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Miss蘑菇姑姑  
來源: Miss蘑菇姑姑(housewife-online)


這是一個孩子救出大人的故事。

 

2001年推出的宮崎駿動畫片《千與千尋》,此刻在2019年的中國上映。

 

18年過後,一個10歲小姑娘的異想世界,還是一樣的打動人,2019年蓬勃中的中國也許和2001年經濟下滑日本其實一樣需要這部電影的現世隱喻和童心救贖。

 

片名中「千與千尋」是一個小姑娘的兩個名字。這個小姑娘一次,她和父母去郊區玩,中途迷路了,誤入了一個神仙的世界。飢腸轆轆的父母,在神仙的街道上看到了很多好吃的食品,於是開始吃了起來,吃著吃著就成了豬,為了拯救自己的父母,千尋踏上了神仙世界的冒險旅程……

 

所有童話的內核無一例外是一個孩童的成長蛻變歷程。

 

這個故事也不例外。少女千尋找回父母的過程,正是她和這個既有世界相互融合的成長體驗;而另一方面,電影也跟隨千尋的腳步,描繪了一幅神靈社會生態圖,它隱喻了一整個現代社會的生存法則,讓我們在觀影過程中與內在的自己有了對望的機會…… 

 

存在危機:忙著「填滿」自己

 

在神靈的世界裡看到了那麼多好吃的,為什麼千尋不吃,只有爸爸媽媽在吃?


小孩子應該是最「貪吃」的,但是電影中吃得不管不顧的卻是成年人?為什麼?

 

生活中我總是很羨慕身邊的孩子,他們像「永動機」一樣,永遠在奔跑、嬉鬧,不會累,也永遠心懷著純天然的高興和專注,對萬事萬物是純粹的好奇,探索,毫無費力,沒有任何企圖……

 

東方哲學里說,「道心即童心」。當你徹底融入一個你孩童的體驗中時,你會知道什麼叫「與天地同在,但此心不留」的哲學境界。這種能量充沛、不覺匱乏的自在體驗是童心的真正本質。

 

大人們失去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能量「自足」的存在體驗。因為一種匱乏感帶來的不安,這個世界上放眼望去,都是想要用各種東西填滿自己的人:名望、金錢、愛情、認可、資訊等。

 

 「吃」在這里是一個極大的隱喻,象徵了現代人集體的空虛感。

 

現代人的基本存在狀態就是時刻不安,那種狀態就是總在到處尋找什麼來緩解這種不安,但卻總找到錯誤的東西,結果走向更迷失的境地(成為豬)。

 


湯婆婆作為這個神仙洗浴中心的最高權力中心,是「吃」得最多、貪欲最強的人,然而她做著清洗人們身體的澡堂生意。在她開的澡堂里,河川主來清洗身體。

 

這是一個巨大的「腐爛神」,正是因為他吃了太多河川垃圾,包括工業垃圾和生活垃圾,還有滿滿的廢水,這些都是人類排放和丟棄的。

 

這里同樣是對於人類這個群體貪欲的控訴,我們需要經濟發展,就讓大自然去承擔一切的後果,我們喂大的人類野心,傷害了自然。

 

而「無臉男」為什麼無臉?因為沒有性別,沒有面孔,沒有情緒,不知道自己是誰。

 

他瘋狂地吃喝享樂,到處吞人,吞金幣,填滿自己的空虛,讓自己變成一個大怪物,那副早已喪失理智的樣子確實很可怕。

 

在每個人都能量不足、尋求填補的世界裡,千尋的勇敢是唯一的亮色。當滿身污濁的河神來到澡堂,所有人都在退卻,只有千尋毫不猶豫地沖上去,努力為它沖洗著層層疊疊的泥垢。

 

勇敢的本質是孩童心的極度善良,是不患得患失的衡量。成年人考慮利弊,孩子無知無畏,她不過是憑著一個孩子的直覺,在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患得患失正是失去力量的象徵。

 

孩子的勇敢,是一種隱喻救贖,指代了一條回歸自我本心的路徑:現代人如果不找到本自能量具足的內源力量, 一味從外界獲得填補空虛的物質的話,其結果必然是環境自然和自性的雙重失落。

 


身份:憶起,而不是重建

 

「千尋」是這個小女孩的本名。但是當她穿過一個象徵「神秘世界」的長長山洞後(象徵穿越),她來到了另一個神靈的世界,在這里,她有了工作,也有了一個湯城老闆湯婆婆給她的新名字叫——「千」。

 

名字是一種隱喻,一種身份。它決定了一個人對自我的認知,「千」和「千尋」這兩個名字分別代表了小女孩的兩個自我,「被外界定義的千尋」和「原本的千尋」。

 

影片中,千總在找尋自己的名字,小白龍也是,這是對「我是誰」這個存在命題的隱喻。

 

忘了自己的名字有什麼樣的後果?就像小白龍一樣淪為湯婆婆的奴隸。

 

身心被湯婆婆控制的小白龍,是一個找不到自己真實身份的人,他就像中了魔咒一樣,交出了自己的自由,聽命於湯婆婆,由於回憶不起來自己的名字,已經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這里說到「回憶」,而不是「尋找」,是一種隱喻。

 

本性的自我,是一直都在心中的。但是因為我們被外在的東西奴役了,所以迷失了本性,佛家說這是一個憶起的過程。

 

回歸本性不需要任何外在的東西填滿,只需要擦拭掉心靈上的「塵埃」,這些「塵埃」就是情緒、慾望、執著等這些控制你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這條回憶起自己是誰的路程,呈現真我就是想起自己內在的自我的樣子,允許他們出來。

 

這一點不同於西方。西方的心理學中,說的做最好的自己,是去建構,創造一個更好的自己,或者認為改變自己,改變掉不好的, 剩下好的就是最好的自己了。

 

東方思想則認為人們只是「回憶」起自己的本性,回歸本來的自己而已,你此刻所謂的好或不好都是外在標準的定義。本來的你不好不壞,只要允許自己回憶起他來就可以了。更多是「允許,回歸」的意思。

 

在成人世界陷入日益深入,一旦「睡過去「,在這個世界上就成了無根的漂浮的人,

當我們「認出」內在真正的自己是誰,才能找到回去的路。

 

所以,千尋對小白龍說,「不要忘記你的名字」,你就能回去,這就是對這種東方式自由一種隱喻。——盡管你在為湯婆婆服務,簽了賣身契,但是你不要忘記你是誰。


 

生活:在生存和理想之間

 

隨著千尋踏入這個虛擬的神仙世界,她發現了很多「規則」:

 

(1)契約,是每個來到洗浴中心的人要簽訂的,必須要工作,可是工作常常讓你忘記自己的名字,


(2)食物,必須要吃這里的食物,不然就會人間蒸發;可是,你又不能毫無節制地暴飲暴食,否則就會變成豬。


(3)金錢,很重要,為了錢,神明們也可以爭得頭破血流、尊嚴掃地,而一般的人也要為了錢而努力工作。

…… 


為了生存,千尋就在湯婆婆的澡堂里,找了一份工作,安定下來。但千尋始終記得自己的「任務」是救出變成豬的父母。

 

這是一個有關「生存」和「理想」的遊戲。生存,是你要變成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你要活著,你得遵守這里的規則,如果不接受這個世界的規則,你連活下去的機會都沒有。

 

但是,僅僅是生存卻並不能讓一個人成為完整的人。千尋,記得自己從哪裡來,來這里是幹什麼的,她融入這個世界,她也為自己逃離這個世界而「戰斗」……

她去融入這個世界的過程,也是不斷從這個世界的束縛中掙脫、把父母拯救出來的過程,她一路在這兩個部分中整合自己。

 

是的,在這個世界上活著不容易,它幾乎佔據了我們全部的精力,然而這卻不是我們的理想最後「沉淪」的理由。

 

無限制地融入世界,為生存戰斗時,別忘了你同時也在進行自我保衛戰:

 

丟掉底線,

忘記善良,

迷失本性,

…… 


每丟掉一城一池,你就交出一部分真正的自己,最終,我們卻在抱怨生活的種種迷失和「不幸」,不知道最初的分歧,來自我們內在對自我的背棄。

 

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曾有過那種對自己要去哪裡、要幹什麼的感覺,我們應該想辦法去尋回並守護——「莫失莫忘」。

 

電影中千尋一直被告誡「不能不吃食物,不吃會消失。」(物質世界的法則)「但也不要吃太多,吃太多會變成豬。」(貪欲會讓人性被吞噬)

 

這樣的隱喻真可以看作是宮崎駿對這個世界委婉的「慈悲」。在生存和理想之間,我們的自我難以求得的正是這個平衡。

 

印象最深的是,無臉怪吃下千尋的葯丸,吐出了滿腹的慾望垃圾,變回從前的模樣。他穿過乾淨的河流,最終留在錢婆婆的鄉村小屋,找到了內心的自足與平和。我在想,這是不是宮崎駿為現代人描繪的前工業時代的美好生活。


這個世界會好嗎?我想這就是宮崎駿的某種回答。


 

孩子:救救父母,救出自己

 

最後,千尋救出了父母。

 

走出那個長長的隧道,她又回到了原來的世界。平凡的父母,被救出後迅速失憶,早已忘記了一切,而千尋自己卻彷彿做了一場長長的夢,夢里的掙扎和許諾都遠去。


這正像每個人的成長。內心經歷的千山萬水,無法盡述,哪怕是對身邊最親密的人,只有自己頻頻回頭去看那夢里亦真亦幻的世界,只有自己知道,生活中如今一切相同又都不同。

 

成人的滋味,復雜龐大,卻又完整地屬於你一個人的生命,無人可替代,甚至無人傾聽。

 

成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千尋,並不是超人,也不是英雄,而只是一個充滿本真勇敢的孩子,她長大了。

 

而我們每個人,都曾是孩子。

 

在這條孤獨的路上,最初的勇敢和只屬於自己的名字,也許仍然埋藏在我們心中某個地方,就像千尋一樣,我們一定找到它們,只要記住。

 

 「想起自己的名字,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公眾號簡介:在這個世界做一個專業反省生命的人,記錄和陪伴你我的生命進展。微信公眾號:Miss蘑菇姑姑(housewife-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