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汝南县 王虹

    在距离驻马店市汝南县城十公里处的三桥镇臻头河行政村有一个叫做“仁义井”的自然村,连村名就叫“仁义井”!这个村落三四十户人家,民风淳朴,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在这片仁慈的土地上,此地处臻头河北岸,依傍千年东流不息的臻头河,西边100米毗邻省道219公路梁祝大道南。

      听说过“以水代酒”的传说吗?若水可代酒,那么,这仁义村里就藏着那口盛满故事的仁义井。

      早在东汉末年,汝南郡的臻头河航运发达,水陆两路通衢,八方商贾云集中原,茶商盐商途经汝水,其中也不乏周游天下的文人墨客,山西介休人郭林宗(传说中名字)和河南古慎阳(今正阳县)的黄叔度(传说名字)两位便是其中的文人雅士,且都名声小有显赫。

      有一年的仲夏,山西的郭林宗迢迢千里东游至汝南郡,在汝水河畔沿途坊间流传着汝南名士黄叔度的逸闻,传闻黄叔度乐善好施,德馨乡里,广结善缘,尊敬之意顿生,决定专程去拜访一下黄生。

    炎热的天气里,郭林宗行至臻头河北的一个小村,口渴难耐,村道旁有树,在树下恰好看到有口井,井边有供路人打水饮用的瓦罐,环顾四下也未见有人他就自行拿起瓦罐打水,喝下清冽的井水,酷热顿消好多,准备再提一罐慢慢洗把脸,待打第二瓦罐时,郭林宗踏在井台上的脚下打了滑,人打了个趔趄,提着的瓦罐碰到了井沿,瓦罐碎裂,郭林宗看到这情况,自觉很不好意思,就在井边等候有人来,他决定拿钱赔瓦罐,左等右等,来了个与他年龄相仿的谦谦君子,恰好这人刚好是路过的黄叔度,听郭林宗叙述完这一状况,哈哈大笑,笑的郭林宗满脸羞愧,他连忙拦着掏银子欲赔偿的这位山西客人。

      两人互报了家门,互通八字,叔度年长为兄,林宗年幼为弟,各自崇敬对方,黄叔度由衷的赞叹道:弟的品格高尚,提水,罐破,你没有乘人不备悄悄走掉,而是原地等待着致歉赔偿,让人顿生敬佩,小事不大,但足以证明弟的人品上佳!不交这样的朋友与情与理都不容许啊!

      二人相见恨晚,无话不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家事国事、广抒豪情、共襄未来,谋求造福乡梓之道,二人携手同游汝南郡,京汉的南北官道上,留下了他俩畅游同行的足迹。

      十多天的时光匆匆走过,郭林宗家有老母,不便在外过度久留,欲返回山西,临行前的一天,他俩又来到了村头大树下的那口井边,忽然井口有淡淡的酒香飘来,不知是谁发现了这个奇异的情况,只道是两个仁义的人在这个仁义的村庄里发生的这个以水会友的偶遇故事让人牢记?所以有人感叹道是天意呀,苍天赐水,且似酒,黄兄举杯敬林宗慷慨饮下,朋友自此招手远归,天涯作别,唯留挚友情意,珍惜之意,待客之意,以水代酒,井水如酒,酒水情长,伯牙遇子期,知己琴音藏。

      岁月悠悠,沧海桑田,变幻的是时间,不便的仁慈孝善一直在绵长的岁月长河中熠熠生辉,当地人知道并传播了这个互相礼仪谦让的故事,为了纪念,从那时起那口井就被叫成了“仁义井”,那个不大的村子也被叫成了“仁义村”。

    后人为了铭记,有人专门刻了石碑立于仁义井旁,居住在仁义村的村民世世代代都是用这个井里的水生活着,来来往往的客商途经此地,饮用仁义井的水,在仁义村的客栈里饮马歇脚,顺便再听听仁义井的故事,井中的水从来也没有干涸过。

      随着时光变迁,生活饮用水用了经过滤的自来水了,仁义井慢慢的被闲置了,只是偶尔有人在炎热的夏季在井中冰西瓜。

      有人曾传言过仁义井的水能治病,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也就是二十七八年前,忽然有一天听一个邻居说她的一个什么小毛病需要用仁义井里的水做药引子,这完全把仁义井的水给神化了呀!有段时间,人称有移居外地居住的人专门拿来盛水的容器,带走仁义井的水,也或许是对故乡故土家乡水怀有丝丝割舍不断的情感吧。

      据村民介绍,前两年有人驱车从山西专程来仁义村釆访仁义井的传说,莫不是郭林宗后人?

      生活在汝南县城的老一辈人都知道这儿有一个仁义井和一个关于仁义谦让的美好故事。

      现在的臻头河行政村也被称之为仁义之村,为提高美丽乡村的地域名片形象,仁义井也居了头功。

      百度上有篇文章是汝南县作协副主席,河南省作协会员王继伟老师写的《先有仁义井,后有仁义村》,基本上故事内容,人物一致,在仁义村,遇到的村民的村民张口就能道出黄叔度和郭林宗的名字。

      年逾花甲的老奶奶也能圆满的讲出仁义井的故事。

      这口上千年的井如今默默的固守在着它静谧的岁月一隅中,据守井人---一位退休的老校长介绍,原来的京汉官道就从井旁南北延伸着,连接着遥远的南方和北方,昔日繁华悄然在井边消散了N年,井周的地基几十年前还稍许高些,近年来,村民建房,四周抬高地基,而井不变,也井周是四块青石板环扣着的,井口下是水位很高的水,水上长了青苔,井口被一块石板盖着,目的是防止家禽家畜类的掉到井里,传说中的井碑早已没了踪影,距古井几米远处有砌在几块青石上方的带雕刻花纹的残碑一块,一起堆砌的在此不知多久了,井碑也该是民间文物呀!据村民说是被当年的那场“破四旧”运动给“破”掉了,可惜了。

    作为一个热衷公益者,也想呼吁一下,当地政府也好,爱心企业家、商家也好,能有谁主动出资把这口千年古井保护性加固整休一下,重树井碑,固化井周,还原历史原貌,像汝南县的其它著名的风物传说一样,如梁祝传说、悟颖塔、董永遇仙处、鹅鸭池等等。

    喜欢这个温情的故事,也衷心希望这片仁慈仁爱的热土永远都是一片希望的田野,永远美丽富饶。

    曾经两次到过仁义井,欲把故事讲述与人共享,如有冒犯前者曾经报导过仁义井的前辈,本人先在此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