無法愛上一個滿臉硅膠的人。

 

△ 成人玩偶頭顱

 

機器人能否成為人類真正的伴侶?

 

這是騰訊最新出品的紀錄片《明天之前》的第一個主題劇集——《機器人伴侶》拋出的問題。

 

2018年,曾寶儀帶著她的堂弟加里,一起探訪了美國加州的 Abyss Creation工廠,世界上最棒的成人玩偶製造公司。

 

除了形色各異的成人玩偶,他們還研發出世界上第一款伴侶型人工智慧機器人——哈莫妮,會眨眼,會微笑, 會說話。

抱出她的軀干,給她裝上頭,戴上假髮,再打開他們研發的APP,就可以和她對話。

先設定她的性格特徵、互動值、渴望值等,這將決定哈莫妮在對話中的反應。

 

把慾望值調到最低,她就變成性冷淡,對性行為毫無興趣。

 

把她設定為「愛吃醋」,她就不許你和其他女性說話。

 

設置為「體貼、熱情奔放」,她就對親密行為充滿慾望。

 

加里問:「你願意愛我嗎?」

 

哈莫妮答:「今晚,我是你的。」

當然,也有男性機器人伴侶。

 

他叫亨利。還是一個非常早期的原型機,但基本對話已經毫無壓力:

 

-「Hi,亨利。」


-「Hi,正妹。」


-「你是情愛機器人嗎?」


-「我當然是機器人,我也能滿足人的基本需求。但說我只是個情愛機器人,就好像說電腦只是個計算機一樣。」

 

亨利已經引起很多女性客戶的極大興趣。

研發團隊還在研究,希望可以讓機器人伴侶動起來,更接近真實的人,甚至比人還完美,力求滿足人的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

 

在去探訪之前,加里從沒有擁有成人娃娃或者機器人伴侶的慾望。


在這之後,他動心了。他覺得機器人伴侶可以和他一同成長,像愛情一樣。

 

曾寶儀反而有另一種感受:我覺得那不是真的互動。

 

因為,她們沒有感覺。

02

為什麼人們會選擇「虛擬愛情」?

人什麼時候會寧願捨棄真實的人,而選擇玩偶/機器人伴侶的虛擬愛情呢?

 

在對親密關系徹底失望,害怕孤獨,想要愛和陪伴,卻再也不敢相信愛的時候。

 

戴夫的玩偶伴侶,名叫謝朵奈。

 

他和娃娃戴了結婚對戒,向身邊親友宣布:謝朵奈,就是他的妻子。

他對謝朵奈是一見鍾情,第一次見面就愣了三分鐘,「她完完全全是我的理想型。

 

他還結合自己的性格愛好,給謝朵奈設定了完整的背景和來歷。比如他喜歡英國和日本,所以謝朵奈是英日混血。

 

戴夫常常看著謝朵奈的照片,想像她會喜歡什麼,會怎麼說話,怎麼做事,讓她的「人格」不斷發展完善。

 

謝朵奈的一切人格,都因他的想像而生。

 


戴維買下謝朵奈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在感情方面受過傷。

 

被問和娃娃跟真人在一起有什麼區別?

 

他說:「激情過後,她還會留在自己身邊。第二天醒來,她還在那裡。我可以活在自己構建的世界裡。

 

他堅定地表示,就算現在遇到了那個生命中對的人,他也不可能放棄謝朵奈。

 

現在他考慮用人工智慧「哈莫妮」來升級他的謝朵奈,技術成熟後,她可以說話、眨眼、微笑。

 

太美好了。

 

對於人們的不解,他覺得這不過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

 

而另一名玩偶資深用戶菲爾,即便有時候會被人罵瘋子、變態,也毫不掩飾自己和玩偶之間的關系。


經常用輪椅帶著自己的玩偶去酒吧,去各個地方給它拍照,就像和自己的女友約會一樣。

他談過幾次戀愛,都不太順利,在感情上都有點自我封閉了。

 

周圍人都說,他和娃娃在一起之後,明顯比原來開心多了,臉上總是帶著笑。

無疑,他們選擇玩偶/機器人伴侶,很重要的原因是不愛社交,或社交不順,或在感情中受過傷,沒有安全感,對真實的親密關系失望。

 

一邊渴望著愛,一邊害怕現實中的親密關系帶來的諸多麻煩、痛苦,寧願不戀愛,不結婚。

 

在美國,結婚率掉到一個世紀以來的最低,而且還在下降,出現「性蕭條」現象。

 

在日本,20-30歲的未婚人士不想談戀愛,喜歡一個人生活,出現越來越多的線上虛擬色情服務。

 

韓國一個小夥子說:「我養活自己就很不容易了,有妻子和孩子只會讓我更麻煩。

 

中國的離婚率連漲15年,結婚率越來越低,現在的年輕人不喜歡談戀愛,越來越恐婚。

 

客體關系理論認為,人活著是為了尋求和他人的連接。

 

在無法和人建立安全連接時,人們得不到足夠的愛和支持,會用各種方式迴避,或把自己對他人的依戀轉移到物件身上,去消解人與生俱來的孤獨感。

 

比如小孩喜歡自己的枕頭、玩具、布偶等,擁抱這些物件以獲得安全及依賴感;成人依賴電子產品、人工智慧,用文愛、嗑炮、網戀等方式去滿足情感需求。

 

而機器人伴侶不會讓你悲傷、失望、沮喪、憤怒……可以活在自己喜歡的、可控的世界裡,不需要面對人性的復雜和變化,不會受傷,不會被拋棄。

 

非常安全無公害。

 

在愛情方面,真實好像慢慢輸給了虛擬。

不否認,機器人伴侶能在一定程度上陪伴你走過一段黑暗時光,能滿足你一時的需要,但一輩子呢?

 

這是真的愛情嗎?或許只是在找一個服務於自己的「愛情」。


△《奇葩說》第三季辯手黃豪平認為「愛上人工智慧不算愛情」

03

真正的愛,是愛上有缺點的真實的你


我想起《黑鏡》第二季的第一集。

 

瑪莎和男友艾什相戀多年。一次車禍,艾什死了,瑪莎痛不欲生。


接著還發現自己懷孕了,無法面對沒有艾什的生活,幾近崩潰。

 

她聽朋友建議,用艾什在社交網路留下的資訊,用AI技術還原了一個具有人工智慧的「假艾什」,每天語音聊天,好像他從未死去。


後來「假艾什」有了肉身和真人長得一模一樣。

 

艾什生前其實是一個渾身都是缺點的戀人,沉迷網路,邋邋遢遢,倆人經常吵架拌嘴。

 

但「假艾什」很完美,百依百順,隨傳隨到,瑪莎需要什麼他就做什麼。

 

他不用吃飯,但可以假裝咀嚼食物。


他對做愛沒感覺,但可以執行內置程序里的性愛教程,讓瑪莎達到高潮。


他不用睡覺,但可以假裝閉上眼睛睡覺。


戀人「復活」了,瑪莎一開始很開心,後來覺得怪怪的。假艾什雖和真艾什外貌一樣,聲音一樣,說話方式一樣,但就是少了點了什麼。

 

他,真的很假。

 

從不違逆她的意願和要求,一切行為都是執行指令。

 

瑪莎叫他滾,他就滾。

 

瑪莎說艾什會和他爭論,不會叫走就走。他接到指令後,又走回來。

 

瑪莎說他應該反抗,他就說程序里沒有這樣。


他把瑪莎稱作「管理員」,而不是女朋友。

她崩潰了。帶他去懸崖邊,叫他跳下去,他就真的要跳。

 

瑪莎說,真艾什會害怕,會哭,不會真的就這么跳了。假艾什識別到這個信號,開始求饒,哭。

 

瑪莎終於「夢醒了」,她真的永遠失去了艾什。

 

真正愛的,是那個會和她作對頂嘴,會窩在沙發里像個懶蟲,做愛時不會很勇猛,但所有情緒和需要都是真真切切的那個男朋友。

 

機器人伴侶的「完美」,一味取悅你,會讓你從感覺上欺騙了自己,你以為不再孤獨了。

 

但已經失去了和自己的真實連接,內心是更深的孤獨。

 

真正的愛,不是一方下命令,一方服從討好。

 

愛是不可控的,有缺憾的。不完美的你知道它充滿嫉妒、貪欲、自私,但還是想要靠近它,擁有它。


愛是我看到你的優點和缺點,我願意接納你人格陰影的部分時,產生了愛。

 

愛是兩個真實的人,在關系裡的一次次矛盾沖突中,暴露出自己的陰暗面。


去接近痛苦,去感受孤獨,去體會分離,學會放下自己的自戀,去表達、發現、接納自己不完美的部分,讓自我變得更完整。

 

自媒體作者雷斯林曾寫道:性和愛最大的缺點,就是需要兩個人完成。

 

而我,愛這個缺點。


04

 「機器人伴侶會讓人喪失人性,

人和人之間更疏離」    

 

機器人伴侶對人類,還有更深一層的威脅。

 

機器人與人工智慧倫理學教授凱瑟琳·理查森,可能是全世界範圍內,對機器人伴侶最堅定的反對者。

 

她抨擊:機器人伴侶,會讓人喪失人性,讓人和人之間更加疏離。

在她看來,這種娃娃是因為商業目的被製造出來的,是色情商品。

 

甚至,她認為這是在物化女性,把女性當做私有財產,而不是一個人。

 

現在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女性都在遭受種種令人髮指的家庭暴力、性暴力、性侵、強制賣淫等。

 

如果習慣了使用娃娃或機器人伴侶,他們會不會不尊重生命,把對娃娃的暴力轉移到真實的人身上?

這並非危言聳聽。

 

曾寶儀和一位成人玩偶資深用戶布里克聊完之後,充滿了擔憂。

 

布里克因為婚姻破裂,他不想再和真正的女人談感情。而娃娃讓他在兩性關繫上沒有任何壓力。

 

主要是,性生活。

 

他覺得他的成人玩偶非常結實耐用。而且很自豪地說,測試過娃娃的「極限」在哪裡。

 

「你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這會讓你很有興致。」


當他想和娃娃在一起的時候,就拿張椅子放在角落裡,坐在椅子上,喝著啤酒,看著它們,他就知道哪一個最能吸引自己了。

 

看到這里的時候,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讓我想起那些古裝劇的青樓里,嫖客叉著腰,色眯眯地用目光掃過一排老鴇準備的姑娘,任他挑選。

 

像買賣一樣挑選,然後為他服務,甚至可能會被虐待蹂躪。



而人工智慧領域的世界級專家戴維·拉維早已預測:「2050年之前,人類會和機器人結婚」。

 

再過100年,甚至可以生兒育女。

 


但他非常擔憂,當機器人的智力達到一定高度,可能會比人類更優秀,從而想掌管世界。

 

也許有一天,我們製造出來的機器會不再需要人類的存在了。

 

和曾寶儀一樣,我沒有辦法想像跟一個機器人結婚。

 

但無論我們接不接受,這個時代終究到來,我們更需要思考的是,該怎麼面對它。


最後

  

「愛上人工智慧算不算愛情?」第三季《奇葩說》有一期探討了這個問題。

 

反方黃執中提出一個思考:當科技越來越進步,虛擬和現實還有沒有差別?我們還有沒有必要,去分辨真和假?」

 

他認為人沒有什麼好驕傲的,在千百年前,我們的軀體就比不過動物。百萬年後,我們的智力也比不過電腦。

 

那還有什麼東西,讓你覺得自己還是人?


他給出的答案是: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還在意真假。

 

不然,沒尊嚴。


我始終覺得,再完美的機器人,都不如真實的你。

 

一個有優點,也有缺點的,完整的,鮮活的你。

 

世界和我愛著你。

作者簡介:笛子,讓文字的力量,抵達你的心上。壹心理主筆團,一群和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輕人。微信公眾號: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