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斷野猴谷

路燈陪伴夜路

正如同你陪伴我

徒步野猴谷

沒了夜的掩護

路依然孤獨

——題記

正文: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自從進了戶外徒步群,她如魚得水,如小船找到了港灣,她活回來了。

從霧中菌子山,到驚險野猴谷,一路走來,她收穫了數不清的快樂,自得如空中的鳥兒。

可是,純粹的快樂中,慢慢地,加進了一些復雜的元素。

故事是從一次他偷拍她開始的。他是群里的攝影師之一。

適逢三月,他們正游龍頭山,山頂上映山紅映紅了半邊山,另外半邊,綠水青山;映紅了半邊天,另外半邊,白雲藍天。

她被這醉人的美景熏醉了,孩子般沖到旗手身邊,要過旗手手中的紅旗,迎着風,在藍天下,邊瘋狂地揮舞着紅旗,邊演電影似的朝山下的隊友們大喊:

“同志們!加油!同志們!加油!”。

她舞得正忘乎所以,突然發現他正舉着相機對准她不停地按下快門。相機後面,是一張漾着燦爛笑容的孩童般無邪的臉。

她不想她的照片被發在群里被大家瞻仰,她加了他微信。

徒步回去的路上,他約她參加群里的A 飯;

她加友本來只為接收照片,沒想到他會給她發來信息。但是她不喜歡餐桌上觥觸交錯的氣氛,委婉拒絕了。而他的名字,卻也沒有出現在接龍名單上。

後來在每次徒步報名開始,他會問她是否報名;得到肯定回答之後,他會立馬把自己的名字報上。

平常的日子裡,每天早晨,他會發一張自己拍的美照,或者他自拍的照片;晚上,他會發個表情,道聲晚安。

他就這樣一點點地滲入到她的生活中來。內容不多,也沒深聊。但是,有一天她突然發現,她無意中已經習慣了他的問候和叨擾。有個人這樣起早貪黑地牽掛着她,她並非草木,孰能無動於衷?

她開始給他一些回應,同樣也是一個表情,或者一張圖片。

野猴谷之行,徹底改變了這種慢騰騰不冷不熱的膠着狀態。

她本來是不去的。

三星加的難度;她身體狀態一直不好,膝蓋時不時會疼;老覺得腳酸手軟;她沒有勇氣挑戰高難度。

可是,他說沒事,有我呢!

有難度徒步才更有意思!無限風光在險峰啊!

好吧!她骨子裡那點冒險精神被激發起來了,她報了名。

那一天很快就到了。

由於從來沒有走過三星以上難度,又要六點半集合,她激動加緊張,一夜幾乎未曾合眼。第二天她渾身虛弱,吃早點也不香,慌亂中防曬霜也沒擦,急匆匆就趕去集合地點。

他早已坐在車上,看她來了,他拿開自己的包,給她讓座。

她會意一笑,沒說什麼,坐上了他貌似無意中為她占的那個靠窗的座位。

一路上,他們若即若離,跟着大部隊開始了艱難的野猴谷之旅。

先是下坡!

腳疼好辦,多坐着梭坡就行了,她幾乎靠屁股和雙掌,還不算吃力地走在隊伍中間。

他們幾次走在一前一後,都被行進大軍沖散了。加之他是攝影師,隨時要停下來拍兩張照片,慢慢地她也就走她自己的路去了。

後來在大部隊休息等候先頭部隊探路的時候,她悄悄地跟在幾個去探路的陌生隊友後面提前出發了。

當快到谷底的時候,她感到體力不支,坐在樹蔭下休息。

突然他滿頭大汗地一個人找來了!

看見她的一瞬間,他滿臉驚喜,眼睛裡放出異彩,有些嗔怪地說了一句,咋不等我呢!

我怕跟不上大部隊,笨鳥先飛唄!

我看你是走不動了,把你的飯和水拿來我幫你背着吧!

不用!看上去你的負擔也不輕啊!

我一身的力氣。沒事的!拿來!

他邊說邊搶過她的登山包,麻利地把她的水杯和燜燒杯都加在他已經鼓囊囊的背包里。

他們不敢多做停留,循着前面隊友的聲音,很快來到了河谷邊。

河裡溪水潺潺,清澈見底。他T恤一脫,和幾個男驢友跳進水裡撲騰起來。歡快得如得水之魚。

幾個女驢友也歡快的地來到溪水邊,焯水洗臉,擺着造型請他拍照。

她累得玩的力氣都沒有,遠遠坐在一棵核桃樹下的大石頭上休息。

有意無意地,她瞟見只穿着內褲的他,體格健壯,身材健美。在這個群里,他也算是一個美男子了,不知道誰有福氣擁有這么好的丈夫。她默想。

大部隊很快就跟着下來了。

有一個隊友受了傷,臉上血跡斑斑,甚是嚇人。大家七嘴八舌,七腳八手地給她力所能及的幫助。

稍事休息,大家各自吃了自帶的簡餐之後,大部隊又開始沿着河谷行進,雖是平路,但是要騰輕功一樣在岩石上行走,在溪水上飄過,難度不亞於上下坡。

由於他體力好,領隊安排他和另外幾個男隊友留下來等候病友恢復體力,照顧病友。

她本想繼續跟他一道,以便困難時有個照應。可是現在他有任務在身,再跟着他們,顯然不大合適了。

她幽幽地跟在大部隊的尾巴上,慢悠悠地繼續在岩縫中、溪水上鑽來跳去,小心翼翼地跨過了好幾個高大的石塊,跳過好幾處水流湍急的河谷。

她終於走不動了!

在一次騰跳時,左腳不小心扭了一下,一用力就疼。因了那點疼,整個人似乎就變得笨重了許多。

有一道河溝,她怎麼也跳不過去,由於身體不好,她不敢輕易下水,就在河邊左看看,右瞄瞄。磨蹭間大部隊已走遠,夜幕也拉開了架勢,眼看就要一手遮天。

無計可施,她徒然地坐在河谷中間。

此時此刻,她心裡盼望出現在眼前的,就只有一個人。

他和他的隊伍終於出現在她的視線之內。眼看他們就要繞開她從另一邊走過去,她揮着手,鬼喊狼叫地發着求助信號。

他一看見是她,加快步伐朝她小跑過來。

她的心隨着她的靠近,如兔子般歡跳起來。

他背她跨過了那條過不去的河溝。

放下她的時候,他樂呵呵說了句:“豬八戒背媳婦了!”說完豬八戒一樣美滋滋地看向她。

她滿心歡喜,羞赧地瞪他一眼,說了句“看把你美的!”

兩人相似一笑,他扭頭朝前大踏步走去。她暈乎乎地跟在他後面,感覺腳步輕快了許多。

接下來的路越來越難走!

天全黑了!

他們的體力也快耗空了——早點沒吃,中午隨便吃了幾口炒飯,由於天熱口渴,吃什麼都沒有胃口。

晚飯沒吃。大家一直在河谷中蹣跚行走,本計劃晚上統一吃飯,可是,走不出河谷,去哪裡吃晚飯?天下何曾掉下過餡餅?哪裡又有天降的晚餐?

現在已是晚上十點左右,他們已經餓了將近十多個小時了。

最要命的是,他們必須要滑繩才過得了一處懸崖。

在他的鼓勵下,她順利滑下去了;

他們還得爬將近四米高的雲梯,才能上到上面的山崖上有路的地方。

看着都膽寒!她從來沒試過。

但他先上去了!有他在上面,她咬咬牙,在他的指點和鼓勵下,總算順利爬上去了!

可是這些只不過是苦蕎粑粑剛剛動邊!

接下來是要在完全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夜裡,向上攀爬過一片密林,才能找到公路!

而他們的照明工具只有手機。

她的手機早在下到河谷時就已經停電。

不怕!有我呢!

黑暗中傳來他渾厚有力的聲音。一隻大手摸到了她的手,緊緊地纂在手心裡。

那時正要爬過一個陡坡,她正努力想摸到什麼就手的東西幫她一把。

他把手機遞給她,用力一拽,她就勢一蹬,陡坡被他們輕易地踩在腳下!

沒有他拉着她,她不可能這么輕松就上去。

就這樣,每到坡陡路段,懸崖邊上,他就伸出他的大手。

而有幾次,他們差不多又要被隊友們沖散,他就沖隊友大聲說:讓她走在中間,否則看不見路!

邊說他就邊越過隔在他們中間的人,來到她身後。

她的霸氣讓她無比受用。離婚這些年以來,她第一次覺得心裡那麼踏實!感覺有了依靠。

她正沉浸在幸福的漩渦里,突然腳下一個踩空,眼看就要摔下懸崖。

說時遲,那時快,他一把抱住她,把她狠狠拽向路的另一邊。由於失去重心,他們一起跌在草叢裡。就如同電影里常見的橋段那樣,他半個身子壓在她身上,嘴唇幾乎就碰到了她的嘴唇……

她再也不敢胡思亂想,也再不敢放開他的大手。

那一嚇把她嚇得夠嗆,她的心一直懸在半空,渾身酸軟,雙腳無力,沒有他拉着,她感到真的沒有一絲力氣再往前邁出一步。

由於大家都已精疲力盡,隊友們之間的距離也拉得很開,只遠遠看得見手機微弱的光圈在移動。為了互相安慰鼓勵,大家每走幾步就吼兩聲,而前面的一吼,後面的必然大聲回應。

她也大聲吼了好幾聲,那聲音里,夾雜着給隊友的鼓勵,給他的表白,和她內心的歡喜。

他們終於登到山頂,皎潔的月光,輕柔地撫摸着每一次精疲力盡的黑夜旅者。

不知是誰帶頭哼起來:

“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哎!”

“想起我的阿哥(妹)在身旁!”

他們不約而同地接了下一句,不約而同地製造了男女二重唱的完美效果。音量音調配合得天衣無縫,並且她唱的是哥,他唱的是妹!

歌聲戛然而止!他們不期而遇地看向對方,在對方眼裡看到了同樣無限的深情。

興許隊友們也是累了,大家都靜靜地坐在月亮底下,等着領隊大哥傳來尋找到公路的信號。

她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偷偷地看着他剛毅的面部側影,希望時間就停滯在這一刻。

可是,美好只是瞬間,黑夜過後,必然迎來白天。野猴谷之旅,成了他們永生難忘的記憶。可是再怎麼難忘,第二天他們還是必須回到現實。

但是有了野猴谷之旅,他們的心就緊緊地貼在一起了。雖然不能見面,但可以微信聊天,他們像所有墜入愛河的情侶那樣,無話不談。

他們聊攝影,他的照片色彩鮮艷,構圖獨特,她隨時向他請教攝影知識。她歷來愛拍,所以,聊起攝影,他們停不下來;

他們都愛文字,他們聊以前自己愛看的書;他們互相分享愛聽的歌,還聊到了金木水火土,她甚至還請他幫忙修改文章,而他總能一針見血指出她的不當之都。

他還在五月的那一天給她發5.20紅包;六月的那一天給她發6.10紅包!而她總會在在小數點後面加個8或9回發回去,她不想占他的便宜,她要的是他整個人。

雙方發的紅包雖小,他們卻感到樂趣無窮,樂此不彼。

因為他們互相都知道,他有久病在床的老父,她卻也養着母親,還有每月孩子一千多的撫養費。日子大家都過得不輕松,所以感情不能用錢來表達。

雖然他們不想用錢來表達感情,可是,在聽說她急需要錢還房貸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給同事借錢給她;讓她瞬間解了燃眉之急。

他們盡量找時間見面,事實上他們巴不得時時刻刻呆在一起。

他們終於逮着機會一起看了場電影,一起去了一次湖泉溫泉。

他們小心翼翼地避開世俗的眼光,怕一不小心惹來燒身之禍!

他們也小心翼翼地防備着彼此,生怕沖破防線,彼此深陷而無法自拔。

因為他們想要的是彼此的餘生,長久的將來。

他開始跟妻子認真地提出離婚,可進展緩慢。他無比苦惱。分居五六年,婚姻早已形同虛設,他不知她還想維持什麼?

終於有一天,當他再跟妻子談離婚敗下陣來,他借酒澆愁,醉得不輕。迷醉中他給她打來電話亭,在電話里他說,從第一次為她拍照,他就知道她是他此生一直苦苦尋找的人。

改天他要帶她去玫瑰園!

他要在玫瑰園鄭重向她求婚!

給他一年時間,他們一定要在一起!

末了他還說,就算老天無眼,下輩子他也要越過萬水千山找到她!

聽着他的醉話,她也醉了!他何曾不是她這些年一直苦苦尋覓的Mr.R ight !

接下來他們卻越來越難見面了。

一次徒步,他因為老家死老人幫忙,不能參加徒步旅行!而他剛好能去參加的另一次,她大姨媽來,不敢劇烈運動。

對於熱戀中的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他們已經整整兩個星期沒見了。

周末徒步見不着,平時也是忙得沒有空見面。他是單位領導,上面要來檢查,一直脫不開身。

更奇怪的是,最近兩三天以來,他突然不再找她聊天。

她忍不住給他發信息,他要麼不回,要麼回一個感嘆號!

她每天,每時每刻,無時無刻,都在等着他回信息,給她一個解釋,可是,他幾乎不再出現!

他從來就不發朋友圈,現在又不跟她聊天,她無從知道他一丁點信息。

他像是突然人間蒸發了一般。

轉眼端午節來了,看着朋友圈曬各種闔家幸福的照片,她的心被深深刺疼了,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

她終於忍不住撥通了他的電話。

可是電話立刻被按斷了。

一會兒,他發來一條信息:

此生最愛的寶貝,對不起!我一直無顏跟你說這件事。

造化弄人!那晚我喝醉了,跟你發了信息之後,我稀里糊塗地我把我媳婦當成你,睡了。想不到分居這么多年,睡一覺她盡然懷上了!她堅決要把孩子生下來!還說等兒子明年考完我就解脫了,現在又這樣,我這輩子算是被困住了!

我對不住你!你重新尋找你的幸福吧!下輩子我再來找你……

有人鳩占鵲巢,就有人流離失所!

她不知道自己是那個鳩占鵲巢的人,還是那個流離失所的人,她只知道,要是不進那個徒步群,她就不會認識他;要是沒有野猴谷之旅,她的心就不會沉淪、迷失。

她默默刪了他的微信,悄悄退出了徒步群。帶着滿身的疲憊,和傷痕,她木然走出家門,飄飄忽忽地,朝粽子飄香的菜市街走去。