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法的真性,是超越美丽和丑陋的。美与丑都只是我们心中创造的观念。它们与五蕴是难分难解的。

一个艺术家的眼中,什么都可以被认为是美丽,什么也可以被视为丑陋。

一条河、一片云、一片叶、一朵花、一线阳光,或一个金黄色的下午,全都具备不同的美。

我们这里旁边的金竹也非常美丽。但也许没有任何美丽,会比一个女人的美更容易使一个男人动心。

如果他被美色迷倒的话,他便会失去道业。

当一个人已因看透而得道,便会看到美的依然是美,丑的也仍然是丑。

但因已证得解脱,便不会被系于它们任何一样。当一个解脱了的人看美,他也同时会看到其中包含着不美的部分。

这个人会明白到一切的无常和空性,包括了一切美的和丑的。因此,他不会被美所迷,也不会抗拒丑陋。

唯一不会褪灭和产生苦恼的美,就是慈悲和已得解脱的心。慈悲就是无条件、无希求的爱心。

已得解脱的心是不受环境和外来因素影响的。慈悲和已得解脱的心才是最真的美。

那美中的平和喜悦就是真正的平和喜悦。精进地修行吧,那样便会证得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