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你真心喜欢一个人,你很难确定,他是不是知道这件事。

今天是我毕业后的第七天。

离校前,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声招呼。

我和H老师之间没有太多的故事,从他进教室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喜欢他,他并不是女学生都会喜欢的儒雅翩翩、风趣幽默,正好相反,他笨拙执拗,像我们从小到大班上那种最努力,成绩却仍然只是中等的乖男孩儿,不会和坏孩子玩,每天按时回家做功课,连父母都找不着理由去批评他,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喜欢他让我并不会在上课期间特别留意他,我常常在眼神不小心接触后就赶紧羞愧地低下头,课间休息,他喜欢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而我总是一脸心虚地从他身旁仓惶经过。

他是个有些固执的人,和其他大学老师不一样,他很在意课堂上有没有人积极地响应他,在提问后教室里仍然处于鸦雀无声的情况下,他很生气地给大家布置了本没有必要的留堂作业,因此也给很多人留下了刻板腹黑的印象。

有人说他半夜浏览别人的QQ空间,有人说他禁止上课吃零食充饥。

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

那次作业我做的很认真,我只想让他知道,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敷衍他,虽然他可能并不会批阅这份作业,但他也不至于愤怒地将它们撕碎扔进垃圾桶。

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我在复习过程中碰到了疑惑的地方,于是给他发了条特别长的问题短信。

接着他让我加他QQ详聊。

他之前组建过一个班级学习群,偶而会发一个课后阅片作业在上面,那段时间我很积极地回答问题,但却没有勇气加H的QQ,课程结束后,他解散了群,我的书上只留下一串他的电话号码。

加上H后,他很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哪怕我的有些疑惑愚蠢至极,诸如哪块肌肉只负责舒张,哪块肌肉只负责收缩,但他丝毫没有表现出烦躁,而是颇有耐心地给我解释,并发给我相关资料参考,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特别努力上进又负责任的好老师,和我遇到的其他课上埋头苦读PPT的老师截然不同。

考试完后查成绩,竟然远超出我的预料,是大学期间成绩最好的一次,毕竟我只是个成绩中等的普通学生,而且对自己的要求还并不是很高,我很感激H在复习期间给我的帮助,但却没有任何勇气给他道一句谢谢,我知道每结束一学期的课程后,就不会遇到之前的老师了,于是只有将自己的思念埋到心底。

和H真正意义上的认识是从一场病痛开始的,在此之前,他甚至连我的名字也不知道,更谈不上从那么多学生中留意到如此平庸的我。

我患上了一场莫名其妙的腰痛病,去医院看病时,医生直接拿起针就要扎我,当我质疑要不要做检查时,她那张严肃的面孔绽放的比花儿还美丽,说道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然后迅速地给我开了腰椎平片。

平片结果是疑腰突,建议CT检查。我没有继续做检查,上了年纪的医生戴上了她那副镶着金丝链条的眼镜,手持着倒置的片子,随意地瞄了一眼检验报告,然后对着她身旁那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说,你来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听罢,她和蔼可亲地说道,你还是先扎一次看看吧。

扎完针后,我道了句谢谢转身就离开了,回学校的路上,一种熟悉的感觉又盈满心头,每次从医院回来,这种被忽悠的感觉都特别强烈,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于是,我跟H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就由此开始了。

回到宿舍后,在室友的建议下,我把片子发给了H,权当一次课后阅片练习。结果他很快就回复了,并认真地给我分析片子,像上课时那样讲的头头是道,逻辑分明,后来问到病人是谁?我说是我。

紧接着,他让我去办公室找他。

我在室友的陪同下去了他的办公室,隔着门上的玻璃,我看见他端正地坐在电脑前,他的镜片上还反射着屏幕上的光,蔚蓝色的,像静谧的海面。

他回头看过来时,露出了温馨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时,我总会萌生出一种做他的父母是件特别幸福的事儿。我有时候会看见他跨着一个腰包从清晨的林荫道间走过,阳光洒在他的肩头,他好像又变回了一个系著红领巾乖乖上学的小男孩儿。

之后的很多次,我去诊室找他治疗时,他总会露出那样的笑容。

但他有时候也会侧过头,言语有些语无伦次说不清楚,这在上课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但我的室友们却笃定确有此事。

他常常在帘子外面同我说话,讲一会儿之后,又回到电脑前,我在前期治疗过程里,也是很兴奋的问他,不过都是关于考研的一些鸡零狗碎的杂事儿,我也想过要谈起一些比较随意的话题,但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学生而已,何况跟H并不怎么熟络。

渐渐地,我不再主动说话了,我变得异常安静,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喜欢不再和其他学生一样,我在坐地铁去找他的路上变得特别难过,明明还没有见面,就感觉已经同他告别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播放那段时间听过的音乐。

有一次,我去找他,他碰巧不在,后来在治疗过程中他问起这件事儿,我用着极为平稳的语气回答他,我以为你一直都在了。而事实上,我连日常简单联系的勇气也失掉了,变得刻意木讷又迟钝。

他说,你这人就是太被动了。

后来我们的聊天就变成了,

今天,我在,你来吧。

H老师的性格我并不是很清楚,也许之前只是刻意的表演,在后期治疗过程中,他简直就像六月的天气,阴晴不定。

有时候会觉得他很开朗,有时候又会觉得他特别的烦躁,但最终,我归结为他想让我快点离开,长期的治疗过程可能挫伤了他对自己医术的信心。

腰好了后,我离开了。

走的那天,我们几乎零交流。他扎完针后问我冷吗?我说窗户是开着的吗?他摇了摇头,冷冷地说窗户从来没有开过,然后把我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就再也没有进来了。

他在办公桌那边不停地弄出很响的声音,用力地敲键盘,杯子倒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捡起来之后,它又滚到了地上。红外断了,时间到了,他都没有听见。而在这以前,他会马上跑过来。

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只觉得自己特别讨厌。

我想自己于他而言,不过是个实验品罢了!后来,我买了一支钢笔送给他,我知道这辈子不会再有交集,而他是我见过的最爱学习的人,钢笔最适合不过吧,他看了后,或许能有一丝回忆到我,当然,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也不重要了。

我们又失去了联系。

后来,他又问过我几次腰痛的情况,我自然是无比地开心,但仍然要用客气的口吻去回复他,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他的实验品罢了。

实习期间,我又复发了一次,那段时间他已经不在诊所工作,于是,会议桌成了一张简易的治疗床。

可能是我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他似乎经历了很多年,他的脸上堆满了疲惫,连眼神都是暗淡无力的。

他给我扎了头针,让我多活动腰部,我闭着眼睛笨拙地活动,他说睁开眼睛啊,我说睁眼就太真实了,害怕,他就笑了,那个时候是我进门后他第一次笑,他以前挺喜欢笑的。我心里一边开心,一边难过,我觉得他变沉重了好多,他以前像个孩子,傻傻的,可能是我根本不了解他吧。

两次治疗后疼痛就缓解了一大半,他明显比以前进步了许多,这让我替他开心。

而本可能会有的第三次机会,我选择了放弃,我不能再见他了,黑夜中,看着他发来了所有穴位以及具体操作方法后,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些他并不会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

他后来又找过我一次,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撑着伞,在我们楼下,抱着一堆东西,让我帮他抄半本材料。

我那时已经剪了男生头,我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全新的开始,他递给我东西的时候,说话支支吾吾讲不清楚,我脑子里也嗡嗡作响听不明白,我抱着东西上了楼梯,他才把要说的话发给我,以及谢谢我帮他。

我很快地爬上了二楼,想要趁着他没走多远,目送他离开。但他走的太快了,黑漆漆的雨夜里,他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内心感到一阵怅惘。

我熬着夜帮他抄东西,他突然给我发来一个图片文件,我点开了,发现竟然是自己参加试点考试的照片,一个领导站在我身边,被摄影师抓拍了,我感到一阵惊喜,我没有想到他能够识别出我的样子,甚至曾经一度以为他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

还东西的那天,他喊我去吃饭,我告诉他刚吃完,电话里他让我把东西放保安那儿就好,我感到庆幸,不见面也好,我不想让自己难过。

时间就在不经意间流逝了,我们偶尔会在上班的路上遇见,客气地招手打招呼,开始他是有笑容的,后来,他变得特别冷漠,像一只刺猬,脸上躺满了伤害。

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老师了,我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在我察觉到他改变的那个时间点,他在深夜发了一条新的签名。

我有一千次想要发问的欲望,也有一万个选择闭嘴的理由,我删掉了自己在他空间的留言以及朋友圈里的评论,开始听他主页下面的音乐链接,自以为是地认为那是他所有的心事。

我们再也没有交集,他的女儿也出生很久了,恰好在我生日的前一天。

考研前的某个星期,他突然又在晚上问我腰疼的怎么样了,我礼貌地回复并感谢了他。

我想我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了,有次在图书馆,碰到了一个人和他好像,我不太确定是他,我沉默地推开自习室的门进去复习了,心里颤悠悠的奇怪,五味杂陈。

公布拟录取通知的那天,我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分享对象会是他,哪怕我曾经在脑海里冒出过无数次这样的念头,但我一直认为我不会去实践,因为我是个胆小鬼。

那是个平平无奇的下午,距上一次联系相距了整整半年。

他突然问我在吗?

我内心说不出的激动。

我说我在外面复试了,有什么事儿吗?

他说等你回来帮个忙,他表示很惊讶我竟然没有考本校。一方面,我想去更好的地方,另一方面,我想我是时候忘记他了。

我把自己考试的情况都告诉了他,然后问他需要帮他做什么。结果他告诉我让我帮他还一本书给我上铺的室友。

看到这个回答时我就笑了,然后我说我把室友联系方式给你,或是我让她去你那儿拿?室友学了跟他一样的方向,以后H就是室友的师兄了。

然后他很快地回复说过段时间,他还没看完。

我说那到时候我帮你还吧。

他说好的。之后继续问我考研的情况,并提议我考博的时候考回去。

回学校后,我们又恢复了断断续续的联系,他有时问我有没有上过某堂课,有时让我帮他拍一下课本的某节内容,我在食堂总是很巧合地碰到他,但每一次我们都像在路上偶遇时那样陌生而尴尬。

拍毕业照的的那一天,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晚上,他发消息过来恭喜我顺利毕业了,我问,要还书?

他说暂时还不了,别的老师没有还回来,我说好吧,那我要走了,我让我室友到时候直接过来拿吧,她考的本校,他说好。

几天后,他突然又把那本书的照片发过来了,我问,来拿?

他说你晚上来吧,过来坐坐。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敲了门后,他让我进去,他好像又变回了我第一次见他的模样,一个积极向上还带着半丝笨拙的大男孩儿。

他问,你喝茶吗?

我说,你泡一杯也行。我自己琢磨这句话说出来和听起来都怪怪的。

坐下来后,他把茶递给我,我们开始聊天,事实上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他很喜欢讲道理,聊天内容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关于以后读研各方面注意的问题,他说你要积极点,不能跟本科那样随波逐流。我点了点头,微笑地看着他。

他问,要毕业了,有什么感想要发表的。

我说,觉得很舍不得。

他问,你舍不得什么。

我把头望向窗外,说舍不得学校。

期间他的手机响了两次,第二次响的时候已经10点了,一个小时过得很快,就好像我才刚坐下马上就要走了,他说,回去吧,然后我很快地离开了,就像当初他在阳台上看风景,我迅速地从他身边走过那样。

到寝室后,他又发来了两张图片,是他放在桌上最近在看的书,他说,你有空看看,很有帮助。

我说,好的,谢谢。

他说不客气,我应该谢谢你。

走的那天,我没有告诉H。

他可能知道我喜欢他,也可能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但我却偷偷喜欢了他两年,我想,去了陌生的城市,一定会努力的把他忘掉的。但不论如何,我都希望他健康,快乐,永远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