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因達里 • 威瑟斯龐和德里克 • 懷特之間差了多少個布林 • 福布斯?

三者有太多共同點,出身貧寒,大齡新秀,球風穩健,天賦欠佳,還有,最重要的,他們都身在馬刺麾下……如果這樣去看,你很難不對那個冗長的名字產生字母哥式期待。

事實上,威瑟斯龐的確是家中老大,他還有兩個同樣是籃球運動員的弟弟,尼古拉和布蘭登,他們和父母生活在密西西比州的坎頓。

坎頓是一個在北美地區重名率很高的小鎮,光美國本土就有32個同名小鎮,而且英語的canton一詞還擔負着我國廣東省的翻譯任務,讓人感嘆英語有時候還真好學。

1、

密西西比州坎頓鎮是遠近聞名的貧困地區,當地13000名居民中,有24.8%都生活在聯邦貧困線以下,盡管這里的人都想離開這兒,但大部分還是選擇了留守,其中,一部分在貧窮中掙扎的人們選擇了走上歧途,當然,還有一小部分人選擇了籃球。


密西西比州坎頓鎮

不少人的籃球啟蒙來源於他們的父親,而湯米 • 威瑟斯龐個人並不喜歡打籃球,哥仨的第一個籃球還是母親給買的,“我媽給我們買了一個籃球,每天放學後我們就在外面玩”,奎因達里 • 威瑟斯龐說道,“那些比賽有時候很激烈,激烈到整個社區都出來看我們打”。

布蘭登 • 威瑟斯龐說:“我們就像幾個小球痴,把比賽場面弄得一團糟。”

“我還記得有幾個晚上,媽媽強制我們不要再打了,並讓其他人也都離開球場”,奎因達里 • 威瑟斯龐回憶道。

“過去很多人都會過來玩,那很瘋狂,他們說我們三個很不簡單”,尼古拉 • 威瑟斯龐說道。

三人在一個幾乎沒有籃球氛圍的家庭里長大,卻成為了當地小有名氣的籃球兄弟,作為長兄,威瑟斯龐是他們其中最出色的,同時也是性格最為成熟的。

奎因達里(右)和弟弟尼古拉(左)

同在密西西比州立大學效力

兄弟三人都執教過的Velma Jackson高中主教練安東尼 • 卡萊爾如此評價他們:

“我覺得執教這三個人對我來說很有挑戰”,卡萊爾說,“執教奎因很簡單,他已經成熟了,有的話無需多說;尼古拉就像他在球場上的表現一樣沖勁兒十足,有時候你必須對他加以限制;而胖子(布蘭登 • 威瑟斯龐)是個話癆,我希望他能學着閉嘴,因為他還沒有那個能讓他說那麼多話的實力”。

總之,兄弟三人中,老二沖勁兒有餘,還需打磨,老三少不更事,學藝不精,目前能稱得上苗子的,還要數老大奎因達里,如今看來,教練的確沒錯,至少在自家兄弟里,威瑟斯龐方方面面都有個當老大的樣子。

2、

除了骨肉至親以外,威瑟斯龐還有另一幫因籃球而結緣的發小們。

“我們四個人”,威瑟斯龐前高中隊友肯達里斯 • 史密斯(Kendarius Smith)說,“我們都來自相同背景的家庭,從小一起長大”。

威瑟斯龐的其他三位兄弟除了上面提到的史密斯以外,還有安伏涅 • 帕克(Anfernee Parker)和摩西 • 格林伍德(Moses Greenwood),他們都保有同一個信念,就是避免任何一種“坎頓人”的宿命。

“這是頭等大事”,格林伍德談到如何保證這個小團體避免走入歧途時說,“我們四個人會互相扶持,不會讓任何不好的事在我們之中發生,而且我們都堅信彼此擁有相同的未來”。

中學時期,發小四人的前景看起來就那麼光明。他們在Northeast Madison中學校隊打球時,參加了密西西比州中部的校際聯賽,說到這里,史密斯回憶起了當時他們對陣那些弱隊時的“統治級表現”。

在一次客場輕松擊敗坎頓中學後,他們照常登上回家的校車,可當校車準備緩緩駛離出口時,憤怒的坎頓中學球迷們卻將車團團圍住,並向他們扔各種東西。

高中時期,四人組已經成了密西西比州地區高中聯賽的BIG 4,幫助球隊在2013年至2015年奪得了三連冠,一舉將Velma Jackson高中帶到了歷史級別的高度。

在賽季中期一次對陣Madison Central高中的比賽時,威瑟斯龐的朋友們發現這個名字很長的傢伙絕非池中物。

“他打瘋了”,史密斯說,“我不記得他那場投丟過一個球,他得了大概33到35分左右,那場比賽以後他就沒有停止努力過了”。

“我們贏的比賽,場均分差都在30到40之間”,史密斯談到高中時期的常規賽時說,“我、奎因達里和摩西只會打上半場,下半場就直接打卡下班了”。 

這時候,整個坎頓開始注意到他們了。

 

“我覺得,一旦我們開始贏球時,整個社區都會在背後支持我們”,威瑟斯龐說道,“比賽可以給他們一個工作日和周末晚上聚在一起的理由,我認為這真的有助於讓整個社區團結。

隨着BIG 4在高四賽季那年最後一次代表Velma Jackson高中贏得第三座冠軍後,四人順理成章的進入大學。

 

威瑟斯龐被密歇根州立大學的Ben Howland教練招募;史密斯去了東北密西西比社區學院,然後在北阿拉巴馬州結束了籃球生涯;格林伍德在路易斯安那州東南部打了四年球,賽季場均得到17.2分;帕克在科比亞 • 林肯社區學院度過了一個賽季,然後在NAIA(全國校際體育聯合會)下屬的Tougaloo學院結束了生涯。 

 

一起比賽的日子可能不再會有了,但這發小四人卻已經完成了他們的目標——找到出路。史密斯說:“我們只是讓彼此遠離麻煩,相互扶持走正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能走到今天。”

3、

 

從坎頓走向密西西比,威瑟斯龐一路走來的腳步就如同他的老球痞球風一樣紮實穩健,並在大三賽季迎來了自己的生涯高光時刻。

大三賽季,威瑟斯龐場均可以得到14.4分,6個籃板和3.3次助攻,成功入選SEC聯盟二陣,成為了密歇根州立大學第37位得分超過1000分的球員,還拿到了象徵着密西西比最佳籃球運動員的Howell獎杯。


“能得到這樣的認可對我們來說是一種贊美,對我們的家庭來說也是一個好消息”,威瑟斯龐說道,“我們知道自己是在哪兒長大的,來自哪裡,我們過去曾經在後院的泥地里打球,現在卻成為了一名大學球員,這真的很棒!”

作為密歇根州立的絕對核心,威瑟斯龐在本賽季26次得分上雙,帶領球隊拿到了隊史第18次20勝以上戰績,球隊主教練Ben Howland認為他的進步不只在於數據,雖然今年手腕的傷病讓他很久不能上場,但他卻能給球隊帶來持續的領導力。

“好的球員會讓周圍的人也變得更好,這就是他今年真正表現出來的東西,”霍蘭德說。

我剛看球的時候,聽過一句話,那時總愛拿來裝B。

“Basketball is Life”(籃球是生命)

我之前以為這句話除了傳達熱愛之情外別無其他,後來才發覺對於某些人來說,籃球就是生命,把籃球打好無異於高考成功,對威瑟斯龐這樣的孩子來說,尤其如此。

馬刺今年的新秀們參加關懷活動

盧卡(左)KJ(中)威瑟斯龐(右)

他甚至密西西比州的圖案紋在自己的小腿上,再將家鄉的位置用紅色的五角星明顯的標記出來,“我一低頭就會看見它,它時刻提醒着我自己來自哪裡,每一次的注視都會讓我試着更努力的離開那裡”,威瑟斯龐這樣說道。如今,他已經成為了聖安東尼奧馬刺的一員。

Others、

每年八月,威瑟斯龐和他的兄弟們都會來到Yazoo City高中,參加由原高中教練安東尼 • 卡萊爾舉辦的街球比賽。

格林伍德說:“我們試圖展示我們從大學學到的知識,順便秀一下在大學時期提高的球技”,這場面像極了《龍珠》中幾年後的天下第一武道會。

在場上,垃圾話一般很少,特別是威瑟斯龐,他只會偶爾說幾句,但他似乎更喜歡用自己的表現說話,“如果你對他噴了垃圾話,那麼他就會回你說‘我比你強’”,史密斯說。

如今,距離上次在Yazoo City高中進行的比賽已經過去將近一年了,那也是威瑟斯龐最後一次跟他的發小們一起打球,如今他正身在鹽湖城,在夏季聯賽中與各隊新秀一較高低。

史密斯和格林伍德也顯示出了對職業籃球的興趣,如今史密斯已經獲得了來自歐洲的合同邀請,格林伍德正在聘請專業的經紀人來為他安排具體的事宜。

“奎因成長的速度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史密斯說,“但我明白為什麼,因為我知道他為之付出的努力,我為他感到驕傲。我只希望在那次選秀中聽到他的名字(採訪時還未選秀),我會發瘋的為他高興。


馬刺人兒合集

1、

【聖城人物誌】德里克懷特:逆流而上的勇氣,大器晚成的運氣

2、

【馬刺人兒】凱爾登 • 約翰遜:請叫我KJ

3、

【馬刺人兒】盧卡 • 薩馬尼奇:19順位,不值OR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