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來說,不是我領養了它,而是它用它的方式,陪伴了我那些細碎的小時光,我需要它。


緣起,搬了新的住處

    三年前的七月,長沙的天氣已經是非常熱了,那時候還有“UBER”打車搬家劃算,陽光明媚得有些刺眼的夏天,就這樣,我開始了一個人的獨住,一室一廳一衛70平左右的空間,是當時的我很滿足的一件事,那時候的我剛畢業一年,用着800元買的酷派手機,現在估計都停產了,所以,那時的我是個口袋空空的主,連押一付三都拿不出,可能也是運氣好,遇到的房東阿姨給我寬限了一個月,哪怕這樣,養活自己都捉襟見腹,可是我卻在來年的三月遇見了它,並領養了它。

    我很喜歡那種毛茸茸的小可愛,像折耳貓那種是我大學時候超級喜歡的,但是去買一隻,然後給它打疫苗,我的經濟實力不允許我這樣,有一天,我的同事在辦公室說,她的朋友由於皮膚過敏,不能再養貓貓了,於是我好奇的去看了下,瞳孔黑乎乎的發亮,像黑夜中的星星,一聲白雪似的皮毛,大大的身軀,坐在綠色的地毯上,扭頭看着鏡頭,很漂亮。

猶豫,因為生活沒有節余

    看到照片後,我心生歡喜,加了它的前主人,對方是個很負責任的主人,長的漂亮就算了,還多金,我猜想,它在那個家過的應該很好。她約時間說來我的住所考察是否適合貓貓生活。我想她考察的不僅是住所,還有我這個人吧。考察完後交代了我一些事情,比如貓貓的吃食等等,後來我算了一下,按照她的標准實行,我每個月需要支出500元給這個貓貓,我心裡打着盹,雖然那時候的我工作已經穩定了,房租也可以如約交上,額外還可以吃點好吃的,但是節余也很少。晚上洗完澡後,我坐在安靜的客廳,隨便一個東西掉在地上都會引起我的驚嚇,而後又想到自己以前的願望,希望養一隻小可愛,於是我告訴自己,親愛的,咱每個月少吃一點,就可以解決貓貓的吃食了,那就養了吧,我開始開心的在網上下單,買好了它的吃食。

遇見,我接它回我們的家

三月初的時候,天氣還有點涼,我穿了件灰色的外套,見到了這只小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