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火如荼的世界盃女足正在進行,看着各支隊伍八仙過海,盡顯其能。尤其是歐洲五大聯賽的女足技術高超,配合流暢,打法先進,令人賞心悅目!看着她們,我回憶起三十多年前一起訓練比賽的那些女孩子們。

那時我所在的小學五年級男子足球隊已經名聲鶴立了,曾經獲得過全市五人制比賽的冠軍。我們這些小隊員一度成為校長倡導同學們學習的榜樣。後來縣體委響應上級號召,組建了初中部的女子足球隊。為了幫助女足快速進步,我們這些小夥子們經常被老師安排去給她們當陪練。

這些女孩子一般比我們大個兩三歲,個頭也高。訓練熱情很高,踢比賽也很認真。她們多數半路出家,有的練過田徑,有的練過射擊,但沒有踢過球,所以都要從頭練習傳接球、帶球這些基本功。我記得她們排成兩列,兩人面對練習傳球,一個個嚴肅認真,很像那麼回事。她們進步很快,沒多久,老師就安排他們和我們進行訓練比賽了。當然,我們這些技術精湛的“老江湖們”肯定打得她們找不着北,比賽後當我們得意洋洋地離開時,我發現這些小姐姐們一個個漲紅了臉,低着頭,委屈地快掉眼淚了。

但以後,她們進步很快,傳切配合越來越熟練,有時和我們比賽竟也呈現出分庭抗禮之勢。我們這些小男生一度占不到優勢。因為我是球隊的進攻核心,她們會安排兩三個人盯防我,前擁後護地把我看得死死的,讓我無從發揮。她們的戰術很有效,因為限制住我這個進球大神,她們有時還能贏我們。但是,雖然是比賽對手,她們對我們很尊敬,很愛護。尤其是對我,她們心底里很佩服我這個球星小老弟,每次比賽都重點關照,有時情急之下把我推倒了,或是踢傷了。她們都會急迫地圍攏過來關心我的傷勢,嘰嘰喳喳地問東問西,就像對自己的親弟弟一樣,那份熱心,那份着急,就像碰壞了她們最珍貴的東西。突然得到這么多姐姐們的關愛,我有些受寵若驚,紅着臉,很不好意思。

她們訓練之外,都很愛美。平時都打扮漂漂亮亮,乾乾凈凈。有一個春天的傍晚,一場大雨傾盆而下,我們提前訓練完,冒着雨一起往場外走。突然,女隊的守門員,那位大個子女孩輕輕地哼唱起來:“嘩啦啦,嘩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都在跑……”她的歌聲低沉,婉轉動人,大家也一起跟着她唱了起來,聲音越來越大。在雨中,一群少年男女,懷揣着夢想,唱着歌,歡聲笑語,一路前行。

後來她們去參加省內的比賽。好像是成績一般。再後來可能是上級不再重視和支持,她們這支女足隊就解散了。大家各奔東西。以後再也沒聯系過。

當時人們還不認可女孩踢球,覺得這是不務正業。這些女孩子敢於挑戰世俗的壓力,頂着冷嘲熱諷,埋頭苦練,努力拚搏,不管結局怎樣,都是值得佩服的。

所以當我看着電視直播的世界盃女足比賽時,心想如果三十年前,我們小縣城的那支風風火火的女足不解散,一代代傳承下來,全國無數個像我們一樣的小縣城也這樣,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我們各級別的女足青訓體系,聯賽體系堅持開展下來,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很懷念那些姐姐們!祝她們靜好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