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那一塊地還沒有得到具體的答覆,但是籌錢借錢的事情,已經是當務之急了。

要做幾手準備。

我現在在心裡是計劃,樣樣都準備賒賬,水泥砂漿賒賬,鋼筋材料賒賬,輕鋼建築賒賬,這一切都在賒賬的計劃之中。

這一個計劃和想像是美好的,暫時手裡一分錢沒有,卻又能將一個高端大氣的幼稚園 建成功,敢於如此之想,並敢於具體操作實施,是需要很大的決心和勇氣的。

可是如果萬一人家都不賒賬給我呢,又怎麼辦?

能夠賒得到賬,是我的運氣和福氣!

可是人家不願意賒賬也是正常現象,憑什麼人家一定要賒賬給我呢,畢竟賒賬出去是要擔一定風險的。

這一點必須理解。

在這個誠信缺失的社會,很多老闆就死在賒賬之上。我認識有幾個勾機大老闆,風光之時,說起來到處都是錢,哪裡哪裡欠他幾萬,哪裡又哪裡還欠他幾萬,可就是追來追去追不回來。現在已經被欠賬拖死了,因為是供錢買勾機,幾個月不還月供,商家就把勾機收走了。人家欠著他的錢,人家沒有誠信,可是因為欠賬收不回來,他又欠著別人的錢,一到過年之時,沒有錢還給人家,給人家講再多的好話又有何用?從而他自己也就失去了誠信!社會上的誠信就是這么一環套一環丟失的,有的人本身就是一個無賴,而有的人本身是一個講誠信的人,卻又在被動無奈中失去誠信。

從目前來說,我的誠信度在這里還是很好的,但是生意人都為了穩妥和保險,賒賬之事還是很微妙的,一切都不好說。

所以我必須要找到一個萬全之策,萬一,我說的是萬一,賒不到賬,要有一個補救措施,絕對不能讓工程半途而廢。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能夠借得到錢。所以頭很痛,鴨梨山大啊!

當然這一切都還在假想之中,要等到租到那一塊地再說。

如果那一塊地租得成功,所有的工作就要立即開展,開弓沒有回頭箭,必須按原計劃硬著頭皮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