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將是一封不會寄出的信,盡管剛剛動筆,我就確信。因為,這只是為了告別曾經,讓往事隨它一般封存在歲月的年輪里。

      我之前從未想過,人生會如過山車一般有如此起伏。

      我從小就沒有見過我的爸爸,從小到大,媽媽對於爸爸的事情總是閉口不談,但我時常能看見黑暗中她獨自一人在哭泣。印象中媽媽總是帶着我不停地搬家,因為媽媽也只是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只能不停地奔波於各地找工作,為了保證我能上學,不管多臟多累的活,她都願意干。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我的性格比較內向,因為頻繁地換學校,我從小到大身邊都沒有什麼朋友,漸漸地當大家知道我是單親家庭的孩子,身邊的同學們都在嘲笑我,每次我因為他們過分的欺辱行為和他們起沖突老師都認為一定是我的錯,因此,我變得更加孤僻、內向了。

        終於,我念大學了,本以為這是我和媽媽好日子的開始,但是沒想到禍從天降。那天,媽媽在幹活的時候暈倒了,她的同事們把她送到了醫院,結果查出來她得了胃癌。知道這個消息的那一刻我覺得天都要塌了,媽媽為我辛苦了半輩子,無論多難,我一定要給她治病。

        可是,這么多錢,這可怎麼辦呢?我決定先去找找舅舅,舅舅和舅媽聽我說完,舅舅還沒來得及說什麼,舅媽便罵着把我往出趕了,令我心寒的是舅舅看舅媽這樣做卻並未強硬的阻止。唉,看來在錢面前親情一文不值。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這下完了,我們家本來也沒什麼親戚,我現在還在上學,這錢從哪兒來呀?對了!爸爸!我要再問問舅舅我的親生父親究竟是誰,他拋下我們這么多年,現在媽媽病了,一日夫妻百日恩,總該有一些舊情在吧。我再次硬着頭皮來到舅舅家,一聽我不是要借錢了,舅媽也就沒像之前那麼着急的趕我走了。可舅舅始終堅持母親不想讓我知道,不能告訴我。

        這時,舅媽尖利的聲音又想起了:“你就快告訴她吧,不然你那個短命的妹妹治病的錢難道你來出?我告訴你,這絕不可能。”

      “唉,好吧,事已至此,你可別告訴你媽媽是我說的,你爸爸當年只是個社會上的待業青年,所以家裡堅決不同意你媽媽嫁給他,可沒想到你媽媽居然和他一起私奔了,過了幾年,你媽媽就帶着你回來了,她告訴我你爸爸找了一個有錢的酒吧的老闆娘堅決要和她分手,他們倆當時也沒領結婚證,你媽媽一氣之下就帶着你回來了決心一定要把你養大成人,前段時間聽說你爸爸和他現在的老婆回咱們這里了,好像開了一家酒店叫‘客來’酒店,你可以去那兒碰碰運氣,對了他叫韓國斌。”

        於是我當即便去找他了,剛到那裡我發現酒店規模還挺大,他一定有錢,媽媽這下有救了。正準備進去找他結果被保安攔住不能進去,於是我就在門口等他,終於在下午兩點多的時候等到了他,我沖上去攔住了他的車。

      “你是誰?不要命了?”

      這時我才看清除了他,還有他現任的妻子也在。

      韓總,咱們借一步說話,你可還記得王玉蓮?

      “你?你究竟是誰?”他居然驚恐地後退了兩步。

      她是我媽媽,我是誰你心裡已經有底了吧?現在我媽媽病了需要一大筆錢,韓總你可否看在舊日的情分上先借給我一筆錢讓我先給媽媽治病。

      “這個……你先跟我來吧,我需要和我妻子商量一下,你就說你是我的遠方親戚,可千萬別讓她知道我們的關系,否則,這錢你一分也別想拿到。”

    他冷酷的表情讓我感到渾身冰涼,這個冷漠的男人對我們母女居然是如此的無情。

    “阿姨好,我是韓叔叔的遠方侄女,家裡出了點事,想找韓叔叔借點錢。”

      我看他此時已經緊張得兩手握拳,生怕我曝光我們的關系。那女人細細地打量了我一會兒,突然笑開了說:“小姑娘,別着急,現在家裡住兩天我和你韓叔叔幫你籌錢。”

      於是我被帶回了他們家,晚上我心急如焚遲遲不能入睡,突然聽見外面好像有什麼聲音。

      “你放開我,我告訴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你的侄女還不一定呢,這錢我絕對不可能白白借給她,她還得起嗎?我把她帶去我的酒吧工作,這不是也正好幫了她嗎?”

      “不行,她還是個孩子,你不能這么做,在那種地方你讓她以後還怎麼活?”

      “呵,不行?那好啊,那明天一早就立馬趕她走,這錢我也不借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是讓她趕緊滾蛋,還是明天一早讓我的人來接她,到了那時候她不借也得借了,既幫助了她,也對我們有好處,這不是兩全其美嗎?”

      “好,就按你說的做吧。”

      我雙手死死地捂住嘴,早已淚流滿面,我的親生父親,居然答應把我賣到那種地方,這錢不要也罷。聽到外面沒有動靜之後,我趕緊趁着夜幕翻窗逃了出來。大晚上也無處可去,我抱緊自己在公園的長椅上枯坐了半個晚上,原來在錢面前,親情真的是如此的卑微,老天爺彷彿能感覺到我的悲傷,瓢潑大雨就這么傾盆而下。第二天早上好不容易走回家我再也沒有一絲力氣動了,跑回宿舍就這么睡了。

        日子再難,還得過着。醒來之後,正準備去醫院看母親一開門突然發現門把上有張傳單:無需利息!無需抵押!馬上到賬!摸着我乾癟的口袋,想到病床上臉色蒼白的母親,難受,想哭,世間,真有這樣的好事?不,我先考慮考慮,隨手塞到口袋裡便出門了。

      來到醫院,護士又催款了,三十萬!還只是前期要交的款項,我……我獨自坐在醫院昏暗的走廊里,突然感覺到口袋裡有個硬硬的東西,拿出來一看原來是那張傳單,怎麼辦?借還是不借呢?想到我微薄的兼職工資,母親高昂的醫療費,想到舅舅、舅媽的絕情,親生父親的冷漠,我決定還是先試試吧,既然無需利息、無需抵押,等到我畢業工作應該很快就能還得了了吧,我必須得救母親,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我。

        我顫抖着雙手撥通了傳單上的電話:“喂,你好,請問你們這個貸款真的是無息、無抵押嗎?我想先貸四十萬,你看可以嗎?”

        “可以的,我們這邊的貸款特別劃算,你只需要把你的個人信息和身份證號碼給我,你立馬可以拿到錢。”

        “好。”

      很快,我果真拿到了四十萬,做完手術之後,母親的病終於有了大的好轉,還剩下幾萬塊錢,我決定先還一部分貸款,然而,這一查,我差點暈倒。我先前借的四十萬居然已經變成了近一百萬,我再次打電話過去詢問,可得到的答案竟是這四十萬是用我的身份證借了高利貸得來的,三年之內要是還不清,他們收款公司的人將會採取我意想不到的方式來催款。

        不行,母親身體剛剛調養的有了起色,絕對不能讓她知道。我開始逃課、拚命地兼職賺錢還債,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筆錢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我每次還的那點錢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漸漸地,我總是會接到各種騷擾電話,揚言要告訴我的輔導員,甚至說要來學校把我帶走,我真的開始怕了。

        這天晚上,幹完兼職我身心俱疲,心中慢慢的擔憂,忽然發現前面的地上倒着一個老人,到底扶不扶呢?我四處看了看也沒有別人了,內心的掙扎使我遲遲不能邁出那一步,我已經背了這么一大筆債了,萬一他是在訛人可怎麼辦呢?看着地上痛苦蜷縮着的老人,我決定無論如何我都要先救人,反正已經欠了這么一大筆債,現在人命關天,無所謂了,先救人再說。於是我立刻打了急救電話將老人送到了醫院,原來老人是心臟病犯了,幸好送來的及時。老人的家人也趕來了,看到老人家脫險不僅沒有像之前聽說的那些訛詐我,反而是非常親切的感謝我,其中一位叔叔還給了我一張名片說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幫忙。

      看着他們一家人溫馨的一幕,我忍住即將掉落的眼淚轉身離開了。看着手上的名片,他真的會幫我嗎?我的親人們都是如此冷漠地對待我何況他還是個陌生人,這幾天我又陷入了深深地糾結之中。

        催款電話快把我的手機打爆了,萬一他們來家裡催債怎麼辦?媽媽絕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行,無論如何,我得試試,不然時間久了越滾越多,我可能永遠也還不起了。我顫抖着手撥通了名片上的電話,先生你好,是我,我有點事想找您幫忙,我欠了一大筆債,借錢的時候說的沒有利息可現在用了之後才發現利息很高,你能先借我一筆錢嗎?我想先把這個換了,利滾利我……我知道我一開口就是這么一大筆錢十分冒昧,但我實在是沒辦法了,能拜託您幫幫我嗎?

        “哦,小王呀,當然可以,那天忘了要你的聯系方式,我還正愁怎麼才能找到你呢,你救了我爸一命,我們一家都想好好地感謝你呢,多虧你及時把他送到了醫院,現在的年輕人像你這樣好心的真的難能可貴,你把卡號給我吧,我讓人盡快給你打過去。”

      我哽咽了,真的很謝謝您,我一定會努力賺錢盡快還給您的,您的大恩大德我一輩子也不會忘的。回想起我那些所謂的親人,陌生人尚能如此毫不猶豫,可他們呢?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經歷了這么多我只想說:不要心存僥幸,那偽善的笑容背後,等待着你的,還不知道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