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汝南縣 王虹

    在距離駐馬店市汝南縣城十公里處的三橋鎮臻頭河行政村有一個叫做“仁義井”的自然村,連村名就叫“仁義井”!這個村落三四十戶人家,民風淳樸,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在這片仁慈的土地上,此地處臻頭河北岸,依傍千年東流不息的臻頭河,西邊100米毗鄰省道219公路梁祝大道南。

      聽說過“以水代酒”的傳說嗎?若水可代酒,那麼,這仁義村裡就藏着那口盛滿故事的仁義井。

      早在東漢末年,汝南郡的臻頭河航運發達,水陸兩路通衢,八方商賈雲集中原,茶商鹽商途經汝水,其中也不乏周遊天下的文人墨客,山西介休人郭林宗(傳說中名字)和河南古慎陽(今正陽縣)的黃叔度(傳說名字)兩位便是其中的文人雅士,且都名聲小有顯赫。

      有一年的仲夏,山西的郭林宗迢迢千里東游至汝南郡,在汝水河畔沿途坊間流傳着汝南名士黃叔度的逸聞,傳聞黃叔度樂善好施,德馨鄉里,廣結善緣,尊敬之意頓生,決定專程去拜訪一下黃生。

    炎熱的天氣里,郭林宗行至臻頭河北的一個小村,口渴難耐,村道旁有樹,在樹下恰好看到有口井,井邊有供路人打水飲用的瓦罐,環顧四下也未見有人他就自行拿起瓦罐打水,喝下清冽的井水,酷熱頓消好多,準備再提一罐慢慢洗把臉,待打第二瓦罐時,郭林宗踏在井台上的腳下打了滑,人打了個趔趄,提着的瓦罐碰到了井沿,瓦罐碎裂,郭林宗看到這情況,自覺很不好意思,就在井邊等候有人來,他決定拿錢賠瓦罐,左等右等,來了個與他年齡相仿的謙謙君子,恰好這人剛好是路過的黃叔度,聽郭林宗敘述完這一狀況,哈哈大笑,笑的郭林宗滿臉羞愧,他連忙攔着掏銀子欲賠償的這位山西客人。

      兩人互報了家門,互通八字,叔度年長為兄,林宗年幼為弟,各自崇敬對方,黃叔度由衷的贊嘆道:弟的品格高尚,提水,罐破,你沒有乘人不備悄悄走掉,而是原地等待着致歉賠償,讓人頓生敬佩,小事不大,但足以證明弟的人品上佳!不交這樣的朋友與情與理都不容許啊!

      二人相見恨晚,無話不談,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家事國事、廣抒豪情、共襄未來,謀求造福鄉梓之道,二人攜手同游汝南郡,京漢的南北官道上,留下了他倆暢游同行的足跡。

      十多天的時光匆匆走過,郭林宗家有老母,不便在外過度久留,欲返回山西,臨行前的一天,他倆又來到了村頭大樹下的那口井邊,忽然井口有淡淡的酒香飄來,不知是誰發現了這個奇異的情況,只道是兩個仁義的人在這個仁義的村莊里發生的這個以水會友的偶遇故事讓人牢記?所以有人感嘆道是天意呀,蒼天賜水,且似酒,黃兄舉杯敬林宗慷慨飲下,朋友自此招手遠歸,天涯作別,唯留摯友情意,珍惜之意,待客之意,以水代酒,井水如酒,酒水情長,伯牙遇子期,知己琴音藏。

      歲月悠悠,滄海桑田,變幻的是時間,不便的仁慈孝善一直在綿長的歲月長河中熠熠生輝,當地人知道並傳播了這個互相禮儀謙讓的故事,為了紀念,從那時起那口井就被叫成了“仁義井”,那個不大的村子也被叫成了“仁義村”。

    後人為了銘記,有人專門刻了石碑立於仁義井旁,居住在仁義村的村民世世代代都是用這個井裡的水生活着,來來往往的客商途經此地,飲用仁義井的水,在仁義村的客棧里飲馬歇腳,順便再聽聽仁義井的故事,井中的水從來也沒有乾涸過。

      隨着時光變遷,生活飲用水用了經過濾的自來水了,仁義井慢慢的被閑置了,只是偶爾有人在炎熱的夏季在井中冰西瓜。

      有人曾傳言過仁義井的水能治病,上世紀的九十年代,也就是二十七八年前,忽然有一天聽一個鄰居說她的一個什麼小毛病需要用仁義井裡的水做葯引子,這完全把仁義井的水給神化了呀!有段時間,人稱有移居外地居住的人專門拿來盛水的容器,帶走仁義井的水,也或許是對故鄉故土家鄉水懷有絲絲割捨不斷的情感吧。

      據村民介紹,前兩年有人驅車從山西專程來仁義村釆訪仁義井的傳說,莫不是郭林宗後人?

      生活在汝南縣城的老一輩人都知道這兒有一個仁義井和一個關於仁義謙讓的美好故事。

      現在的臻頭河行政村也被稱之為仁義之村,為提高美麗鄉村的地域名片形象,仁義井也居了頭功。

      百度上有篇文章是汝南縣作協副主席,河南省作協會員王繼偉老師寫的《先有仁義井,後有仁義村》,基本上故事內容,人物一致,在仁義村,遇到的村民的村民張口就能道出黃叔度和郭林宗的名字。

      年逾花甲的老奶奶也能圓滿的講出仁義井的故事。

      這口上千年的井如今默默的固守在着它靜謐的歲月一隅中,據守井人---一位退休的老校長介紹,原來的京漢官道就從井旁南北延伸着,連接着遙遠的南方和北方,昔日繁華悄然在井邊消散了N年,井周的地基幾十年前還稍許高些,近年來,村民建房,四周抬高地基,而井不變,也井周是四塊青石板環扣着的,井口下是水位很高的水,水上長了青苔,井口被一塊石板蓋着,目的是防止家禽家畜類的掉到井裡,傳說中的井碑早已沒了蹤影,距古井幾米遠處有砌在幾塊青石上方的帶雕刻花紋的殘碑一塊,一起堆砌的在此不知多久了,井碑也該是民間文物呀!據村民說是被當年的那場“破四舊”運動給“破”掉了,可惜了。

    作為一個熱衷公益者,也想呼籲一下,當地政府也好,愛心企業家、商家也好,能有誰主動出資把這口千年古井保護性加固整休一下,重樹井碑,固化井周,還原歷史原貌,像汝南縣的其它著名的風物傳說一樣,如梁祝傳說、悟穎塔、董永遇仙處、鵝鴨池等等。

    喜歡這個溫情的故事,也衷心希望這片仁慈仁愛的熱土永遠都是一片希望的田野,永遠美麗富饒。

    曾經兩次到過仁義井,欲把故事講述與人共享,如有冒犯前者曾經報導過仁義井的前輩,本人先在此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