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新家教

  宋柔又換了個新家教。

  聽說只比她高一個年級,學習那是特棒。嗯家境不太好。

  宋柔很是不以為然。肯定是家境不好才會來給她做家教啊,全學校誰不知道她宋柔是特難纏的頭一號!這學期才開始多久,這已經是換的第五個家教了吧。

  宋柔覺得很煩。煩念書,煩一天到晚只知道叫她念書的爹娘。聽說爹現在是在北京,聽說娘最近是去了廣州,他們的生意遍布祖國大江南北,很忙,偶爾騰出時間來,只好一再抓緊地叮囑她要努力念書。

  宋柔不明白,她要努力念書幹嗎。她的未來一早被爹娘設計好,什麼樣的大學,什麼樣的工作,以及將來要嫁什麼樣的人,他們都給她做好了規劃。努力與不努力有什麼關系呢。

  因此她特別討厭爹娘找來的家教。一個個看上去好像很認真似的,其實還不是為了那幾個錢。他們表面上對她很關心、很熱情,其實她心裡清楚得很,一轉過身,他們就在背後罵她任性、粗魯、大小姐脾氣、什麼東西!

  沒勁透了!

  於是她花樣百出地使勁兒刁難他們,讓他們一個個地知難而退。一次不退?不怕,本小姐有的是辦法。好主意難想,想幾個壞點子還不是小事一樁嘛!

  但爹娘也還真是固執,第一個走了,又弄來第二個。第二個走了,又弄來第三個

  行!那咱們就看看,這場鬥爭,到底誰是最後的勝利者!

  她拿過購物袋,,刺啦一聲扯開,將滿袋子的零食撒滿整張書桌,順便將沙發上和茶幾也撒上。

  然後,人躺在沙發里,腳蹺到茶幾上。

  李億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堆的零食,以及蜷在零食堆里打瞌睡的少女。

  他的腳步聲驚醒了女孩,女孩懶洋洋地睜開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他一番,良久,吐出四個字的評論:“長得還行。”

  關於這位即將成為他的女弟子的傳言,他聽得太多,早有心理準備。

  他十分平靜地將花花綠綠的零食撥開,給自己挪出來一個位置,淡淡地自我介紹:“我是李億。”

  宋柔置若罔聞,將耳機塞上。

  李億微一傾身,從容地將她耳機摘下,扔到一邊,眼看女孩就要發作,他眨一眨眼睛:“我上周剛拿了校運會跆拳道冠軍。”

  宋柔簡直難以置信,他什麼意思?他這是在威脅她嗎?如果她不乖乖聽話,他就會向她動手?

  哼,給你一百個膽!

  她撲過去,試圖將耳機搶過來。

  李億微一抬手,輕而易舉地就將她手腕攥住,然後,輕輕一甩,直接讓她坐到了椅子上。他的力度還拿捏得挺有分寸,她覺得疼痛,卻偏偏不至於受傷。

  “我之所以同意來,是因為你爹娘答應我說,只要能把你的學習搞上去,什麼樣的手段都可以。”

  他冷冷地看着她。

  宋柔有一點被嚇住。

  第一次有人這么對她,之前的那些,哪一個對她不是客客氣氣、點頭哈腰的,生怕得罪了她。有誰像他這樣的!他這樣子是來打工賺錢的嗎?怎麼像是前來催債要錢的?!

  “你別忘了,你是來幹什麼的!”宋柔嚷,“你信不信我馬上打電話給我爸媽,讓你滾!”

  李億完全不為所動,反而把手機遞了過來。

  “你盡可以打,看看你爸媽肯不肯信你。在他們看來,你說謊成性,沒一個字值得相信。”

  宋柔被噎住了。

  二、似乎有了一些不同

  宋家的房子位於新開發區,一幢獨棟小洋房。宋柔平時住校,周末才回家。

  偌大的房子,除了她,還有一個定時過來打掃衛生以及做飯的鐘點工阿姨。

  嗯,現在多了一個李億。

  這個李億還真煩,也真兇。說了早上八點上課,一定不會推遲到八點十分。但是八點鍾這么早!誰大周末的這么早起床啊!那不是有病嗎!

  但李億直接站在床邊:“我數到三”

  宋柔叫:“喂,小心我叫了啊!”

  李億的目光嫌棄得不得了:“有什麼好叫的,我又沒眼瞎,怎麼可能對你怎麼樣”

  宋柔恨得牙根直癢癢。

  “再說了,人家信我還是信你?”李億又扔出重磅炸彈。

  宋柔好想去練習武術!假如可以,她要跟這小子好好打一架!

  “再不起來,冷水侍候。”李億當真去廚房裡找出個水瓢,裡頭盛滿冷水。

  宋柔不敢再倔,乖乖爬起來還倒了杯水敬師父。

  “李老師,您喝水。”

  “謝謝。”李億接過去,擱桌上,看都不多看一眼。

  宋柔忍不住:“你為什麼不喝?”

  “你在裡面放了什麼?鹽?還是吐了口水?”

  宋柔張口結舌。

  李億一副“就知道你沒安好心”的表情。

  宋柔有點惱羞成怒:“能不能別把人想得那麼壞!”

  “我沒有。”李億答道。

  意思是,我沒有把你想得那麼壞,而是你本來就那麼壞。

  宋柔氣得不想吃飯。

  果然她就真的沒吃飯。

  因為布置下來的試題沒寫完,所以她不能吃飯。

  不想吃是一回事,不能吃是一回事。宋柔又氣又餓,但李億就坐在身邊,不時轉動着手腕。

  這個軟硬不吃的渾蛋!宋柔只好把習題寫完,但是,正確率不到百分之五十,還是不能吃飯。

  “我已經把你做錯的題型又講了一次,現在再做一張卷子。”輕飄飄的試卷被扔了過來。

  “鐵石心腸,法西斯!”不解氣,“臭人,爛人!”

  她平生第一次做了那麼多的習題,覺得自己的手都快斷了。

  終於有一張卷子的正確率達到了百分之五十。

  李億很滿意,宋柔被允許吃飯。在她狼吞虎咽的時候,李億端來一塊小蛋糕。

  “慶祝你的進步。”李億似乎從來沒有這么溫和,“我做的。”

  宋柔驚呆了。

  十分久才結結巴巴地道:“你做的?”

  李億點點頭:“你家的烤箱都快生鏽了。”又補充道,“以後你每有一個進步,我都會獎勵你一份甜點。”

  呸,誰稀罕!宋柔很想非常有骨氣地把這話丟過去,但小小蛋糕的香味實在迷人。

  於是宋柔吞了一下口水:“說話算話!”

  李億點點頭:“騙人是小狗!”

  窗外下雨了,嘩啦啦地急打着窗欞,低垂至地面的紗簾被風掀起,幾乎要撲到腳跟下來。窗沒關好,雨絲跟着撲進來,緊接着,臉上,眉上,都沾了微涼的濕意。

  但耳根子卻一點一點地熱起來。

  少年靜靜地坐在身邊,凝神看着桌面上的課本,此時此刻,唯有她與他的呼吸交織在一起。

  女孩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她從前只覺得天大地大,沒一件有意思的事。

  但自這一刻起,似乎有了一些不同。

  三、錢能解決一切問題嗎?

  期中考試,宋柔所有科目都拿到了及格。

  同學們難以置信,老師也覺得不可思議。其實老師們平時不太愛管她,反正學習對於他們這樣的孩子來說也多麼重要。

  但有同學舉報她做弊。

  有根有據的。

  宋柔也不在乎,她平時得罪的同學多了去了,人家好不容易抓着個機會拾掇她,也怪難得的。

  她只一個回答:“我沒有。”

  老師皺眉:“成績好不好是能力問題,但如果考試的時候做弊,那就是人品問題了。”

  這種舉報真是放屁,有證據的話當時為什麼不直接捉了她?宋柔細細柔柔地道:“是誰?老師你告訴我。”她將事先準備好的一個筆記本推到老師面前,有意無意地打開來,裡頭夾了一張購物卡。

  老師勃然大怒,桌子一拍:“你以為有錢就了不起?!”

  結果是,寫五百字檢討,當着全班同學的面念一遍。

  宋柔也倔,寫就寫,但原因是試圖賄賂老師,而不是考試抄襲。

  宋柔從來都不是個好學生,也從來不在乎別人當不當她是好學生。檢討書她又不是第一次寫,寫多了,文筆還挺流暢。

  但這一次,她十分突然地覺得很是委屈。念完檢討書的那天,心情低落到了極點。恰好正值周末,晚上,李億來了。

  她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就向他傾訴了她的滿心委屈。

  沒想到李億臉沉似水,問她:“老師有冤枉你嗎?”

  她點頭:“有。我根本就沒抄襲!你幫我補課的這段時間,我的功課確實有進步啊。”

  李億說:“我說的是你有沒有試圖賄賂老師?!”

  宋柔愣了一下,支支吾吾地道:“我筆記本里夾有購物卡,礙着老師什麼事了?憑什麼說我試圖賄賂他?我有遞給他嗎?我有說要給他嗎?”

  李億盯着她,盯着盯着,宋柔就有點發慌,索性嚷:“是啊,是啊!我就是想要老師告訴我,到底是哪個渾蛋舉報的我,看我不撕了她的嘴巴!”

  李億的目光里漸漸流露出一絲鄙夷來,良久,他輕聲道:“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在你們看來,錢能解決一切問題,是吧?”

  宋柔被他的眼神打敗了,又羞又惱,口不擇言:“是啊!錢就是能解決一切問題!要不是為了錢,你會來做我的家教嗎!你難道不是為了錢嗎!別裝得那麼清高!骨子裡還不是一樣!”

  李億的身子似乎微微震了一下,他閉上嘴,轉身出門去。

  宋柔心裡已然後悔,但又覺得更委屈了。她獃獃坐着,心想,他再不會管她了,再不會做她的家教了。

  正想着,李億走了回來,甩過來一沓試卷,語氣冰冷刺骨:“今晚做完。”

  今晚做完?他瘋了嗎?這么多,怎麼可能做得完!他分明是在故意為難她!

  宋柔倔脾氣一起,一整晚撲在桌子上,愣是唰唰唰把所有試卷全做完。

  等寫完最後一個字,來不及看一眼鬧鍾,她直接倒在床上,昏然入睡。

  朦朧中,似乎有人走進來,極輕地為她蓋上了一床薄被子。她翻了個身,喃喃咒罵:“臭李億,死李億!”

  四、她的眼淚

  聖誕節的時候,宋家父母給宋柔多打來五千塊,囑咐她務必要請李億老師好好地吃一頓。

  嗯,關於宋柔的進步,他們一定也從老師以及李億那兒聽說了。本學期的第三次月考,她仍然全部科目都及格了,想必爹娘比老師更開心。

  但李億給她訂的目標是,至少考到一本。

  怎麼可能!

  宋柔覺得好笑,這個年輕的家教,他到底是高估了自己還是高估了她這個學生?

  但李億說:“你現在高二,還有一年多時間才高考。完全有可能。記住,一切皆有可能。事在人為。”

  宋柔說:“其實”

  李億抬頭看了她一眼。

  她立刻閉上了嘴。

  她本來想說,考幾本又有什麼關系,反正爹娘有錢,大學總會有的讀。但想到這話一定會惹得李億不快,說不定寫試卷得寫到天亮,不如不說。

  “是不是我考上一本,你會覺得驕傲?”宋柔問道。

  李億糾正道:“我會為你驕傲。”

  宋柔才不信:“你只是要為了證明你自己的能力。這樣,以後請你做家教的人才會更多,價格更高。”

  李億眨了眨眼睛:“你是這么想的?”

  宋柔道:“難道不是嗎?”

  李億笑了笑,丟過來一個筆記本:“把裡頭的全背了。”

  “先去吃飯。”宋柔要求道,怕李億拒絕,趕緊道,“今天是聖誕節李老師,行行好,從來沒有人陪我過過聖誕節”

  李億終於被打動,鬆了口:“好吧。”

  他們去吃韓國烤肉。

  宋柔對他充滿了好奇,趁着氣氛還好,趕緊追問:“李老師,聽說你除了做我的家教,還在超市裡兼職?”

  李億皺了皺眉,表示不想回答。

  宋柔卻不肯就此罷休:“你是不是很需要錢?我可以給你啊!這樣,你就不用去超市了”

  天地良心,宋柔只是一腔熱忱,卻沒想到這話卻讓李億霎時間變了臉,杯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擱,冷冷地看着她:“我為什麼要你的錢?”

  宋柔心想壞了壞了她又緊張又害怕,嘴唇囁嚅着說不出話。

  “我輔導你功課,你爹娘有付我工資,我靠我自己的勞動掙錢。我憑什麼要你的錢?你為什麼要給我錢?有錢很了不起嗎?有錢就可以隨意踐踏別人的自尊嗎?你以為你的施捨就會讓人感激?我告訴你,宋柔,我最討厭你們這種有錢人的心態,以及那副叫人惡心的嘴臉!”

  他站起來就走,走得太急,將椅子帶倒。

  宋柔被罵蒙了。

  她從小沒少挨罵,一直以為自己早就硬皮硬臉,沒想到李億這一頓稀里嘩啦的指責,立刻逼出了她的眼淚。

  原來,他是這么討厭她

  五、她才不在乎

  宋柔很是費了一點功夫,終於打聽到,原來李億的父親在三年前因為公司出了一場事故被判入獄,私底下的流言從未斷過,據說李億的父親其實只是一個替罪羊,他認罪,他的妻兒於是得到一筆大額補償金。

  雖然是流言,但不會無緣空穴來風。

  宋柔心裡很疑惑,如果流言是真的,李億為什麼還要那麼拚命賺錢?

  自從學習成績有點進步後,宋柔覺得李億對她的態度比從前好了點兒,但自那一頓聖誕節的晚餐後,他的態度又變回了從前冷冰冰的模樣——不,是比從前更冷淡了。

  他從前從來沒有打算過要討好她,現在好像更討厭她了。宋柔有些心灰意冷,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別人的憎惡是這么讓人難過的一件事。

  元旦的時候,她偷偷寫了一張卡片:“如果可以,請原諒我所有的不小心。新年快樂!”

  交試卷的時候,她把卡片夾在了裡面。

  她不相信李億會沒看到。

  但他什麼表示也沒有。

  宋柔偷偷跑去他的家,一幢很老很舊的樓房,李億家在一樓,窗檯極矮,她微踮起腳,就能看到屋子裡。

  李媽媽正在做包子。她在街頭有一個小小攤位,專門賣包子饅頭。

  宋柔是真的不明白,如果他們真的拿了補償金,為什麼還過得這么辛苦。

  她看着看着,就有點發怔。這是別人家的媽媽。也許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自己的媽媽也在為生活付出同樣的辛勞。

  她在門前留下了果籃,悄悄回家去。

  周末的時候,李億照常帶來一沓試卷,宋柔做得很認真,而且她發現,她會做的題越來越多,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試卷交上去,李億只淡淡地看了看,說道:“我今天有事,今晚就到這里好了。”

  這還是第一次,李億肯放早學。要知道,他的酬勞是按時間計算的。

  宋柔偷偷跟在了李億的身後,然後眼睜睜地看着他與一個女生在一間頗為簡易的小咖啡館里見了面,他還拿出了一個包裝得特別漂亮的禮盒送給了女生。

  那是宋柔第一次看到他笑,笑得特別溫柔。

  鬼使神差,宋柔拿出手機給李億打電話:“李老師,我摔了一跤,現在不能動了,你能來一下嗎?”

  電話里的李億有些緊張:“是嗎?你坐着別動,我馬上過來。”

  然後宋柔笑盈盈地看着李億站起身,匆匆走出了小咖啡館。她跳到路中間,攔住了李億。

  李億霍地停下了腳步,定定地看着她。

  宋柔側側頭:“李老師,你也太不負責任了,我爹娘付那麼多錢給你,你卻在上課時間把我丟在一邊,自己跑來跟女朋友偷偷約會,你這樣可不好哦。”

  “你是故意的!”

  宋柔挑釁地抬抬下巴:“是又怎麼樣!”

  李億嘲諷地笑了笑:“他們果然沒說錯你,宋柔就是個謊話精!永遠不要相信她說的話!”

  他轉身走了。淡淡星光把他的身影拉得老長。

  多少人這樣說過她啊,她才不在乎。

  但此刻為什麼,好難受,似乎連呼吸也變得困難了。

  六、頑劣的學生

  宋柔加了一個同學群。她知道李億在裡面。

  李億還是照常來上課,除了講題,完全沒有一句廢話。宋柔心裡很有些懊悔,卻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錯。

  對,她就是愛說謊!她就是個壞女孩!壞女生!怎麼樣!

  她在群里經常胡說八道,偶爾有人淡淡地應她幾句,但沒人真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李億的頭像總是灰着,從來沒有看到他在群里說話。但在宋柔看來,只要能看到他的頭像,就好像他在身邊,她說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話,他都能聽到,他都在認真聽。

  宋柔的爹娘打來電話把她罵了一通。原來李億自己先向他們說了那天晚上的事,他說,那是他的妹妹,那天是妹妹生日。爹娘恨鐵不成鋼:“小柔,你才剛有了進步,無論如何不能再把李老師氣走了!”

  宋柔只聽到了那一句——原來那女孩,是他的妹妹!

  一顆心施施然展開來,她一下就覺得抱歉得不得了。

  她打聽到,李億的妹妹在城郊的一所中學念初三。

  於是,她找了個時間,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所中學,就等在校門外。等了好久,終於看到了李億的妹妹。她提着禮物就上前去,乖巧禮貌地叫了聲:“妹妹。”

  李妹妹疑惑地看着她。

  “你好,我是宋柔,我是你哥哥的同學。這是你哥哥讓我給你帶的東西。他最近很忙,不能來看你,聽說我過來這邊,就讓我給你捎過來。”宋柔的表情真誠得不得了。

  李妹妹信了,把東西接了過去。

  “謝謝。”

  回家的路上,宋柔開心得不得了。她想,李億會原諒她一點點吧。

  正好周末的時候,期考成績出來,宋柔破天荒地進了年級前兩百名。

  宋柔興高彩烈地等着李億的表揚,但他眉毛也不抬,淡淡地說,“下次你必須進前一百名。”

  彷彿一盆涼水澆了下來,宋柔忍不住道:“你就不能表揚我一下嗎?”

  李億仍然冷冷地說:“表揚你什麼?表揚你在我妹妹面前又撒了一次謊?宋柔同學,我告訴你,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說謊的人!因為我的父親,就是因為別人的謊言才進的監獄!”

  宋柔怔住了。

  李億沒有再理她,照例丟下一沓試卷,自己去了院子。

  宋柔嚷:“我有進步了,你說要獎勵我甜點的!”

  李億頭也沒回。

  宋柔很喪氣,寫試卷的時候在試卷背後畫個小人,然後用筆尖使勁戳。

  “小心別把筆戳壞了。”

  一陣醇香撲鼻而來,宋柔抬起頭,一碟漂亮的鳳梨酥出現在眼前。

  宋柔喜笑顏開:“謝謝!”她吃得心滿意足,“你真好!”

  他看着她,彎曲着手指在她額上彈了一下:“以後別再說謊了。”

  “嗯。”她乖乖地答應他。

  他就坐在院子里看書。還有幾個月,他就要高考了。宋柔忽然替他擔心起來,她這樣頑劣的學生,是不是影響到他的學習了?

  七、一個人的大年初一

  這一年的春節,爸爸和媽媽意外地早早回到了家裡。家裡從來沒有這么熱鬧過,宋柔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年的春節,她不用再一個人孤零零地度過了。

  媽媽還特意給她帶回來新年禮物,滿情歉意地對她說:“對不起,小柔,以後爸爸媽媽會多抽一點時間來陪你。小李老師說得對,孩子最需要的不是富足的生活,而是父母親的陪伴。”

  宋柔的心輕輕被牽動。

  原來是他呀。

  她跑去同學群里又嚷了一通。說爸媽回來了,這下沒自由啦,好煩惱。

  有同學揭穿她:“有爸媽在家就是好嘚瑟啊!明明心裡開心得不得了!”

  又有同學善意地取笑她:‘“宋柔,你說幾句真話能死嗎!”

  呵呵。隨着她成績的進步,搭理她的同學似乎比從前多了起來。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和同學結下情誼是一件讓人開心快樂的事。

  可是大年三十的晚上,突然有個女人到家裡來,說是要找宋媽媽說幾句話。

  一看到這女人,宋爸爸的臉就變了,宋媽媽倒比他鎮靜,看一眼宋柔,示意她出門去。

  宋柔磨蹭着不肯,宋媽媽使勁一推,就把她推出了門外。

  宋柔不知道要去哪兒。

  她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晃蕩了許久,同學群里聊得熱火朝天。

  她也跟着。

  然後她回家去,家裡亂得一團糟,飯桌子被掀倒在地,爸爸和那個女人都不見了,媽媽跌坐在沙發上,木然地盯着電視機。

  宋柔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她悄悄地走到媽媽身邊,坐了許久。然後,她睡著了。

  等她醒來,媽媽已經不見了。

  鍾點工正在打掃衛生。桌子上擱着一個厚厚的封包。

  宋柔坐在沙發上,一直坐一直坐,一直等一直等。天黑透了,爹娘一個都沒出現。

  同學群里還在搶紅包。

  宋柔跑進去,吼一嗓子。

  “我不想活了。我要去死。我現在就去死。”

  大家都鬨笑起來,罵她煞風景,有同學很關切地問她,是不是因為沒搶到紅包呀?

  於是,她們紛紛丟出紅包來,叫她:“小柔,快來搶!”

  宋柔關掉了手機。

  她出門去,懷里揣着大封包。這么多錢,今晚一定得用出去才行。

  她去了N城大酒店,裡頭有一個很大的KTV。她包了一間包房,叫了一堆的東西。

  然後一個人抱着話筒,一直唱一直唱。唱到最後,嗓子啞掉了,因為流淚,眼睛也腫起來。

  她蜷在KTV柔軟寬大的沙發上,度過了大年初一的晚上。

  八、原諒你所有的不小心

  春節很快就過去了。李億也該來上課了,但他一直沒出現。

  宋柔還在奇怪,李媽媽便鬧到了家裡來。

  宋柔才剛起床,頭發亂蓬蓬的。一打開門,李媽媽撲上來,就扇了她兩耳光。

  宋柔被打蒙了,沒等她反應過來,李媽媽又把家裡的東西一件件地砸、一件件地摔。

  鍾點工正好上門來,看到這情形,急急地上來攔:“喂,你這人怎麼回事啊!”

  李媽媽的手霍地指了過來,滿臉悲憤:“你這個渾蛋!是你害了我兒子!”

  宋柔不明所以,一顆心怦怦跳動起來。

  “李億李老師,他怎麼了?”

  “你還好意思問他怎麼了!就是你,說什麼不想活了,要去死!他急了,就來找你”李媽媽痛哭起來,“就為了要找你,他被車子撞了!他被車子撞了!是你害的他!”她沖上去,似乎要把宋柔吃進肚子里才甘心,“我的命怎麼這么苦啊!”

  宋柔早已經呆住了。

  他被車撞了?他找她?

  他不是明明知道,她說謊成性!她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能當真!他瘋了嗎!他怎麼就偏偏信了她!

  宋柔的爸爸媽媽很快趕來,聽說李億傷得很重,其中的一條腿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宋柔不吃不喝,守在病房外一天一夜,無論李媽媽怎麼趕也不走。

  “阿姨,求你讓我見他一面!”

  李媽媽眼睛充血,恨恨地道:“你滾!”

  宋柔爸媽將她強行拖回了家。

  聽說,他們答應負擔李億所有的醫療費用,還額外開了張支票作為補償。

  李媽媽把支票撕了個粉碎。

  因為這件突如其來的事故,宋爸爸和宋媽媽之間的關系好像好了很多,他們坐在客廳里商量着該怎麼辦。他們說當初李億父親出事的時候,別人送來的補償金他們一分都沒接受,他們想方設法地賺錢、籌錢,要為李億的父親請最好的律師,一定要讓他清白出獄。

  “是個好孩子啊”宋爸爸嘆息道。

  爸媽並沒有責怪她。

  但她寧願出事的那一個是自己。

  她登錄QQ,發現李億的頭像一直在閃動。她點開他。

  他說:“你在哪兒?別做傻事。”

  他又說,“你馬上回我,我就原諒你所有的不小心。”

  眼淚嘩嘩地流,止也止不住。

  對不起,李億。真的對不起。

  九、星光皎潔如初

  N城的秋天總是過於酷熱,每每讓人誤以為盛夏其實還沒有過去。

  每天晚上,李億喜歡在學校附近的山腳下跑步。因為腿受過傷,不能跑太快。

  今天晚上的天氣似乎又比平時更為悶熱,而他恰恰忘了帶水。於是他停下來,想去路邊的小攤上買瓶水。

  突然有個人影從路邊躥了出來,笑盈盈地盯着他。

  他有些發愣,眨了眨眼睛。

  女孩頭發長了很多,眼神格外清亮。

  她不是被父母帶離N城了嗎?細想起來,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了。他以為,她再也不會出現。

  “我考上了一本。”女孩說。

  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不敢直視她。

  “哦。”他一貫伶牙俐齒,此時卻有點緊張得詞窮。

  “我這個進步是不是特別大?你是不是該獎勵我?”

  “嗯。”

  “我能換個獎勵嗎?我最近減肥,不想吃甜點。”女孩側側頭。

  他說:“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女孩走過來,輕輕地擁抱住他:“就這樣。擁抱我。這就是我想要的獎勵。”

  他一動不敢動。女孩身上特有的清香靜靜地將他包圍,他有點呼吸不了。

  “李億。我喜歡你。”宋柔輕聲道。

  他很努力地想要忍住漸漸湧上來的歡喜。

  “是真的嗎?”

  她踮起腳尖,溫柔地將唇覆在他嘴角。

  是真的。

  星光皎潔如初,她聽到他的心跳,一下一下,漸漸與自己的融合在一起,再分不清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