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卡

    文/木依岸

    (一)

她想不通這么大的店怎麼關門呢。裝修豪華,糕點樣式多樣,味道正宗,服務生彬彬有禮。進入店裡,一切都是現代化超前的氛圍,富有詩意而新潮。甚至整個店內的色調都是淡藍的,透著天空或海水的奇幻、朦朧和詩意。

    糕點雖然價格高點,但是可以充卡優惠,這樣算來,價格也適中。品質超前的各類糕點,味道甘美,品種繁多,新鮮營養。這個店又在繁華的市中心。她想這個店最起碼可以生存十年吧?你看Z市的W蛋糕連鎖店,她有那家的卡,五年沒用,最近去買東西,卡里的錢安安穩穩在那裡守著,一分不少。所以那天她偶爾路過這個地方,看到門店門前一字長蛇排隊的人幾乎綿延到車道上,感到奇怪,就走近打聽。原來新店開業大酬賓。沖一百返還三十,充三百返還一百。充五百送二百。當時她品嘗了免費試吃品,覺得味道還好,是她喜歡的甜度適中,老少皆宜的口味。於是她決定充卡。

    她加入排隊的人流,半個多小時過去了,好不容易她跨進蛋糕店的大門,距離她充卡已經不遠了。這時一個穿著粉紅色羽絨服,扎著吊把的女孩忽然插進隊伍,她焦急地喊道:「唉,唉,你怎麼加隊啊!」

「誰加隊了,我剛才就站在他後邊,只不過到洗手間去了一下。」女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的臉忽地紅了。彷彿加隊的不是女孩而是自己。自己一個本該優雅的詩人也庸常到如此地步,加進這掙得蠅頭小利的隊伍中。想到此,她的內心忽地泛起一絲羞愧的情緒。但是很快周圍熱鬧的氛圍,激昂的熱情,失控的場面,充卡的浪潮,將她推上誘惑的小舟,她便很自然地隨波逐流了。她心裡那點世人皆醉我獨醒的理智就像一滴水灑在燒得滾燙的鐵鍋上,呲溜一聲,就銷失得無影無蹤,連一股理智的白煙都沒來得及冒出。

    正在她尷尬無語時,服務員調節說,「不要緊,都能充上,我們店的活動要一個星期,還有兩天時間呢!」

「哦,還有兩天,今天充不上,還有明天。不過自己很忙,家離這里遠,不常來這的。」

    女孩扭頭說,「誰不忙啊,誰的家也不是在這附近的。我明天還要去鄭州呢。一早的高鐵。」

聽了女孩的話,她好脾氣地說,「好啦,好啦,你先充吧。只要別人沒意見,我也沒意見。」

    這會女孩沖錢,該輪到她了,她很激動。覺得像中了彩票般喜悅。這一會豈不是賺了嗎?她甚至在心裡說,以後自己再不要宅在家裡,一天到晚看那些沒用的文學書,寫那些不賺錢的詩了。她翻找著挎包里的錢,大小紙幣加上角幣湊在一起,總算湊夠數。她準備先給自己充三百,忽然看到女孩舉起一沓嶄新的票子,嘴裡高喊道:「我要衝五百,五百。」她就改變了主意。她從邊緣磨得褪了色的格格文皮革挎包里掏出手機,給女兒打電話,讓女兒微信轉賬給她六百元。因為她微信卡包里還有一百多元。女兒謹慎地問她幹什麼用,她輕描淡寫地說「有用」,便掛了電話。不一會兒,女兒的轉賬微信就到了。她喜滋滋地點擊紅包收好錢。心想,明天取了錢就還女兒。

    女孩充卡後,輪到她了,她就把手裡的三百元現錢給收銀員,又用微信付款七百元。她辦了兩張卡,一張給自己,一張準備給女兒。沖完卡後,她愛惜地看著那兩張粉紅的卡,精美的卡通圖案,讓她越看越覺得美。「這一會就掙了四百元啊!」第一次她覺得自己會理財了。她覺得自己總算有經濟頭腦了,以後再不要成為死讀書的詩人了。

    記得有兩三次,晚自習下班回家路過這里,她買了十來塊錢的點心或麵包。不敢買多,晚上她不吃飯,麵包又不能放的時間太長。總共算來,半年來她只花了卡里的大約三十元錢。就這樣,四百七十元錢可能泡湯。

  她抓緊發微信給女兒,在內心僥幸女兒或許把卡里的錢花完了吧。結果女兒發給她微信圖片,她的卡里還有四百。這樣算來她和女兒總共損失了八百七十元。她越想越覺得氣悶。她在心裡後悔著,為什麼不早點來花完這些卡啊。她痴痴地望著那個掛著U型長鐵鎖的玻璃門,她多麼希望此時它還像以前那樣敞開懷抱,熱情地迎接每一個晚歸的人啊。

    記得有個雪天的晚上,晚歸的她打著一把褪色的花傘。她一腳深一腳淺地向家走去。天黑,路滑,行人稀少。她又冷又怕。為了省錢她沒有坐公交。她走啊走啊,覺得素常不遠的路此時變得那麼漫長。她的心咚咚地跳著,她既渴望身邊出現過路人,又害怕身邊忽然出現什麼人從她的肩上搶去挎包。挎包里雖然沒什麼錢,可是手機里有她寫的那麼多文章和詩歌還沒存檔呢。

  她走啊走啊,雖然身體越走越熱,但是內心越來越寒冷。她望著公路上偶爾駛過的汽車。內心的蒼涼加倍了。是的她是個單身女人,她的丈夫在她三十歲時就病死了。她一個人含辛茹苦地拉扯大女兒,這其中的心酸她不願回首。

      路兩邊的門店大多打烊了。街燈暗淡,周圍寂靜得像世界末日。北風吹著,她拉緊圍巾。偶爾有雪粒打在她的臉上,一股清涼讓她胡思亂想的心稍微安靜下來。她靜聽著大自然的聲音,覺得除了嘀嗒的雪粒,整個世界彷彿都睡著了。

      就在這時,前邊燈火通明,ZH蛋糕房竟然還在營業呢。她像一個在草原上行走的人忽然發現一座透著溫暖燈光的帳篷一樣,那種欣喜是無法言說的。

      她抖抖傘上的雪粒,跺跺腳,然後走進散發著暖氣的蛋糕房。

    她看著琳琅滿目的糕點,試吃了幾塊。那位蛋糕師傅是位年輕的小夥子,看到她,謹慎地對身邊的女孩使使顏色。女孩便走過來熱情地問她需要什麼。她忽然悟道由於自己穿著過時,小夥子或許誤會了什麼吧。當她結賬時,小夥子看到她是他們店的會員,友好地對她笑笑。

    (二)

    此時周圍的各個門店燈光明亮,街燈也五彩繽紛,唯有這個曾經充斥著美妙的音樂,散發著撲鼻香味,氤氳著浪漫氛圍的蛋糕房,像一個停止呼吸的人,讓走過它的人感到凄涼、落寞、心驚和失望。

    一大早她就坐公交來到H路。昨晚散步經過這里,她本打算買點糕點的,忽然發現大門緊鎖,除了從落地窗戶看到蛋糕點心的塑料造型,屋子裡空蕩盪的。她的頭一蒙,內心有個不好的聲音在呼喊:「壞啦,又關門了。」今年她已經遇到三次這樣的事情了。她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店要倒閉關門。她家附近的X超市去年冬天毫無預兆地忽然關門了。當某一天她看到超市門口圍著那麼多人,大家吵吵嚷嚷,鬧鬧哄哄。一些人摩拳擦掌,似乎要上戰場一般。

    她上前打聽,知道這個曾經生意興隆,購物者每天都爆棚的超市關門了 。她感到不可思議。她清楚地記得十年前這家超市開業時,她三塊錢買了一把刀。至今那把刀還鋒利地使用著。而這家超市卻倒閉了。

  人們氣憤填膺,「騙子,騙子」的詞句像炎夏的蟬鳴不間斷地從喉嚨里冒出來。有的人圍城一群在商議著對策。要報警的有之,要到工商部分投訴的有之,要打電話給消費者協會的有之。整個場面像一隻無頭蒼蠅,從東牆撞到西牆,又從西牆撞到東牆,就是無法撞出一條光明之路。

  她在一旁認真聽著,內心一點感觸都沒有。她問旁邊一位渾身氣得只呵顫的老太太還剩多少錢的卡,老太太嘆氣說:「兩千多。才充了沒多久。」

她疑惑地問:「唉,充那麼多卡幹嘛呢?」老太太氣憤地說:「還不是被忽悠了。他們送的多唄。」

她思忖著,自己卡里好像還有幾十元錢 。想到自己的積分曾經兌換過一條裙子,覺得也沒吃虧。

    她抬腿準備離開,忽然看到人群里一陣騷動,有人喊道:「快打120,這位老大爺暈倒了。」

人們向一個方向擁去,一會圍成水泄不通的圓圈。

「快把人平放著,一會120就到。」

她擠不過去,遠遠地看著,心裡滋生著悲涼和不安。

  120開走了,人們還在那議論,「唉,錢丟了還可掙,命丟了可是掙不會來了。」

「大家看開吧,還是身體重要。人家超市也不願意倒閉啊,這也是沒法的事啊!」

「競爭激烈,加上網上購物,實體店如在水深火熱之中啊!」

  中午時分,天空飄起毛毛細雨,人群騷動,人們漸漸散去,一會兒,超市門口就空了,只有北風拍打著緊閉的大門。大門上「關門」的告示像一個無奈哭泣的臉。她也轉身回家,很快這里又會出現一個新超市吧。(未完待續)

    2019.6.9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