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快樂。」

林旭打開微信,給暗戀了三年的女神顧瑤發去一條節日祝福,很正常地沒有得到回復。三年了,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對方有事熱絡、無事冷淡的態度。

他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顧瑤的,腦海中關於過去的記憶十分模糊,只有幾個具體的片段清晰得彷彿就在眼前。

比如顧瑤在陽光下柔軟的長髮,和她白到耀眼的裙角。

等了十分鐘,微信沒有絲毫動靜,林旭把手機扔到桌子上,轉頭去洗漱。然而,就在他推開門的一瞬間,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一道聲音,似乎是從很遙遠的地方發出來的。

「怎麼還不更新啊?作者故意的吧?卡在這裏急死人了!」

「愚人節才是表白的最佳時機。」宿舍里,劉帆一邊吃着外賣,一邊煞有介事地說,「如果對方答應了,就說『全世界都在說假話,只有我一片真心』。如果對方不同意,也可以找個台階說是愚人節玩笑。」

林旭聽着他侃侃而談,有個奇怪的念頭在心裏呼之欲出,最後還是忍不住問道:「你說顧瑤——」

「兄弟你別誤會,我可不是慫恿你跟顧瑤表白啊!」劉帆連連擺手,「誰都知道,你和她之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身為傳媒學院公認的院花,從剛入學起,膚白貌美的顧瑤就受到了全院男生的關注。作為大她一屆的學長,林旭很自然地成了她的眾多舔狗之一,早安晚安,節日轉賬,甚至為了顧瑤拒絕了同班同學李瑞的表白。可惜對方卻始終不冷不熱。

林旭嘆了口氣,撥了撥外賣里蔫巴巴的青菜,還是沒胃口地放下了筷子。

「你也別難過。」看他這樣,劉帆反而安慰起來,「顧瑤那樣的高嶺之花,本來就是我們普通人不該想的······」

「不,我是想問你······」林旭打斷了他,「你還記得,我為什麼會喜歡顧瑤嗎?」

劉帆愣了愣:「這、這我怎麼會記得······你的感情,應該你記得啊?」

「問題就出在這裏。」林旭說,「我也不記得了——不光是我喜歡顧瑤的原因,實際上,顧瑤這個人的一切,我都不太記得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又一次聽到了那渺遠的、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聲音:「深水魚雷一枚,作者大大快出來更新吧~」

劉帆握著筷子,呆若木雞:「林旭,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林旭點了點頭。

「從今天早上開始,我就能聽到這種古怪的聲音了。」林旭說著,深吸了一口氣,「我本來還以為,是我自己產生的幻聽。」

「地雷十枚,作者大大求更新!」

「一般都是八點更啊,現在都十點了,怎麼還沒動靜?」

他們的身邊,紛亂的催更聲接次響起,嘈嘈切切,不絕於耳。明明宿舍里只有他們倆,林旭卻覺得似乎四面八方到處都是人。劉帆更是緊張兮兮地把宿舍門反鎖起來,但是聲音依然沒有停止。

「這個聲音說的話······聽起來像是讀者催更?」劉帆摩挲著下巴,皺起眉頭,「今天是愚人節,這不會是誰搞的愚人節玩笑吧?」

「我覺得不太像。」林旭說,「我們就是兩個普通大四學生,誰會無聊到跟我們開這種玩笑啊?成本也太高了吧?」

他跟劉帆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答案。顯然,他們心裏都有一個模糊的想法,只是誰也不敢開口。

最後,林旭啞著嗓子說:「上網查一查吧。」

他打開微博,輸入愚人節三個字,微博自動跳出了「愚人節不明聲音」的話題,為數不多的討論中,大家都遇到了和他們相同的情況。

「內容是什麼?是催更嗎?」

「是啊!你也聽到了嗎?」

「除了催更的評論,還有投票的、扔魚雷的、甚至罵作者的······這到底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啊,是愚人節玩笑嗎?」

林旭越看越心底冰涼,「盒子理論」四個字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同時,他聽到了一道莊嚴而熟悉的聲音,清晰地響在他的腦海里。

「因為作者愚人節要跟女神表白,手無存稿,斷更一天,還望各位理解。」

他猛然扭頭,問劉帆:「你聽到了嗎?!」

劉帆面露不解:「聽到什麼?」

「有一個人,剛才在我腦子里說話。」林旭的聲音在發抖,「他說,因為愚人節要去表白,所以斷更一天······」

他呆坐在原地,感受到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冰涼感繚繞在心頭。盒子裂開了一線縫隙,照進來的卻不是光,是恐懼。

那個荒誕驚人、卻又令人不得不信服的猜測,同時湧上了林旭和劉帆的腦海。

「我們······是生活在一本書里的人!」

「你聽說過『盒子理論』嗎?一種上世紀80年代提出的科幻理論,也許我們整個宇宙只是另一個物種的黃粱一夢,我們也只是某個盒子中的生物。」

劉帆聽林旭說完這句話後,整個人都坍縮了下去。

無神論已經在這個世界流傳了多年,他們卻陡然發現造物主是存在的。而且創造他們的人,只是一個在愚人節才敢跟女神表白的可憐屌絲。

他呆坐在椅子上,似乎失去了全身的力氣。

林旭沉默了很久,忽然說:「我們活了二十多年,為什麼直到今天才發現這件事?」

劉帆一怔:「因為······愚人節?」

「不,是因為斷更。」林旭站起來,目光出奇的冷靜,「因為作者斷更,盒子的縫隙才被打開了。」

對於一本書來說,作者就是無所不能的神。書中人無法反抗他的安排,甚至根本察覺不到他的存在。而因為這一次斷更引發了讀者的不滿,他們才終於得以窺見盒子外的世界。

林旭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感情——也許就是因為作者的扯淡設定,他才會拒絕李瑞,喜歡上壓根兒就不熟悉的顧瑤吧?

林旭盡量剋制住自己狂亂的心跳,從椅子上起身,盯着劉帆的眼睛:「現在能聽到聲音的還只有少數人,我們必須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世界是個盒子!」

「必須要想辦法逃脫作者的掌控!」

說完這句話,林旭立刻感覺到自己重任在肩,彷彿屠龍的勇士,整個人都熱血沸騰起來。受到他的情緒感染,劉帆也很激動地站了起來:「我有辦法!我舅舅是電視台的主持人,他主持的節目『午間兩點半』,每天下午全國直播。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讀者的抱怨聲仍在他們身邊不斷響起,林旭和劉帆卻已經可以漸漸做到無視了。

「舅舅!」電話接通後,劉帆立刻說明了來意,「今天下午的節目直播,我和我同學想參加!」

「嗯,是有關人類命運存亡的大事······」劉帆說著,話語的尾音忽然斷掉了。他握着手機站在原地,半天沒有再發出聲音。

林旭有些着急地伸手戳了戳他:「怎麼了?怎麼突然不說話了?你舅舅同意了嗎?」

劉帆掛了電話,轉過頭看着他,目光有些奇異:「他同意了。」

「我舅舅說,他也聽到了那些奇怪的聲音······」

林旭站在一旁,默默地把心裏排練了千百次的台詞又背了一遍。

劉帆看着眼前大廳里忙碌的工作人員,又一次叮囑了林旭一遍:「我舅舅說,你只有三分鐘的時間把這件事說清楚。因為三分鐘後領導們察覺到不對,就會立刻關閉直播網絡。」

「總之,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劉帆的舅舅沖著鏡頭露出一個標準的微笑:「今天的節目,我們請到了一位特別嘉賓——來自京華大學的大四學生林旭,他會告訴大家一些有趣的事情。」

林旭走入亮白的燈光下,接過話筒。對准他的鏡頭讓他意識到,眼前的這一刻是他唯一的機會,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讓更多的人相信他。

「我首先要申明,我接下來說的這一切,並不是愚人節玩笑。」林旭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莊嚴而凝重,「這個世界,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我們,都只是一本書中的內容而已。」

市中心商業街的LED巨屏上顯示出林旭的臉,他口中吐出的話堪稱驚天動地。路人紛紛駐足停留,仰頭看着熒幕,議論紛紛。

「這是誰?他在說什麼?」

「『午間兩點半』的愚人節特輯嗎?應該是台詞吧。」

「我知道有人和我一樣,從今早起,就開始聽到奇怪的聲音,而且找不到來源,就好像來自另一個世界。不要懷疑是幻聽或者愚人節玩笑,那是來自盒子外人類的聲音。」林旭吐字又快又準確,「我們是生活在書里的人,生死愛恨都由不得自己。如果不是因為作者斷更了一天,讓我們知道了盒子外的世界,我們就會這樣渾渾噩噩地過完一生!」

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巨大的熒幕下,仰起頭,嘈雜的議論聲里,青年講出了那個荒唐的事實。

「你們想想,我們的人生里怎麼會有這么多失敗的工作,這么多沒過的考試,這么多不如人意的感情?!那是因為讀者不喜歡平淡的故事,所以作者才把我們的命運安排成坎坷起伏的悲劇。」

「可我們不是這么糟糕的人,本來不該過這么挫敗的人生!」

牆上的掛鍾往前走了一格,可直播並沒有被掐斷。林旭驚異地向劉帆舅舅看過去,對方沖着他擺口型:繼續說。

「······今天,就是我們難得的機會,去反抗我們的造物主,也就是這本書的作者。」說到這裏的時候,林旭的心頭倏然湧上一股莫名的不安,但卻被他強行壓了下去,「因為他斷更了一天,所以我們擁有了一天的自由,將不再受到作者設定好的命運限制。今天是愚人節,更是我們擁抱自由的節日!」

他放下話筒走出鏡頭範圍,這才發現自己手心全是冷汗。劉帆迎上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說得太好了,太好了!」

林旭點點頭,轉頭問他舅舅:「為什麼時間到了,直播卻沒有被切斷?」

劉帆舅舅看着他的眼神異常復雜,其中似乎蘊藏着千百種他不懂的深意:「那是因為······他們也被你說的話打動了。」

林旭的演講視訊飛速地傳遍了網絡,短短一小時就攀升到微博熱搜榜第一。他和劉帆回學校的路上,引起了無數路人的圍觀。

走入校門,笑容甜美的顧瑤迎了上來:「林旭,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好厲害啊!」

林旭點點頭,在人群里尋找另一個人的身影。

「你在找誰呢?」顧瑤問。

林旭的目光移到她臉上:「顧瑤,我以前做的那些事,都是作者的安排。抱歉,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顧瑤臉色猛地一變,與此同時,林旭終於在人群里找到了李瑞,忙不迭地走了過去。

嬌小可愛的姑娘望着他,眼神清澈,笑容明亮——這才是他真正該喜歡的人。

「李瑞。」林旭站在她面前,發出邀請,「一起去湖邊走走吧。」

他們走在學校湖畔,林旭感嘆著:「我都沒想到,這么荒唐的事,大家居然真的相信了。」

「因為除了你之外,還有不少人也聽到了盒子外面的聲音。」李瑞說,「而且,你說的話正好戳中了大家心裏的點······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失敗太久了。

「不管盒子的事是不是真的,大家總需要給自己的平庸人生找到一個理由。」

林旭問她:「你也是因為這個才相信的嗎?」

「不。」李瑞搖搖頭,認真地說,「因為你說的話,我全都相信。」

林旭感受到熱流在胸口涌動,忽然覺得鼻子發酸:「作者為什麼要那麼寫呢?害我錯過了你好幾年。」

李瑞輕聲安慰道:「至少我們現在能在一起了。」

他們靜靜地站在湖邊,學校的廣播慣例開始播放今日新聞,排在第一條的就是林旭的演講。這樣的驚天發現,相當於證實了上個世紀科幻界「盒子理論」的真實性,引得專家們紛紛參與討論。

接下來是社會法治新聞,聽完林旭的話,有不少人跑去搶劫銀行和珠寶店,無一例外地被抓了起來。

「我們是在做平時不敢做的事,不後悔!」犯人們說。

林旭有些哭笑不得,和身旁的李瑞對視一眼,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新聞的結尾,播報員說:「盒子理論被證實後,各國經過緊急商討,決定實行天梯計劃,一艘不帶轉向功能的探測器將被送入太空,準備突破盒子的邊界。另外,從今晚九點起,各國將在世界範圍內燃放煙花,直至明日天亮——慶祝我們難得的、可貴的自由。」

林旭看向身邊的李瑞:「一起去看煙花嗎?」

天色尚未完全暗下來的時候,林旭和李瑞已經到了江邊廣場。這裏水面平坦,視野遼闊,是看煙花的好地方。他們到時,廣場已經有了不少人。

林旭在人群里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甚至包括牽着手的劉帆和顧瑤。看來,大家都實現了一些過去不敢想的事情。他和李瑞相視一笑,找了個好地方等著煙花大會。

時間到了九點,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漆黑的天幕炸開第一朵淺金色的煙花,碎裂的火花向著遼闊的江面墜落下去。緊接着有更多五光十色的焰火升騰,炸開,然後落入水面。

明滅的火光映在李瑞瞳孔里,襯得她眼睛閃閃發亮。林旭偷偷轉頭看了她很多次,沒錯過對方唇角轉瞬即逝的微笑。

「為什麼偷笑?」

「因為開心啊。」李瑞凝視著遠處的煙花,頭也不轉地說,「之前你拒絕了我的表白,我傷心了好久。我沒想到,我們還能有一起看煙花的機會。」

林旭緘默了片刻,說:「還算數嗎?」

李瑞一怔:「······什麼?」

「之前的表白,還算數嗎?」林旭說,「不算數也沒關系,這一次就由我來說吧。李瑞,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雖然爛俗無新意,可她等這一句話,等了三年。

「好啊。」李瑞堅定地說著,彷彿在說婚禮的誓詞般莊嚴,「我願意。」

兩個人緊緊地牽起手,繼續凝望遠處絢爛的煙花。他們沒有提及未來,甚至刻意迴避著明天的到來。因為兩個人心裏都很清楚,明天,作者可能會恢復更新,到那時盒子再度封閉,也許他們又會重歸陌路。

「至少讓我享受這一晚的寧靜和幸福吧。」林旭想。

煙花一朵接一朵碎裂在水面,氣氛在光影中越發溫馨曖昧。江邊廣場的人們在整夜燃放的煙花里,等到了朝陽東升,映紅了半邊水面。

李瑞輕聲說:「就算你重新去喜歡顧瑤,也要記得這一夜啊。」

林旭覺得喉頭發緊,幾乎說不出話來。他還記得昨天聽到的聲音,說作者每天早上八點更新。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

他眼前的天空、太陽和江水,身邊的人群和李瑞,這些明明都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竟然只是一本書里的背景?

為什麼他一定要去喜歡顧瑤?

為什麼他們的命運只能由作者決定?

「我不願意認命!」林旭說著,忽然下定決心,越發用力地抓緊了李瑞的手,「李瑞,我不會認命的!」

太陽已經完全升上了天空,林旭盯着腕上的手錶,眼看着時針寸寸挪過,最終指向了8點的位置。

他猛地閉上眼睛,再睜開,那抹溫熱仍然停留在他的手心。怔愣片刻後,一陣狂喜湧上了林旭心頭:「李瑞······李瑞!我沒有忘掉這一夜,我們真的逃脫了作者的掌控!」

他轉頭,從李瑞眼底看到了相同的情緒,巨大的驚喜幾乎讓他喜極而泣。

「天啊,這是什麼神轉折,神仙寫文啊!」

倏然間,古怪渺遠的聲音,再度從天空盡頭傳來。

「顧瑤綠茶婊,林旭早該看清了!」

「林旭和李瑞好甜好感人!」

「腦洞好大,這安排絕了!」

——這次聽到聲音的,顯然不再只是那零星的幾個人了。

遼闊的江邊廣場站着成千上萬人,他們臉上的表情都如出一轍:疑惑、驚恐、絕望······共同混雜成千萬張似哭似笑的臉。

他們仍然站在原地,這世界像是一個巨大的舞台,演出謝幕,有無數掌聲和贊譽。可他們卻根本無法高興起來。

林旭聲嘶力竭地沖著天空大喊:「為什麼?難道盒子里的生物,永遠都只配被你們愚弄嗎?」

沒有回答。絕望的情緒像瘟疫一樣,在人群中飛速傳染著。

天地間只回蕩著林旭撕心裂肺的咆哮聲,像是配合這悲壯場面的盛大哀歌。

「我不會認命的!你等著!」

「接電話!接電話!」

手機在桌面上響了許多下,林旭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編輯暴躁的聲音:「林旭你腦子有病嗎?我好不容易幫你談到一個出版商,就讓你改一下《盒中之愛》前面的bug,你又亂續寫什麼後續劇情!跟我開愚人節玩笑呢?」

林旭愣了愣:「······什麼續寫?」

「你自己乾的事自己不清楚?出版這事兒黃了,你就等著餓死吧!」

盛怒的編輯沒打算聽他辯解,直接掛掉了電話。

窗外熾烈的陽光照在他臉上,回想着編輯的話,林旭徹底清醒過來。他顧不上收拾自己睡得亂糟糟的頭發,下了床,赤腳跑向了書房。

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林旭徹底陷入了失業的困頓。一年後,父母拒絕再給他生活費,閑在家裡的他開始嘗試寫網文,前幾本都閱讀量慘淡,收入只能勉強果腹。只有這本《盒中之愛》熱度稍微高些,算是小有所成。

《盒中之愛》所講的故事,出自林旭心中最大的遺憾。上大學時,他和同班同學李瑞本來互生好感,只差捅破那層窗戶紙。就在這時,新生顧瑤入學,立刻抓住了他的目光。

一個是院花,天之驕女;一個是普通女孩,雖然溫柔,可是平凡。出於虛榮心和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林旭開始接近顧瑤,並漸漸冷落了李瑞。

那年愚人節,李瑞向他表白,被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沒過多久,顧瑤交了個高富帥男友,為了讓對方放心,她徹底斷掉了和林旭他們這些備胎的聯系。

從那之後,林旭就一直單身至今。

去年大學同學聚會時,他重見李瑞,對方依舊溫柔可愛,手裡挽著已經訂婚的、出色的男友。林旭卻毫無建樹,鬍子拉碴,看起來落魄又頹唐。

李瑞跟他打招呼的時候,林旭顧不上回應,慌不擇路地轉頭逃走。他不想從李瑞的眼裡,看到她對自己失敗人生的憐憫或者厭棄。

那時候他才開始後悔,為什麼當初要追求那朵不切實際的高嶺之花,反而忽略了身邊唾手可得的幸福?

「站在李瑞身邊的那個男人,本來應該是我才對。」

這個念頭一起,就擋也擋不住,乾脆就寫起了他和李瑞的故事,並且改寫了顧瑤入學後的劇情走向和結局。

他不願意承認自己移情別戀是出自那卑劣又虛榮的心理,於是把鍋都推給了「盒子的製造者」。

《盒中之愛》寫作過程中,引發了不少讀者的關注和討論,甚至在完結後很長一段時間,熱度也沒有降下去。林旭趁勢聯系了網站編輯,經過一番拉扯後,對方同意幫他聯系一些出版商試試看。

「如果這本書出版大賣,李瑞看到後會有什麼反應呢?是會後悔,還是感動?」

這個念頭,在林旭心裏深深地扎了根。

電腦被打開了,畫著動漫美少女的桌面一閃而過。林旭顧不得欣賞,只是匆匆打開自己寫文的網站後台,然後目瞪口呆地盯着熒幕。

「這、這是怎麼回事?!」

本來好幾個月前就已經完結的《盒中之愛》,居然多出了一段續寫的劇情。

在新的劇情里,林旭發現,自己對李瑞的愛,竟然仍舊出自作者的劇情安排,情緒幾近崩潰。全人類都聽到了故事讀者的聲音,一度陷入絕望中。

然而人類並沒有認命,而是開始想盡一切辦法,逃脫這個盒子,也逃離作者的掌控。

在世界秩序短暫地崩壞之後,人類反而格外團結起來。他們探索地心和深海,製造飛船飛往更遠的星空和宇宙,試圖搭建逃離盒子的「梯子」。

而且,他們居然真的摸到了門路。那艘飛向宇宙的探測器發來信號,找到了疑似空間節點的宇宙黑洞。

「也許,穿過這裏,我們就能打破盒子的束縛。」

這是最新更新的章節里出現的最後一句話。

《盒中之愛》完結後的再度更新,重新引發了讀者們的討論。

「不是完結了嗎?怎麼又開始更新了!」

「寫的什麼啊?這不是個愛情故事嗎,作者打算寫科幻?」

「細思極恐!」

林旭越瀏覽評論心越沉,他當初安排的劇情,應該在看完煙花依舊記得彼此的那一刻戛然而止,這是他早就想好的感人結局,保證能賺足讀者的眼淚。可後來續寫的劇情是什麼情況?難道有黑客入侵了他的電腦?

編輯的電話再次打來:「林旭,出版商那邊說了,天黑之前改完,就還有迴轉的餘地!你馬上把後面的劇情給我改了,還是圍繞着愛情的主線改,具體細節發揮你隨意!」

本來死氣沉沉的林旭精神一振:「是!我馬上就改!」

他打開文檔編輯器,開始碼字,然而更可怕的事情出現了——他敲出的一行行文字,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一些新的文字不受控制的出現在熒幕上,這些新生的文字,完全不是他本來想寫的那樣!

「人類製造出一艘可以穿越黑洞的宇宙飛船。幾位世界頂尖的科學家上了那艘飛船,準備跟隨它一探究竟。」

「對於盒子外的世界,他們從一開始的恐懼絕望,到現在的無比好奇,這份好奇已經持續了太久,人類必須要得到一個答案。」

「林旭透過玻璃凝望遼闊無垠的宇宙。他不知道打破盒子之後會發生什麼,可他卻懷着滿心期待。」

「打開盒子的那一天,終於要到來了。」

電腦熒幕上,一行行文字出現,消失,又出現。空氣中彷彿有一股看不見的壓力,林旭脊樑逐漸彎曲,滿頭大汗,喘著氣敲打鍵盤,試圖與那無形的敵人對抗。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古怪而渺遠的聲音,此起彼伏,忽近忽遠,似乎來自另一個世界。

「這個作者的腦洞也太大了吧!」

「今天的更新好好看啊!」

「求後續!求後續!」

敲打鍵盤的手猛然一頓,林旭整個人僵在椅子上,眼底漸漸浮現出濃得化不開的恐懼。他不敢回頭,更不敢細想腦海中的聲音,無數的陰影傾壓空氣,傳來刺耳的「嘶嘶」聲,彷彿一隻巨獸向他襲來。

電腦的右下角彈出一條微博熱搜話題:「愚人節驚現不明聲音,人類陷入惶恐之中。」

他空洞的瞳孔中,倒映出熒幕上的最後一行字:

「原來世界像一個俄羅斯套娃。盒子的外面,是更大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