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喂,110吗?我要报警。”白龙马站在一米高的长凳上手握着听筒,北风吹得她身上白毛四起,像夏天五月的柳絮。

“原因?”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晰而明朗,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警察。

白龙马哇一下哭了出来:“小白要煮了我,清炖、红烧我。”

“...小白是谁?”

“她说我的肉一定很好吃。”白龙马的声线颤抖,模样惨淡。

“...”

事情发生在一天前,小白开车带她去野炊,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等红灯的间隙,小白突然拿起手机刷视频,她偏头过去,就看见小白手机上播放的都是各种兔肉吃播视频。她捋着白龙马的毛,笑得不怀好意:“不知道你吃起来香不香?

白龙马一个激灵,从她怀里跳了起来,一蹦三丈高。

 

02

一个月前,她家新来了客人,“哎呀,白龙马最近又肥了啊。”

“是啊,过两天就可以煮了吃了。”小白捏住白龙马粗壮的脖子,巧笑倩兮。

白龙马立马缩起了身子,耷拉着两只又白又长的大耳朵。“我不肥,我很苗条,我是兔界的小仙女。”白龙马在心里小声bb。

是的,白龙马是只兔子,今年刚过完一岁的生日,已经被自称为小白的人喊肥了。

小白是她的妈妈,她貌美如花,善良可爱,机智勇敢,心怀理想,最重要的是她特有文化,给她起了一个特好听的名字,有一次她听见小白在跟别人炫耀,“是不是很好听,很大气,很有画面感!”

白龙马心想,真的不是对我寄予厚望吗?

不过,此时看着秤上的体重呈指数函数飙升,她终于产生了应激反应,不能再胖了,她对自己说,先从每日的食谱下手。

不吃不吃不吃,她看着眼前接踵而至的丰盛晚餐,努力将自己缩在墙角,极力抵抗着食物的诱惑。

小白看着她反常的举动,转头对她的好姐妹说,“她是不是抑郁了?”

白龙马骄傲地扬起了头,“仙女怎么可能抑郁,我是在减肥!”

“你是不是虐待人家了?她都变瘦了。”一个穿着绿色短裙的小姐姐开口了,白龙马差点要跳起来,她兴冲冲地奔向食物面前,刚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小白冷冷地说,“还瘦,你看她都肥成什么样了?”

白龙马这下真的抑郁了。

  

03

白龙马一个人在空旷的街上放松心情,碰到了隔壁阿姨家的宠物,玉儿。她昂着骄傲的头,迈着桀骜不驯的步伐,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慢向她走了过来。

“玉儿。”白龙马热情地举起小手打招呼。

玉儿和白龙马是同一天被主人带回家的,只是,看着玉儿面带自信,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神态,白龙马这才意识到什么叫别人家的宠物。

一个高贵、傲慢,凌驾于主人之上,一个胆怯、肥硕,蹂躏于主人之手。

白龙马向玉儿请教驭主之术,玉儿眯起双眼,瞥了眼她肥壮的身材,突然捂住嘴巴尖叫道:“天呐,你怎么这么肥。”

白龙马:...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白龙马无心享受;一个俊朗帅气的男孩子要摸她的头,她撒腿就跑;连小白给她买最爱吃的胡萝卜,她都没有兴致。

白龙马整日郁郁寡欢,小白决定带她去野炊。

  

04

时间线回到现在,“咳。”警察叹了口气,“那你知不知道小白的电话啊?”

小白赶来的时候,就看见白龙马委屈巴巴地站在角落里,手拿着丝帕抹着眼泪,看见小白,头立马埋进脖子里,露出淡红色的皮肤。

小白忍着笑,把她搂进怀里,“我开玩笑的,我怎么会煮了你呢?”

白龙马小脸一倔,眼泪又要流出来了,“那你昨天还说要炖了我。”

“我哪有。”小白挠了挠头,替她顺着额头上濡湿的兔毛,“我说的是等你长大后。”

“...”白龙马的脸色更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