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一阵清风拂来,一股暗香涌动,一缕一缕撩鼻而过,叶间摩挲摩挲,沉醉一轮一轮,心中浮想联翩,只道是恻隐之心悄然牵动,全然忘记自己所为何去何从,封修文拍拍脑袋,清醒过来,怪就怪自己平日里爱拈花惹草,对女人的气息太过敏锐,回过头来想也不对,想来自己留恋风尘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女人味没有体会过,但这股子暗幽的胭脂混合的女人体香居然能让他魂不守舍,好像能引导他不断去追逐,正在思绪作乱的时刻,唯见一白衣少年出现在他的面前,镇定自若,风度翩翩摆弄着手里的短剑。

      话回到云颠之上,威忠信半推半就就任镇主之位,轩镇南也是迫不及待向大家宣布仪式马上开始,在房仲义的主持下,大家都移步到云涧寺以往颁发鹿勋章的大殿---寮雄大殿,步入大殿远远的看到两尊雕塑人像高大的矗立在大殿中央,众人整齐站好,次序向人像鞠躬,有的人私下里嘀咕说道“这两尊像我只知其威名,年代久远却不太清楚他的故事”,“是啊,这是国的创始人,可是具体故事对我们这代人就只听到些神话,不知真假”,“诸位,典礼还有半个时辰开始,大殿偏殿为大家准备好了茶点,大家休息下”房仲义宣布到,“对了,接下来的仪式我们委托云涧寺主持秒忍方丈担当,应威云主要求,转达一下他的意思,江湖纷乱已久,这次仪式也是势在必行,等日后找到新镇主再行交接仪式”,下面又开始议论起来,“好了,大家自由活动”,房仲义宣布完了径直走向寮雄大殿浮生阁休息去了,浮生阁是每次云颠决国主等一众显贵休息之地,里面七七七四十九间房,如迷宫般的修建风格,没有熟悉的人领路是很有可能迷路的。

且看那浮生阁的中间是专门为国主休息准备的地方,名字是第一届国主刑提笔书写的,赫然看到烫金的三个大字---龙怡庭,从这里可以直接仰视云颠,山尖尖上一块闪闪发光的巨石,听说是第一届镇主九木手拓着放上去的,那个巨石重约五百多斤,之所以叫做巨石是因为据说这个石头是巨灵时期的宝物,它能够日夜不停的发光,根据阳光亮度调节自身亮度,因此几百公里外的地方都能看到它的光亮,云涧寺也因此夜晚也不用开灯,如同白天一样。而巨灵时期如此大的宝石天下确实再无第二,因此才叫做巨石,巨石上还能清晰的印刻了三个大字---云涧寺,这听说也是第一届国主刑用内功专门题刻的。

      除了山上巨石,周围都被云雾遮盖,云颠最为奇特之处在于云颠长年被雾所笼罩,而在寮雄大殿最背后有一个大的水池,名字叫步颠池,里面的水长年冰冷刺骨,但是里面长满水莲,而且这个水池也从来没有缺水过,云涧寺的饮水也是从此处而来,水的来源正是从云颠顶上流下,走进水池就可以看到一道千尺细流瀑布从上面流下,仿佛从天上流下来一样,可是雾长年太深无法看清上面,即使到了云巅巨石上也无法看清上面的情况。现在大家更是严格遵守了一条祖制,从浮生阁到水池的大门被严格把守,任何人不得接近云巅顶端,让巨石更加充满了神秘感,有人说巨石是无价之宝担心有人偷去,有的人也说云颠可能藏了秘密,众说纷纭。

      总之,从浮生阁能够清晰的看到巨石下隐约的流水声,真可谓偷得浮生半日闲,不羡神仙羡日短,若做浮生半日客,天下生死如云烟。

    回到起初两尊雕像上,对于现在年轻一辈的武林人来说,这两尊雕像就是个神话,关于他们的传说现在到处都是,就是不知真假,这两尊雕像不是别人,正是第一届国主刑,第一届镇主九木,有人走进雕像看到两段简单的简介:

      刑,创世之主,天下共主,众生始主,生卒年不详,断巨灵而开万世,清浑浊而启文明,俯仰众生,后世谓之曰神,一说刑是神之子,后归于槐琢,永生不灭。

      在看到另一段文字是关于第一届镇主九木的:

      九木,混沌剑神,云化第一人,仙域始祖,生卒年不详,人称清虚普尊,镇国第一人,保国十余载,自请隐隐,后归于太清,不知所踪。

      这两段文字民间早已耳熟能详,但传颂版本都是神乎其技,一板一眼,比这两段文字神话太多,有的说立国后刑和九木有了分歧,于是大打出手,云颠决战三月不分胜负,因为两人立国后都悟道为神,不需要吃饭,后来九木自动认输,不知去向,后来刑也郁郁,没有了九木陪伴,不在过问国事,去了槐琢,天下被分成了很多国家,开始了现在的战国时代。

      回到封修文这边,且说那封修文本身也是武林数得上号的高手,他分明好几十米外就能感受到面前少年开启的云化之气,里面没有杀气,可是却让人无法接近,赶紧停了下来,准备避开眼前少年往旁边飞过时,那股沁人的香气却瞬间没有了踪迹。他暗暗感叹眼前少年的不简单,云化最高境界就是把自然的能量拿过来为我所用,就是不知道他练到了那层,如果一战有无把握,封修文暗暗想到,摆开攻击招式。

      “阁下就是刚才比武的少年,不知是敌是友?为何挡住我的去路”,封修文说道,心中却在想刚才尝试从旁边追过去,不想一股气流顿然被挡住去路,索性先探探底。

      “云墟太庙立,诸事重开启,江湖闲游事,一气化三清。还望坐主珍重莫追”,肖云琦话刚说完就不见了踪影,封修文自知追不上,只好往回走,想想刚才少年的话,他更是加快了速度,只是心想可以这个姑娘,追上非得骗她回去云雨一番不可。

      “公子,楚娘在里面等你,快进去吧!”,肖云琦追上刚才的姑娘,只听到一句这样的话,颇为犹豫,在门口踱步半天,刚才那姑娘却悄悄一旁偷笑,差点把脸上丝薄吹起来看到长相了,可那高挑的身材上分明有一张匀称的脸庞,黛眉山个个拉出来都是倾国倾城并不是浪得虚名,还有那十里都能让人魂牵梦绕的特殊香味,黛眉山是每个男人的毕生追求,可是现在肖云琦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

      “婷儿,要不你去跟楚娘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肖云琦调皮说道,“我可不敢...”婷儿说道,“云琦,我听到你的声音了,还不进来”,里面传来楚娘的声音,听说楚娘的声音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抗,可肖云琦却想要逃走。

      楚娘是黛眉山当家的锦玉(江湖人称玉娘,锦帮主)唯一女儿,我行我素惯了,玉娘由于教中事物繁忙也很少管束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