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是你做平板支撐時手上爬來爬去的毛毛蟲

自律是你做平板支撐時手上爬來爬去的毛毛蟲

自律是熱帶國家雨天跑步時腳下命喪黃泉的蝸牛

自律是饕餮盛宴前泉涌的唾液和鼓動的喉結

自律是深度睡眠時和夢境人物的一場場辯論

相比惱人的小辮子和牢騷

自律更像是一把刀--一把冷靜的刀

在你試圖說服那個童心泛濫的自己關掉電視、打開書包時

這把刀安靜穩重地操拿着它的威脅和懲罰

“不跑步?斷腳。繼續吃,斷舌。”

而那個孩子也就這樣在一次次底線試探中失去血肉的束縛

只剩下抹布般耐磨的靈魂,在沸騰的苦難中安詳生存。

1,

我是陳卓和冷靜,人如其名,是個很冷靜的姑娘,所以如你所想,還算擅長操拿自律這把大刀。為了中和由名字引起的性情里的固執和倔強,我特地在15歲 -- 青春期最叛逆、不服輸的年紀起了“Joy”這個英文名—Joy,幸福喜悅—也成功將我從一個渾身不服軟的刺蝟,變成了一個只想讓世界和平的“討好型人格”代表。

現在的我23歲,畢業半年。“Joy”這個名字在我青春的下半場成功幫我融入世界,從此為變了一隻乖乖在水泥森林裡討生活的小狐狸。可是不知不覺地,我的人生移到了第三場:第一場是15歲前,堅毅執着……到難以理喻的地步;第二場23歲前,圓滑乖巧……到沒有原則的地步;第三場緩緩拉開大幕,我已看到一個被“自律”這把冷靜的刃大刀闊斧地砍傷的戰士、目光堅毅地從水泥森林中劈開一條無人理解的路、通向無人問津的不毛之地,開始不言不語地建設自己的家園。

不同年齡的人有着不同需求。人生的第三場,我需要強烈的存在感—並非是15歲前通過不講理引來的關注、也並非23歲前通過低三下四求來的關心,我只是想看到更加明顯的、出於我手的世界被改變的痕跡。我想讓世界看見我,我可以為此等很久。等世界看到我親手耕耘的精神家園、看到我依舊特立獨行的人格魅力。與此同時,我需要一個護身器:一把冷靜的刀 -- 在我每次按耐不住心頭的焦急、在成功的隊伍中蠢蠢欲動時,冷靜地削去那些阻礙我成長的血肉、心頭源源不斷的野草,讓我繼續安分守己地開鑿自己的世界。

2,

我是陳卓和冷靜,一名越野跑愛好者—我已經開始越野跑兩年了,雖然曾經完賽過百公里越野賽,卻也只能說自己只有半隻腳入門。為什麼呢?因為我是個極端主義者,準備越野比賽時恨不得為了吃入口的每一單位多餘的卡路里割掉一塊肉、也恨不得學業家人全不要了全心全意練出堅硬實用的肌肉大腿。但是比賽結束、或者學校假期期間,任何和“勤奮、認真”相關的事情我是碰也不想碰。並且往往上午考完試、下午就乘飛機去了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直到開學一周後才背着登山包風塵僕僕地沖進教室。海外旅行最重要的另一點就是胡吃海塞,那麼我的身材自然就會從“跑者”轉型成“相撲選手”,體能也直線下滑。

就這樣大學四年,八個學期,八個假期,我也就這樣毫不馬虎地胖胖瘦瘦了八個輪回。現在的我又回到原點—被油脂包裹的軀體、稍稍一動就像呼風機一樣喘息的肺、以及過足了舒服日子的意志力。

每一天我都拖着這略顯沉重的軀體、扮演着發達城市CBD中最不起眼的普通上班族小白領的角色。這給我的身心帶來極大的摧殘:身體上大概就是久坐不動的工作養出的肥膘、心靈上大概就是從一個堅信未來擁有無限可能的年輕人、化身成一名不折不扣的市井小民、稀里糊塗地搭上朝九晚五的列車、駛向人人都終會擁有的“人間幸福”。

3,

人生是可以很神奇的,你可以爭分奪秒地度過它、好像隨時都在迎接考驗,但是匆忙中若是猛地停下、拒絕再像沒頭蒼蠅一樣亂闖,你會發現地球依然轉、你也沒有變成差勁的人,人生那麼長,停下片刻也無所謂。某一天我突然意識到這一點,便開始停掉頭腦里的唱片機、任自己在兩點一線的生活中順從地生存。

於是過去數月我都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雖然也有努力行動、寫小說、學小提琴、開設大學專業指導課程,但是卻是完全是被deadline驅趕的狀態,完全沒了曾經雄心壯志的影子。

在達爾效應的驅逐下,這種消沉狀態越來越多地影響我的生活—注意力長期不集中,培養了自己吃零食成癮、看下飯小視頻的習慣。每天清晨第一件事就是無意識刷手機、飲食也是無意識地暴飲暴食。

期間,我沖動報名了一場200公里城市馬拉松,因為中途受傷卻不甘心、拖着傷腿步履蹣跚到了102公里才退賽,導致我兩個月都“動彈不得” — 唯一的運動好習慣本來是這混沌生活中保持規律和時間感的唯一指標,現在也因故取消,把生活燉成一碗更濃愁的疙瘩湯。

4,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直到有一天我“無意識”地抱着求生欲翻開了一本暢銷雞湯書,其中講到:人生要花90%的時間刻意練習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所需技能,10%的時間泛學;若是沒有機會做自己的喜歡的事,也不要胡亂做有的沒的,還不如花這個時間養精蓄銳(睡覺)。

我跟着書的指示一步步回憶着自己的曾經的夢想,突然想起來:對呀!我是有夢想的!也發過誓要拚命努力的!我怎麼忘了呢?

我要成為一個最契合我能力和興趣點的領域的專家(供應鏈),我要成為優秀的跑者!

現在,在胡亂的人生探尋中,我又有了新的目標:寫作和小提琴手。

這樣看來真是獅子大開口呀。但是寫作這件事不用急,只是日常日記積累來鍛煉寫作能力,那麼小提琴手也不會成為飯碗,只不過展現個人越野跑“野性”背後的那絲柔情—為了人格的更全面化。

除此之外,我又把兩個不可或缺的人生因素納入日常規劃的考量:

一個是過去四五年常常被遺忘的“家人”—17歲留學以來,我每年回國時間不超過兩周,大部分是在以探索世界的名義滿世界跑。

另一個,是健康—我依舊有着暴飲暴食的習慣和晚睡早起的自殺式行為。

所有目標加起來讓人喘不過氣。比如規劃越野比賽日曆的時候會想着“有限的假期真的不分享給家人嗎?”,或者拉小提琴時也會想每個月花這么多時間做愛好,導致自己社交時間近乎為零,是不是職業拓展會舉步維艱呢?

Multitasking是我大學期間養成的最好的技能:

回國比賽就可以兼顧家人和越野愛好了。國內賽事現已呈井噴狀態,況且讓家人在終點線看到你不斷拼搏的模樣也是人生一大樂事。

小提琴的練習完全可以學習/工作累時來上一首,徹底取代之前”下飯小視頻”的地位。

90%精學完全可以通過早起(前提是早睡)和交通時間達成,那麼泛學自然就是運動訓練時通過耳機傳達的各類內容—既可以讓較為冗長無趣的訓練內容相對輕松,也可以達成泛學任務。其實我多年前來就把跑步訓練的聽力內容當成拓寬知識面時很重要的一部分,選擇跑步而非其他訓練方式,也是因為這種“無聊單一”的動作模式不會像羽毛球、壁球那樣讓你需要“體腦結合”。只需調整呼吸、機械動作、大腦完全可以省下時間高效運轉—如果未來創業、聽一些TED演講,也會在不知不覺提升自己的英語發音。

所以只要執行力強,任務多絕非是個大問題。就在那一刻,我活了。感謝那本雞湯書。

5,

回顧了目標,重覽了決心後,我決定給自己的“無意識”的生活重新畫上條條框框:我報名了哈佛大學的遠程研究生項目(整個報名過程之艱辛就可以吐槽上一天一夜),每天上下班都舉着手機聽課、周末也是盡可能全天候地學習。再加之所學方向和工作內容一致,讓我覺得未來可期;我重歸跑團,開始社交,並在看到跑友間的互幫互助、相互成後一次次被感動;我精心策劃公司假期、分為長短假 -- 短假用來考試(供應鏈相關證件)和比賽(越野跑),長假用來回國探親 — 和母親去越南吃春卷,再和腿腳不好的爺爺奶奶坐不需體力的郵輪。

職業規劃、學習任務、家庭環節都安排得妥妥當當,現在該談談自己的情懷了:跑步上我究竟要做什麼呢?每天有一搭沒一搭地訓練着、繼續小幅度胖胖瘦瘦的。這樣下去,還不如徹底放棄這個運動,花100%的時間去創造事業上更大的輝煌。可是既然已經在情懷和熱愛的驅使下走到了這一步,就要盡力做到極致。

我曾想着這兩年先胡亂跑跑各類賽事、積累能力。可是現在我突然意識到,23歲不是個十分年輕的歲數,而且時間飛快,我不要再晃晃蕩盪四處觀望了,我要從現在開始,去追尋自己的夢想賽事:我要參加2020年的朝鮮馬拉松,就是那個4小時關門的馬拉松!我還要參加2020年的法國勃朗峰168公里越野跑!那可是所有跑者夢寐以求的天堂賽事!

我拿出筆開始好生計算我和夢想的距離:

首先,勃朗峰需要兩場比賽加起來10個積分,或者之間參加勃朗峰姐妹賽的168公里。但是唯一時間/訓練上有可能完賽的勃朗峰姐妹賽高離共168公里是2020年三月,早已錯過勃朗峰2019年12月的報名時間。我目前已然報名了一場金馬倫的4分百公里比賽,所以接下來,我要不報名一場6分越野賽,要不再報名兩場5分積分賽。

我首先打消了報名兩場5分積分賽的想法 — 每場比賽除了上千人民幣的報名費,還有機票住宿、上班之後還要考慮請假的安排,鑒於此刻我依舊徘徊在貧困線下、每月還需要上交近萬的本科學習貸款、以及日漸上漲的房屋租金,我只能選擇報名一場6分的比賽、減少投入。

我掐着肚子上白花花的肉、想起近來幾次抹黑訓練時自己丟人的表現,我默默地把6分賽的比賽時間選在盡可能臨近勃朗峰報名開放的時間----越晚越好。在經過一輪輪仔細篩選後,我排除了印尼煉獄般的火山越野、亞洲之外的天價越野賽、以及二百公里以上的自殺式越野賽,選定了泰國的“清邁百英里”越野賽。從選擇到確定報名,我花了兩個小時。沒有過多猶豫糾結,便沉着冷靜地報了名。我毫不胸有成竹、甚至意料到80%的退賽可能性,但是這是情理之中唯一可行的計劃。

就這樣,通過258美元的報名費,和226美元的機票,我這個超重少女成了一名168公里越野賽的候選選手。

6,

時間:2019年11月15日,晨10點開跑

距離:100英里,爬升8000米

時長:48小時(兩天兩夜不眠不休)

訓練時間:自六月一號兒童節開始—168天

參賽者:陳卓和冷靜

體能:六月四號的日落馬拉松測評:五小時15分鐘(經過兩年的越野跑訓練,比三年前的首馬還慢了半個小時.當然,之前因為腳傷休息了整整兩個月也是原因,但也可見個人能力退化)

體重:超重的邊緣

身份: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決心:因為心智逐漸成熟,已然失去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莽撞。目前依然以為自己報名168公里的決定而心神不寧。

就這樣,我決定以一場完賽可能性極低的百英里賽事開啟我人生的第三段歷程:追夢、開路、耕耘,去為自己渴望的生活構建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就此,我決定給自己繼“陳卓”、“Joy”之後的第三個名字。我想:體育精神是人類歷史上最不容被糊弄的精神,無論貧窮富貴,人人在體能上都站在同一起跑線、唯有自律和刻苦才能取得成就 — 而且只要夠自律夠刻苦就不會因為時運不濟而血本無歸,一定會有成績上的收穫。另外,只要運動能力持續上升,日常生活中受到多大的挫敗都會平撫一些。因為好的運動能力代表健康、自律、極佳的精神狀態,而這三點是成功的必備條件。只要這三點還在,失敗就是暫時的,希望就是永恆的。

這樣想着,我愈發感受到體育精神體現的自律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起到的作用,於是在新加坡日落馬拉松那場痛苦的比賽間,我的腦海蹦出了人生第三階段的第三個代號:

Mac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