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火如荼的世界杯女足正在进行,看着各支队伍八仙过海,尽显其能。尤其是欧洲五大联赛的女足技术高超,配合流畅,打法先进,令人赏心悦目!看着她们,我回忆起三十多年前一起训练比赛的那些女孩子们。

那时我所在的小学五年级男子足球队已经名声鹤立了,曾经获得过全市五人制比赛的冠军。我们这些小队员一度成为校长倡导同学们学习的榜样。后来县体委响应上级号召,组建了初中部的女子足球队。为了帮助女足快速进步,我们这些小伙子们经常被老师安排去给她们当陪练。

这些女孩子一般比我们大个两三岁,个头也高。训练热情很高,踢比赛也很认真。她们多数半路出家,有的练过田径,有的练过射击,但没有踢过球,所以都要从头练习传接球、带球这些基本功。我记得她们排成两列,两人面对练习传球,一个个严肃认真,很像那么回事。她们进步很快,没多久,老师就安排他们和我们进行训练比赛了。当然,我们这些技术精湛的“老江湖们”肯定打得她们找不着北,比赛后当我们得意洋洋地离开时,我发现这些小姐姐们一个个涨红了脸,低着头,委屈地快掉眼泪了。

但以后,她们进步很快,传切配合越来越熟练,有时和我们比赛竟也呈现出分庭抗礼之势。我们这些小男生一度占不到优势。因为我是球队的进攻核心,她们会安排两三个人盯防我,前拥后护地把我看得死死的,让我无从发挥。她们的战术很有效,因为限制住我这个进球大神,她们有时还能赢我们。但是,虽然是比赛对手,她们对我们很尊敬,很爱护。尤其是对我,她们心底里很佩服我这个球星小老弟,每次比赛都重点关照,有时情急之下把我推倒了,或是踢伤了。她们都会急迫地围拢过来关心我的伤势,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就像对自己的亲弟弟一样,那份热心,那份着急,就像碰坏了她们最珍贵的东西。突然得到这么多姐姐们的关爱,我有些受宠若惊,红着脸,很不好意思。

她们训练之外,都很爱美。平时都打扮漂漂亮亮,乾乾净净。有一个春天的傍晚,一场大雨倾盆而下,我们提前训练完,冒着雨一起往场外走。突然,女队的守门员,那位大个子女孩轻轻地哼唱起来:“哗啦啦,哗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都在跑……”她的歌声低沉,婉转动人,大家也一起跟着她唱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在雨中,一群少年男女,怀揣着梦想,唱着歌,欢声笑语,一路前行。

后来她们去参加省内的比赛。好像是成绩一般。再后来可能是上级不再重视和支持,她们这支女足队就解散了。大家各奔东西。以后再也没联系过。

当时人们还不认可女孩踢球,觉得这是不务正业。这些女孩子敢于挑战世俗的压力,顶着冷嘲热讽,埋头苦练,努力拚搏,不管结局怎样,都是值得佩服的。

所以当我看着电视直播的世界杯女足比赛时,心想如果三十年前,我们小县城的那支风风火火的女足不解散,一代代传承下来,全国无数个像我们一样的小县城也这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我们各级别的女足青训体系,联赛体系坚持开展下来,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很怀念那些姐姐们!祝她们静好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