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快乐。”

林旭打开微信,给暗恋了三年的女神顾瑶发去一条节日祝福,很正常地没有得到回复。三年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对方有事热络、无事冷淡的态度。

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顾瑶的,脑海中关于过去的记忆十分模糊,只有几个具体的片段清晰得仿佛就在眼前。

比如顾瑶在阳光下柔软的长发,和她白到耀眼的裙角。

等了十分钟,微信没有丝毫动静,林旭把手机扔到桌子上,转头去洗漱。然而,就在他推开门的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道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发出来的。

“怎么还不更新啊?作者故意的吧?卡在这里急死人了!”

“愚人节才是表白的最佳时机。”宿舍里,刘帆一边吃着外卖,一边煞有介事地说,“如果对方答应了,就说‘全世界都在说假话,只有我一片真心’。如果对方不同意,也可以找个台阶说是愚人节玩笑。”

林旭听着他侃侃而谈,有个奇怪的念头在心里呼之欲出,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说顾瑶——”

“兄弟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怂恿你跟顾瑶表白啊!”刘帆连连摆手,“谁都知道,你和她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身为传媒学院公认的院花,从刚入学起,肤白貌美的顾瑶就受到了全院男生的关注。作为大她一届的学长,林旭很自然地成了她的众多舔狗之一,早安晚安,节日转账,甚至为了顾瑶拒绝了同班同学李瑞的表白。可惜对方却始终不冷不热。

林旭叹了口气,拨了拨外卖里蔫巴巴的青菜,还是没胃口地放下了筷子。

“你也别难过。”看他这样,刘帆反而安慰起来,“顾瑶那样的高岭之花,本来就是我们普通人不该想的······”

“不,我是想问你······”林旭打断了他,“你还记得,我为什么会喜欢顾瑶吗?”

刘帆愣了愣:“这、这我怎么会记得······你的感情,应该你记得啊?”

“问题就出在这里。”林旭说,“我也不记得了——不光是我喜欢顾瑶的原因,实际上,顾瑶这个人的一切,我都不太记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又一次听到了那渺远的、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深水鱼雷一枚,作者大大快出来更新吧~”

刘帆握著筷子,呆若木鸡:“林旭,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林旭点了点头。

“从今天早上开始,我就能听到这种古怪的声音了。”林旭说著,深吸了一口气,“我本来还以为,是我自己产生的幻听。”

“地雷十枚,作者大大求更新!”

“一般都是八点更啊,现在都十点了,怎么还没动静?”

他们的身边,纷乱的催更声接次响起,嘈嘈切切,不绝于耳。明明宿舍里只有他们俩,林旭却觉得似乎四面八方到处都是人。刘帆更是紧张兮兮地把宿舍门反锁起来,但是声音依然没有停止。

“这个声音说的话······听起来像是读者催更?”刘帆摩挲著下巴,皱起眉头,“今天是愚人节,这不会是谁搞的愚人节玩笑吧?”

“我觉得不太像。”林旭说,“我们就是两个普通大四学生,谁会无聊到跟我们开这种玩笑啊?成本也太高了吧?”

他跟刘帆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答案。显然,他们心里都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只是谁也不敢开口。

最后,林旭哑著嗓子说:“上网查一查吧。”

他打开微博,输入愚人节三个字,微博自动跳出了“愚人节不明声音”的话题,为数不多的讨论中,大家都遇到了和他们相同的情况。

“内容是什么?是催更吗?”

“是啊!你也听到了吗?”

“除了催更的评论,还有投票的、扔鱼雷的、甚至骂作者的······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是愚人节玩笑吗?”

林旭越看越心底冰凉,“盒子理论”四个字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同时,他听到了一道庄严而熟悉的声音,清晰地响在他的脑海里。

“因为作者愚人节要跟女神表白,手无存稿,断更一天,还望各位理解。”

他猛然扭头,问刘帆:“你听到了吗?!”

刘帆面露不解:“听到什么?”

“有一个人,刚才在我脑子里说话。”林旭的声音在发抖,“他说,因为愚人节要去表白,所以断更一天······”

他呆坐在原地,感受到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凉感缭绕在心头。盒子裂开了一线缝隙,照进来的却不是光,是恐惧。

那个荒诞惊人、却又令人不得不信服的猜测,同时涌上了林旭和刘帆的脑海。

“我们······是生活在一本书里的人!”

“你听说过‘盒子理论’吗?一种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科幻理论,也许我们整个宇宙只是另一个物种的黄粱一梦,我们也只是某个盒子中的生物。”

刘帆听林旭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都坍缩了下去。

无神论已经在这个世界流传了多年,他们却陡然发现造物主是存在的。而且创造他们的人,只是一个在愚人节才敢跟女神表白的可怜屌丝。

他呆坐在椅子上,似乎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林旭沉默了很久,忽然说:“我们活了二十多年,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发现这件事?”

刘帆一怔:“因为······愚人节?”

“不,是因为断更。”林旭站起来,目光出奇的冷静,“因为作者断更,盒子的缝隙才被打开了。”

对于一本书来说,作者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书中人无法反抗他的安排,甚至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而因为这一次断更引发了读者的不满,他们才终于得以窥见盒子外的世界。

林旭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感情——也许就是因为作者的扯淡设定,他才会拒绝李瑞,喜欢上压根儿就不熟悉的顾瑶吧?

林旭尽量克制住自己狂乱的心跳,从椅子上起身,盯着刘帆的眼睛:“现在能听到声音的还只有少数人,我们必须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世界是个盒子!”

“必须要想办法逃脱作者的掌控!”

说完这句话,林旭立刻感觉到自己重任在肩,仿佛屠龙的勇士,整个人都热血沸腾起来。受到他的情绪感染,刘帆也很激动地站了起来:“我有办法!我舅舅是电视台的主持人,他主持的节目‘午间两点半’,每天下午全国直播。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读者的抱怨声仍在他们身边不断响起,林旭和刘帆却已经可以渐渐做到无视了。

“舅舅!”电话接通后,刘帆立刻说明了来意,“今天下午的节目直播,我和我同学想参加!”

“嗯,是有关人类命运存亡的大事······”刘帆说著,话语的尾音忽然断掉了。他握着手机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再发出声音。

林旭有些着急地伸手戳了戳他:“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你舅舅同意了吗?”

刘帆挂了电话,转过头看着他,目光有些奇异:“他同意了。”

“我舅舅说,他也听到了那些奇怪的声音······”

林旭站在一旁,默默地把心里排练了千百次的台词又背了一遍。

刘帆看着眼前大厅里忙碌的工作人员,又一次叮嘱了林旭一遍:“我舅舅说,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把这件事说清楚。因为三分钟后领导们察觉到不对,就会立刻关闭直播网路。”

“总之,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刘帆的舅舅冲著镜头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今天的节目,我们请到了一位特别嘉宾——来自京华大学的大四学生林旭,他会告诉大家一些有趣的事情。”

林旭走入亮白的灯光下,接过话筒。对准他的镜头让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刻是他唯一的机会,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让更多的人相信他。

“我首先要申明,我接下来说的这一切,并不是愚人节玩笑。”林旭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庄严而凝重,“这个世界,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我们,都只是一本书中的内容而已。”

市中心商业街的LED巨屏上显示出林旭的脸,他口中吐出的话堪称惊天动地。路人纷纷驻足停留,仰头看着荧幕,议论纷纷。

“这是谁?他在说什么?”

“‘午间两点半’的愚人节特辑吗?应该是台词吧。”

“我知道有人和我一样,从今早起,就开始听到奇怪的声音,而且找不到来源,就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不要怀疑是幻听或者愚人节玩笑,那是来自盒子外人类的声音。”林旭吐字又快又准确,“我们是生活在书里的人,生死爱恨都由不得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作者断更了一天,让我们知道了盒子外的世界,我们就会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巨大的荧幕下,仰起头,嘈杂的议论声里,青年讲出了那个荒唐的事实。

“你们想想,我们的人生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失败的工作,这么多没过的考试,这么多不如人意的感情?!那是因为读者不喜欢平淡的故事,所以作者才把我们的命运安排成坎坷起伏的悲剧。”

“可我们不是这么糟糕的人,本来不该过这么挫败的人生!”

墙上的挂钟往前走了一格,可直播并没有被掐断。林旭惊异地向刘帆舅舅看过去,对方冲着他摆口型:继续说。

“······今天,就是我们难得的机会,去反抗我们的造物主,也就是这本书的作者。”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旭的心头倏然涌上一股莫名的不安,但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因为他断更了一天,所以我们拥有了一天的自由,将不再受到作者设定好的命运限制。今天是愚人节,更是我们拥抱自由的节日!”

他放下话筒走出镜头范围,这才发现自己手心全是冷汗。刘帆迎上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说得太好了,太好了!”

林旭点点头,转头问他舅舅:“为什么时间到了,直播却没有被切断?”

刘帆舅舅看着他的眼神异常复杂,其中似乎蕴藏着千百种他不懂的深意:“那是因为······他们也被你说的话打动了。”

林旭的演讲视讯飞速地传遍了网路,短短一小时就攀升到微博热搜榜第一。他和刘帆回学校的路上,引起了无数路人的围观。

走入校门,笑容甜美的顾瑶迎了上来:“林旭,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好厉害啊!”

林旭点点头,在人群里寻找另一个人的身影。

“你在找谁呢?”顾瑶问。

林旭的目光移到她脸上:“顾瑶,我以前做的那些事,都是作者的安排。抱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顾瑶脸色猛地一变,与此同时,林旭终于在人群里找到了李瑞,忙不迭地走了过去。

娇小可爱的姑娘望着他,眼神清澈,笑容明亮——这才是他真正该喜欢的人。

“李瑞。”林旭站在她面前,发出邀请,“一起去湖边走走吧。”

他们走在学校湖畔,林旭感叹著:“我都没想到,这么荒唐的事,大家居然真的相信了。”

“因为除了你之外,还有不少人也听到了盒子外面的声音。”李瑞说,“而且,你说的话正好戳中了大家心里的点······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失败太久了。

“不管盒子的事是不是真的,大家总需要给自己的平庸人生找到一个理由。”

林旭问她:“你也是因为这个才相信的吗?”

“不。”李瑞摇摇头,认真地说,“因为你说的话,我全都相信。”

林旭感受到热流在胸口涌动,忽然觉得鼻子发酸:“作者为什么要那么写呢?害我错过了你好几年。”

李瑞轻声安慰道:“至少我们现在能在一起了。”

他们静静地站在湖边,学校的广播惯例开始播放今日新闻,排在第一条的就是林旭的演讲。这样的惊天发现,相当于证实了上个世纪科幻界“盒子理论”的真实性,引得专家们纷纷参与讨论。

接下来是社会法治新闻,听完林旭的话,有不少人跑去抢劫银行和珠宝店,无一例外地被抓了起来。

“我们是在做平时不敢做的事,不后悔!”犯人们说。

林旭有些哭笑不得,和身旁的李瑞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新闻的结尾,播报员说:“盒子理论被证实后,各国经过紧急商讨,决定实行天梯计划,一艘不带转向功能的探测器将被送入太空,准备突破盒子的边界。另外,从今晚九点起,各国将在世界范围内燃放烟花,直至明日天亮——庆祝我们难得的、可贵的自由。”

林旭看向身边的李瑞:“一起去看烟花吗?”

天色尚未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林旭和李瑞已经到了江边广场。这里水面平坦,视野辽阔,是看烟花的好地方。他们到时,广场已经有了不少人。

林旭在人群里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甚至包括牵着手的刘帆和顾瑶。看来,大家都实现了一些过去不敢想的事情。他和李瑞相视一笑,找了个好地方等著烟花大会。

时间到了九点,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漆黑的天幕炸开第一朵浅金色的烟花,碎裂的火花向着辽阔的江面坠落下去。紧接着有更多五光十色的焰火升腾,炸开,然后落入水面。

明灭的火光映在李瑞瞳孔里,衬得她眼睛闪闪发亮。林旭偷偷转头看了她很多次,没错过对方唇角转瞬即逝的微笑。

“为什么偷笑?”

“因为开心啊。”李瑞凝视著远处的烟花,头也不转地说,“之前你拒绝了我的表白,我伤心了好久。我没想到,我们还能有一起看烟花的机会。”

林旭缄默了片刻,说:“还算数吗?”

李瑞一怔:“······什么?”

“之前的表白,还算数吗?”林旭说,“不算数也没关系,这一次就由我来说吧。李瑞,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虽然烂俗无新意,可她等这一句话,等了三年。

“好啊。”李瑞坚定地说著,仿佛在说婚礼的誓词般庄严,“我愿意。”

两个人紧紧地牵起手,继续凝望远处绚烂的烟花。他们没有提及未来,甚至刻意回避着明天的到来。因为两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明天,作者可能会恢复更新,到那时盒子再度封闭,也许他们又会重归陌路。

“至少让我享受这一晚的宁静和幸福吧。”林旭想。

烟花一朵接一朵碎裂在水面,气氛在光影中越发温馨暧昧。江边广场的人们在整夜燃放的烟花里,等到了朝阳东升,映红了半边水面。

李瑞轻声说:“就算你重新去喜欢顾瑶,也要记得这一夜啊。”

林旭觉得喉头发紧,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还记得昨天听到的声音,说作者每天早上八点更新。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他眼前的天空、太阳和江水,身边的人群和李瑞,这些明明都是真实存在的,为什么竟然只是一本书里的背景?

为什么他一定要去喜欢顾瑶?

为什么他们的命运只能由作者决定?

“我不愿意认命!”林旭说著,忽然下定决心,越发用力地抓紧了李瑞的手,“李瑞,我不会认命的!”

太阳已经完全升上了天空,林旭盯着腕上的手表,眼看着时针寸寸挪过,最终指向了8点的位置。

他猛地闭上眼睛,再睁开,那抹温热仍然停留在他的手心。怔愣片刻后,一阵狂喜涌上了林旭心头:“李瑞······李瑞!我没有忘掉这一夜,我们真的逃脱了作者的掌控!”

他转头,从李瑞眼底看到了相同的情绪,巨大的惊喜几乎让他喜极而泣。

“天啊,这是什么神转折,神仙写文啊!”

倏然间,古怪渺远的声音,再度从天空尽头传来。

“顾瑶绿茶婊,林旭早该看清了!”

“林旭和李瑞好甜好感人!”

“脑洞好大,这安排绝了!”

——这次听到声音的,显然不再只是那零星的几个人了。

辽阔的江边广场站着成千上万人,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如出一辙:疑惑、惊恐、绝望······共同混杂成千万张似哭似笑的脸。

他们仍然站在原地,这世界像是一个巨大的舞台,演出谢幕,有无数掌声和赞誉。可他们却根本无法高兴起来。

林旭声嘶力竭地冲著天空大喊:“为什么?难道盒子里的生物,永远都只配被你们愚弄吗?”

没有回答。绝望的情绪像瘟疫一样,在人群中飞速传染著。

天地间只回荡著林旭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像是配合这悲壮场面的盛大哀歌。

“我不会认命的!你等著!”

“接电话!接电话!”

手机在桌面上响了许多下,林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编辑暴躁的声音:“林旭你脑子有病吗?我好不容易帮你谈到一个出版商,就让你改一下《盒中之爱》前面的bug,你又乱续写什么后续剧情!跟我开愚人节玩笑呢?”

林旭愣了愣:“······什么续写?”

“你自己干的事自己不清楚?出版这事儿黄了,你就等著饿死吧!”

盛怒的编辑没打算听他辩解,直接挂掉了电话。

窗外炽烈的阳光照在他脸上,回想着编辑的话,林旭彻底清醒过来。他顾不上收拾自己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下了床,赤脚跑向了书房。

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林旭彻底陷入了失业的困顿。一年后,父母拒绝再给他生活费,闲在家里的他开始尝试写网文,前几本都阅读量惨淡,收入只能勉强果腹。只有这本《盒中之爱》热度稍微高些,算是小有所成。

《盒中之爱》所讲的故事,出自林旭心中最大的遗憾。上大学时,他和同班同学李瑞本来互生好感,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就在这时,新生顾瑶入学,立刻抓住了他的目光。

一个是院花,天之骄女;一个是普通女孩,虽然温柔,可是平凡。出于虚荣心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林旭开始接近顾瑶,并渐渐冷落了李瑞。

那年愚人节,李瑞向他表白,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没过多久,顾瑶交了个高富帅男友,为了让对方放心,她彻底断掉了和林旭他们这些备胎的联系。

从那之后,林旭就一直单身至今。

去年大学同学聚会时,他重见李瑞,对方依旧温柔可爱,手里挽著已经订婚的、出色的男友。林旭却毫无建树,胡子拉碴,看起来落魄又颓唐。

李瑞跟他打招呼的时候,林旭顾不上回应,慌不择路地转头逃走。他不想从李瑞的眼里,看到她对自己失败人生的怜悯或者厌弃。

那时候他才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要追求那朵不切实际的高岭之花,反而忽略了身边唾手可得的幸福?

“站在李瑞身边的那个男人,本来应该是我才对。”

这个念头一起,就挡也挡不住,干脆就写起了他和李瑞的故事,并且改写了顾瑶入学后的剧情走向和结局。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移情别恋是出自那卑劣又虚荣的心理,于是把锅都推给了“盒子的制造者”。

《盒中之爱》写作过程中,引发了不少读者的关注和讨论,甚至在完结后很长一段时间,热度也没有降下去。林旭趁势联系了网站编辑,经过一番拉扯后,对方同意帮他联系一些出版商试试看。

“如果这本书出版大卖,李瑞看到后会有什么反应呢?是会后悔,还是感动?”

这个念头,在林旭心里深深地扎了根。

电脑被打开了,画著动漫美少女的桌面一闪而过。林旭顾不得欣赏,只是匆匆打开自己写文的网站后台,然后目瞪口呆地盯着荧幕。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好几个月前就已经完结的《盒中之爱》,居然多出了一段续写的剧情。

在新的剧情里,林旭发现,自己对李瑞的爱,竟然仍旧出自作者的剧情安排,情绪几近崩溃。全人类都听到了故事读者的声音,一度陷入绝望中。

然而人类并没有认命,而是开始想尽一切办法,逃脱这个盒子,也逃离作者的掌控。

在世界秩序短暂地崩坏之后,人类反而格外团结起来。他们探索地心和深海,制造飞船飞往更远的星空和宇宙,试图搭建逃离盒子的“梯子”。

而且,他们居然真的摸到了门路。那艘飞向宇宙的探测器发来信号,找到了疑似空间节点的宇宙黑洞。

“也许,穿过这里,我们就能打破盒子的束缚。”

这是最新更新的章节里出现的最后一句话。

《盒中之爱》完结后的再度更新,重新引发了读者们的讨论。

“不是完结了吗?怎么又开始更新了!”

“写的什么啊?这不是个爱情故事吗,作者打算写科幻?”

“细思极恐!”

林旭越浏览评论心越沉,他当初安排的剧情,应该在看完烟花依旧记得彼此的那一刻戛然而止,这是他早就想好的感人结局,保证能赚足读者的眼泪。可后来续写的剧情是什么情况?难道有黑客入侵了他的电脑?

编辑的电话再次打来:“林旭,出版商那边说了,天黑之前改完,就还有回转的余地!你马上把后面的剧情给我改了,还是围绕着爱情的主线改,具体细节发挥你随意!”

本来死气沉沉的林旭精神一振:“是!我马上就改!”

他打开文档编辑器,开始码字,然而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他敲出的一行行文字,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一些新的文字不受控制的出现在荧幕上,这些新生的文字,完全不是他本来想写的那样!

“人类制造出一艘可以穿越黑洞的宇宙飞船。几位世界顶尖的科学家上了那艘飞船,准备跟随它一探究竟。”

“对于盒子外的世界,他们从一开始的恐惧绝望,到现在的无比好奇,这份好奇已经持续了太久,人类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

“林旭透过玻璃凝望辽阔无垠的宇宙。他不知道打破盒子之后会发生什么,可他却怀着满心期待。”

“打开盒子的那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电脑荧幕上,一行行文字出现,消失,又出现。空气中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压力,林旭脊梁逐渐弯曲,满头大汗,喘着气敲打键盘,试图与那无形的敌人对抗。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古怪而渺远的声音,此起彼伏,忽近忽远,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

“这个作者的脑洞也太大了吧!”

“今天的更新好好看啊!”

“求后续!求后续!”

敲打键盘的手猛然一顿,林旭整个人僵在椅子上,眼底渐渐浮现出浓得化不开的恐惧。他不敢回头,更不敢细想脑海中的声音,无数的阴影倾压空气,传来刺耳的“嘶嘶”声,仿佛一只巨兽向他袭来。

电脑的右下角弹出一条微博热搜话题:“愚人节惊现不明声音,人类陷入惶恐之中。”

他空洞的瞳孔中,倒映出荧幕上的最后一行字:

“原来世界像一个俄罗斯套娃。盒子的外面,是更大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